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虐恋小说,主角是原主家的死对头,封家的大少爷封爵。

而原主只是南家的少爷南知,是一个浪迹花丛的浪子,管着自家的公司,当然只是挂名的,基本上的事务都由哥哥管理。

这个哥哥是南家收养的养子,原主十分的看不惯他,经常找他麻烦,不过能力确实是比原主强多了,原主实打实的属于纨绔子弟,在剧情中就是一个出场不到两章就死掉的炮灰。

最有意思的是女主,女主是深海的一条人鱼,善良又天真,就跟童话故事里的小美人鱼,在一次偶尔的机会,救下了落海的封爵。

喜欢上了他,为了封爵忍受痛苦变幻双腿来到人世间。

偶尔机会踏入了娱乐圈,封爵只当她是和那些趋炎附势的女人一样,强占她,却又伤害她。

在发现女主是人鱼之后,期间拿了女主的心脏救了另外一个女孩,只因为那个女孩长得像他的初恋。

得亏人鱼生命力的强大,不然早就死翘翘了,女主没了心脏之后,身体大大衰退,活不了几年,这时候封爵还狠心的把女主送到了研究所。

“啧啧啧,女主真是个小可怜。”南知摇头叹气道。

正当南知感叹的时候,敲门声响了。

“少爷,夫人喊您下去吃早餐。”门外面传来了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显然很害怕。

女仆站在外面欲哭无泪,早就听说老人说自家少爷脾气大的很,还有起床气,经常把那些仆人骂哭,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

等了半天,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声响,女仆刚要拉开房门,咔嚓一声门开了。

南知逆着光走了出来,此时他身上穿的并不是平常穿的那些花花衣服,相反十分的干净清爽。

挡脸的刘海被掀起开来,露出一张精致俊秀的脸庞,眉眼之间自带一股惑人的气息,一双含情眼多情又无情。

女仆楞在原地,心扑通扑通的跳,从来没想到自家少爷这么好看,今天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别发呆了,走吧。”略微温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女仆回过神,红晕从脖子蔓延到了脸颊。

少爷也没有那么可怕呀,相反还很温柔,是不是对自己……女仆不由自主的花痴起来。

客厅的装饰华丽,有几个气势非常的人正坐在餐桌上,面前放着的都是精致的西式糕点,气氛十分压抑,没有一个人说话。

看到南知来了,主座上的人中年男人顿时脸色变得难看,看鼻子不是眼的。

“你还知道下来?学学你哥,你看看你成天都干些什么?”

中年男人旁边坐着一个年轻貌美的漂亮女子,看起来才二十多,听到中年男人的话,年轻女子捂嘴笑了笑。

“哎呀,你也别生气了,小知他还小,不懂事。”

中年男人就是原主的父亲南鹏程,而女人是原主的后妈,南鹏程新娶的夫人沈媛媛。

南鹏程听到沈媛媛的话更加生气,“小?哪里还小,二十几岁的人了成天不干正事。”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大早上的对身体不好,再说南知这不是下来了,先吃完早餐再说。”

南知观察着几人,原主这继母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个年纪嫁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几的有钱男人,说是爱情真不能令人相信,加上她对原主那可是十分的纵容。

也难怪原主讨厌他,倒是一直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青年很是吸引南知的注意力,这个人就是原主的哥哥南舒,长得帅能力强,原著中都没怎么提起过。

还是先吃早餐吧,不然估计等会又得挨骂。南知拉开南舒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南舒诧异的看了南知一眼,低下头没有说话,沉默的吃起早餐来。

一整顿饭都十分的压抑,整个后面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这令南知十分难受,豪门规矩可真多。

待到众人都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南鹏程发话了:“下午你再敢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去鬼混,我打断你的腿,老老实实和你哥去公司,别想着偷懒。”

“好的,我知道了。”南知乖巧的应了一声。

南鹏程心里觉得有些奇怪,这小子又打什么鬼注意,估计又想开溜,可得看好了。

出门后,南知老老实实跟在自家哥哥屁股后面,南舒上车的时候,南知迅速的拉开车门坐上了副驾驶。

南舒沉重脸没有说话,只当他又想打什么鬼主意,反正都已经习惯了不是吗?忍忍也无所谓,要不是南家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