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希睿动作飞快地打开了陶幸的电脑,陶幸的电脑密码易希睿是知道的,所以轻轻松松就打开了。

他打开了陶幸的浏览记录,翻到了公司的项目策划书。

易希睿想到,以前他在书房办公的时候,陶幸也总喜欢抱着个电脑坐在一旁。

他一直以为陶幸是在玩游戏或者是别的什么,但是现在想来,估计一直在他旁边处理公司事情呢,但他一直没发现。

易希睿不由得感叹了一声,主角不愧是主角,没有一个主角是个简单角色。

兴幸公司是四年前开起来的公司,短短四年时间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而四年前……陶幸才十五岁。

陶幸站在门口,书房的门他并没有关紧,看着房间里面背对着他的易希睿,陶幸心中有些无奈。

果然还是被哥哥怀疑了,但是没关系,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早点让哥哥知道,早点有个心理准备。

只是……

陶幸微微垂眸,眼神晦暗不明,眼中的暴戾和忐忑尽数被走廊的黑暗遮掩住。

不知道哥哥知道他隐瞒的事情,会不会生气?会不会不理他了?还是……

陶幸在门口站了许久,想着再不吃,他做的东西就该凉了,这才抬手敲了敲房门。

他看到易希睿动作迅速地清除了自己的浏览痕迹,随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摆出一副认真工作的样子。

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就像是只受惊的兔子一样。

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哥哥这心虚的样子也太可爱了。

轻轻推开门,陶幸探出了一个脑袋,“哥哥,太晚了我就只做了两碗面,先吃了再工作吧。”

“好。”

易希睿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关上了自己的电脑,跟着陶幸一起出了书房。

只不过吃饭的时候,易希睿总觉得陶幸的眼神在有意无意地看着自己,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是当自己看向他的时候,他又收回了目光。

怎么了这是?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易希睿问道。

陶幸一愣,随后摇了摇头,“我没有,倒是哥哥,你难道没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么?”

易希睿狐疑地看着陶幸,他上下打量着陶幸,随后抿着唇说道,“我看了你的电脑。”

陶幸的脸顿时就鼓起来了,并没有意外的表情,看上去气呼呼的。

易希睿知道他是猜中了,陶幸果然看到他翻电脑了。

他就说么,陶幸敲门跟推门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果然是故意的。

“哥哥就没什么想要解释的么?”

“抱歉,我……”

易希睿看着陶幸这气鼓鼓的样子,下意识地想要道歉,却被陶幸打断了,“不要哥哥道歉!哥哥看了就看了,我又没有什么东西不能给哥哥的看的!”

“那你……气什么?”易希睿有些迷茫了,既然不怪他,那为什么要生气?

陶幸的筷子在碗里戳啊戳的,气哼哼地说道,“气哥哥不相信我,哥哥有什么问题直接就问我好了,干嘛要憋在心里?你问我难道还会不说么?”

易希睿看着陶幸愣了半晌,随后才有些无奈地说道。“好,是我错了,不过我真的有些问题要问你。”

“不告诉你了,反正你也不信我。”陶幸嘀咕了一句,开始闷头吃面。

小孩子闹脾气的表现有些幼稚,他故意吸面吸得很大声,还吧唧出声,然后抱着碗转身进了厨房洗了碗。

易希睿看了眼自己碗里还剩一半的面,好家伙,碗都不帮他洗了。

飞快地吃完了面,易希睿认命地去了厨房,把自己的碗洗掉,然后上了楼。

陶幸已经回房间了,他敲了敲门。

“睡了!”

易希睿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陶幸看上去生气得很,但是了解他的易希睿知道,这不过是陶幸的另一种撒娇方式而已,哄一下就好了。

“阿幸,开一下门,哥有话问你,真的。”

“那你答应我,陪我去度假山庄玩。”听声音,陶幸大概就在门后。

易希睿笑出声来,“好,陪你,现在能开门了么?”

门一开,就露出陶幸那张得逞了的笑脸,“进来吧。”

易希睿深吸一口气,心中说着,自己是大人了,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易希睿把自己的疑惑都说了出来,而陶幸也当真一五一十地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