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诸天大道图_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家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科幻小说 > 诸天大道图 > 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家

第六百五十一章 归家

    楼观道掌教提出了让吕岩暂居楼观台,等他将事物安排妥当后,在一起南下前往庐山。

    吕岩还是婉拒了了楼观道掌教的提议:“多谢掌教好意,在下还有其他事,不便在此多做逗留。”

    “既如此,贫道也不多留你了。”看到吕岩拒绝,楼观道掌教也没多做挽留,“我让玄成送你出去罢!”说着,便命身边侍奉的玄成道人,去将吕岩送出山门。

    “小生告辞!”吕岩告辞后,跟着玄成道人一起离开了。

    送走了吕岩后,楼观道掌教坐在榻上思考起来。直到过了好一阵,楼观道掌教才收起思绪,开口唤道:“玄意!”

    话音才落,门外走进来一个青年道士,躬身行礼:“掌教!”

    楼观道掌教吩咐道:“你去把诸位长老都请来!”

    “是!”玄意领命下去。

    过了盏茶的功夫,整个楼观台里的诸长老全都齐聚一堂。

    等到众人都聚齐之后,为首的一位长老向楼观道掌教问道:“不知掌教真人召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

    “正有一件大事与你们相商!”楼观道掌教颔首,接着他便把火龙道人的来信与众长老分说了一番。

    众长老听闻楼观道掌教的一番解释后,不禁面面相觑,而后为首的那位长老点头说道:“这确实是大事,不知掌教是何决断?”

    “我是这样想得……”楼观道掌教将自己的想法,向众长老娓娓道来。

    听着楼观道掌教说着自己的想法,众长老时不时点点头,直到末了才说道:“既然掌教已有决断,那么我们这些老家伙也没什么意见,全凭掌教做主!”

    看到众位长老没有意见,楼观道掌教便说道:“既然如此,就请虚灵,虚静两位长老,同我一道去一趟庐山吧!”

    “遵掌教吩咐!”虚灵与虚静二位长老,向楼观道掌教稽首应道。

    ……

    却说另一边,吕岩离开了楼观台之后,便再次御风而起。这一次他没有再做任何停留,直接往家乡的方向飞去。

    不到半天的时间,吕岩就飞到了家乡河东蒲州河中府。

    来到自家宅邸门前,吕岩望着自己家的大门,心中略有一些感怀:自从他出任庐山县令以来,已经有两年不曾归家,如今再看这自家门头,竟一丝陌生的感觉。

    不过,吕岩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心中那仅有的一丝陌生感也很快就消失不见。

    吕岩上前叩响大门,守门的仆人看到他的面容后,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公子,您怎么回来了?”

    吕岩随口回答道:“这次奉师命来这边送行,顺路回来看看,父亲与母亲在家么?”

    “在的在的,公子快请进来!”那仆人让开身子,让吕岩走进门内,接着对另一个与他一起守门的仆人说道:“快去禀报老爷和夫人,就说公子回来了!”

    听到这话,那仆人快步离去。

    不一会儿,一对有些年纪的夫妇快步走了出来,其中的妇人看到吕岩的身影,满脸欣喜快步走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儿啊,你既然回来了,怎么不提前送信说一声?”

    看到对面走过来的夫妇,吕岩躬身向两人拜道:“拜见父亲、母亲!”

    拜见过后,吕母询问起了自家儿子回来的目的。吕岩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奉师命送信的事分说了一番。

    听到吕岩说要送信,吕母不禁皱眉:“送信不是有驿站差夫么,怎么是让你来送?”

    吕岩便解释道:“让我送行,自然是因为我脚程快。我昨日午后才启程,不过一夜的功夫便已从江南来到终南山。送完信后,想着已久未归家,便转道来家里看看。”

    听自家儿子这么一说,吕父与吕母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自家儿子是如何做到一夜之间,从江南来到北方终南山的。

    便是最顶尖的轻功,也做不到日行千里吧?

    既然想不明白,夫妻二人自然是要询问一番。

    吕岩小者解释道:“孩儿自然是御风飞来的!”

    听到这话,吕父吕母更是面面相觑。这时,夫妻二人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吕父看向自家儿子:“我记得半年之前你曾来信说,在庐山拜了一位道家高人为师,难道说你师父……”

    “不错!”吕岩知道父亲的言下之意,“师父就是进来江湖中被传为‘降世真仙’的火龙真人。”

    听到这话,夫妻二人顿时吃了一惊。

    他们知道最近江湖中传闻南方有真仙降世,但他们并不混江湖,所以并不清楚其中详细。

    如今听吕岩说自家师父就是那位‘真仙’,夫妻二人不但吃了一惊,似乎也恍然明白了什么。

    夫妻二人想到吕家嫡支近来莫名的热情,以及府邸外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窥探之人,夫妻二人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些都是冲着自家儿子来的!

    吕岩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