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乐乐做好了最后的一碟菜,松了一口气,解开了围裙,刚转身,就对上了凌熙的眼神,她颤抖了一下,低声道:“我,我做好了,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凌熙回过神来,没有回答,直接走了过来,坐下。

乐乐看着他开始吃了起来,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乐乐没有坐下来,凌熙也没有开口让她坐下。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陷入了诡异的气氛中。

乐乐无聊的打量着这个房子,时不时看了凌熙几眼,忽然发现,这家伙挑食!

眼前那一叠灯笼椒炒肉他就愣是把肉吃了,半点没碰灯笼椒,其余的菜都被吃的差不多了,也不吃饭。

乐乐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开口了:“那个对身体好,有营养,你吃一点吧。”

凌熙的筷子一顿,直接将最后一片肉给吃掉了,就放下了筷子,道:“你教我做事吗?”

乐乐闭嘴了。

凌熙吃完了后,就离开了餐厅,走到一半,忽然停下来,道:“每天两顿都过来做饭,别的时间我可以不管你,桌面上有这里的门牌卡,你带走,用它进来,记住,别迟到。”

闻言,乐乐瞬间眼睛亮了。

“你不用想着逃,后果你很清楚。”

说完,凌熙就上楼了。

乐乐险些欢呼了起来,只要她不会丢了工作,那么就还有希望。

而且,现在她有了门牌,就可以随时进来了!朴教授那边也有希望了!

她给自己打打气,将碗筷都收拾好了,就兴高采烈的离开了别墅。

守在两边的手下们面面相觑,低声道:“少主怎么又将人给放了?”

“我怎么知道,感觉少主最近越来越奇怪了。”

“我没看错的话,那个女人刚刚还很高兴?”

大家沉默了,以往那些敌人被抓过来的时候,哪个不是鬼哭狼嚎,跪地求饶的?

这个女人不仅毫发无损,甚至还能笑容满面?

有个手下小心翼翼的说道:“你们说......少主是不是?”

后面的话没说出口,但是大家都懂什么意思,瞬间反驳。

“这怎么可能!少主的眼光不会这么差!这明明就是个丑八怪!长得还没少主好看!”

刚说完,那个人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少主最恨别人议论他的长相。

“行了,这根本不可能,你们忘了少主还在寻找那一位吗?”

想到那一位,众人都沉默了。

“现在这个女人可能就是无聊的消遣,那一位找到了后,所有女人都是杂草,少主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说的倒也是。”

“行了,少主的私事我们少议论,否则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而他们丝毫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少主此刻就在二楼的阳台上站着,他们的对话自然也是听得一清二楚了。

但凌熙此刻没有半分惩罚的心思,他抬头,看着那个女人离开的背影。

哪怕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都还能感受到她雀跃的心情。

凌熙唇角扯出了一抹弧度,“无聊的消遣?也对。”

他转身,走回了屋子里。

而乐乐丝毫没有留意到,她被人打上了玩物的标签,此刻她还在努力的寻找朴教授的住处。

终于,她找到了朴教授的房子,深呼吸一口气,按了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