第一排土匪已经冲到了铁丝网前,他们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拎着刀,掩护后面扛着梯子的土匪。//

八旗兵开始在后边抛射弓箭。一时间箭矢如飞蝗般的落下来,城墙上和城内的茅屋顶上都落满了箭矢。

杨凡从百叶窗看去,这些土匪的盾牌都是临时赶制的藤牌和木板制作的。这些盾牌聊胜于无,防护性能很有限,分明是鞑子糊弄他们的。也就起个心理作用。让他们冲锋时能大胆一点。

外面的箭矢不停地射在百叶窗上,哆哆哆的作响,外面的士兵都举着或者背上背着木板和锅盖,紧紧靠着墙,以免被流矢射中。

“准备射击吧”杨凡对着磨桌说道。

“全体都有,自由射击,不要急,瞄准了打。”磨桌拿着铁皮喇叭对着四周的士兵喊道。

黄三这次终于等到了机会,上字营和下字营因为战斗损失严重,急需补充,优先从选矿工人里招收士兵。黄三作为第一批选矿工人加上良好的体格顺利入选。

他也没有经历过战场。不过他天生就胆子大,并不害怕。

昨天小队长已经宣讲了最近战斗的得失总结,详细告诉大家上了战场要怎么做,他们心里已经有了底。

黄三从沙袋的缝隙里把火枪伸出去,他领到了新式带枪托的火枪。他腰上还还挂着长枪头,小队长说,如果敌人冲到你跟前来不及装弹、点火开枪,就把枪头安装上,然后一手握着枪托前部那个握着非常舒服的地方,一手抓紧枪管下面的护木。当成短枪刺杀敌人。

他眯起右眼,通过枪管尾部的照门和枪管前部的准星,还有一个在铁丝网前不知道怎么翻过去的山贼,按照伍长教他的,三点连成一下。肩膀又调整了一下,枪托稳稳的支撑在肩膀上,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伍长教他的他都确认没有失误,然后右手的火折子点燃了第一个导火索。

导火索燃速很快,一秒不到,但是黄三紧张的手心出汗,感觉这一秒漫长无比。

那个山贼还在晃动,他小看了这个简单的铁丝,他不但没能翻过去,在摇晃中摔倒了,衣服还挂在了铁丝网上。他一着急,越挣扎,结果反倒被铁丝网缠住了,越挣扎缠得越紧。

黄三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移动枪口,始终让山贼、准星、照门连成一下。

“砰!”一声大响,一团火焰和硝烟从枪口喷薄而出,同时点火孔也有火星和烟雾喷出。

枪托猛地向后一顿,肩膀稍微有一点痛,他马上想起伙长说过如果你的枪托抵肩位置没有掌握好就会疼。这个最佳位置,每个人体型不一样,要自己灵活的试出来。

然后他就看到,那个土匪的脑袋爆开了,枪弹从额头打进去,从后脑勺飞出来时,已经扩大成一个大洞,顿时红的白的喷了一地。而那个山贼立刻就栽倒不动了。

黄三心里一阵激动,没想到打死一个敌人这么简单。

他立刻收拾了一下喜悦的心情,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黄三,好样的,第一次上战场就能首发命中,我给你记功”小队长大吼了一声。这一声在砰砰砰的枪声里让自己小队的每个伙伴都听见了。

黄三心里一阵激动。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

他再接再厉,对准了另一个正举着刀大呼小叫,指挥其他人架设梯子的小头目又是一枪,这次离的远些,超过三十米了,火门枪在这个距离上杀伤力锐减,同时也不走直线了,没有人能够预测,这颗铅弹会飞向哪里。

小头目左后边的一个倒霉蛋惨叫一声,大腿中弹,应声栽倒。

尽管因为铅弹粗达直径15毫米而且不规则,导致动能严重衰减,威力已经大大减小,但打击这种无防护目标,还是手到擒来,铅弹深深的打进大腿的肉里,如果不手术恐怕是拿不出来的。

这个倒霉蛋明显被击中了动脉,血液止不住的喷出来,倒在地上哀嚎。

整个南门和南城墙上,沙袋的空隙里伸出数百根枪管,一枪一枪的收割者铁丝网外的攀登者。

土匪们被铁丝网搞傻了,明明就是十几根钉在木桩子上的铁丝线,虽然带着刺,但是怎么就这么难越过。

在风中摇晃,一点都不受力,极难攀爬。一不小心就会被挂住,扯都扯不下来,大批的土匪堆积在铁丝网前,成了火枪的活靶子。

杨凡心里松了口气,他最担心这些新兵抵挡不了人海攻势,现在看铁丝网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