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许蒋将视线从温襄锦身上收回,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温阳不想这么快就挂掉电话,便说:“阿许,你真的要与姜屿结婚吗?”

许蒋脸色缓了缓,说:“是。”

温阳又是一顿,眼睛都泛红,嫉妒几乎要化作实质,他没想到许蒋会这么回答。

毕竟许蒋之前那么讨厌姜屿,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再说,许蒋不是不是不喜欢男人吗?

温阳隐隐约约觉得,许蒋这一次,不像是耍花架子,他从小与许蒋一起长大,还从来没见过许蒋这么在意过一个人。

可许蒋越是这副模样,温阳越是害怕,就在这时,温阳突然在电话那旁听到一个他恨之入骨的声音。

“许蒋,我要先回家拿一下换洗衣物。”

温阳拿着手机的手一紧,立刻提高声音追问道:“那是谁,阿许,谁在你家。”

可许蒋并没有回答他,但温阳还是依稀能从电话中听到许蒋放缓了声音,只不过不是对着自己。

温阳死死地咬住下唇,几乎要咬要出血痕。

怎么会变成这样!

过了大概三四分钟,许蒋才回答他,可等到许蒋一说那个名字,温阳的心便彻底沉入谷底。

他故作无事的模样,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说:“阿许,那个投标我可以帮你的,不需要非得你与姜屿结婚的。”

许蒋立刻回道:“不必,我是故意的。”

温阳唇边的假笑僵了僵,半响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说:“阿许,我有些不舒服,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就像小时候那样。”

“好不好。”

青年的声音温软又委屈,仔细去听,还可以听到带着哭腔。

许蒋皱了皱眉,说:“还是胃病?你没去医院?”

温阳立刻回答道:“对对对,但是我太难受了,温家又没人可以相信,你也知道我的身份的。咱们俩个人,从小同病相怜,像是我们这种人,怎么敢将自己的情况完全告诉别人。”

“阿许,我只能相信你了。”

许蒋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的表情深了深,但他并没有开口答应。

温阳见他不松口,便狠狠心,想起自己的目的,便狠狠心,加大自己的筹码,说:“阿许,我找到阿姨的遗物,只要你过来陪我,我便将那些东西给你。”

许蒋目光一凌,下意识直起身,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温阳的脸上的表情变得得意起来,回:“你尽管来就是,我怎么会用阿姨来欺骗你。”

许蒋嗯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一旁的温襄锦不解的皱紧眉头,说:“温阳撒谎成性,你怎么还敢相信他。”

许蒋面色不改,手背上青筋暴起,看起来很压抑,过了好一会,才回道:“事关我母亲,我不敢马虎。”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姜屿正慢慢地从楼下往下走。

许蒋的目光立刻由凝重变得温柔,一旁的温襄锦看到许蒋的变化,顿时一愣,心道,许蒋他对于姜屿的重视,恐怕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姜屿见两人都看着自己,顿时一愣,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不走,我只是有点渴,下来喝点水。还有,许蒋,我记得你肠胃不太好,今天却领你去吃川菜,对不起。”姜屿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说起来,就要怪主神给的信息不完全,主神只告诉姜屿,许蒋喜欢吃辣,却没告诉姜屿,许蒋正是因为胃病,平时吃不了辣,所以才格外钟爱辣椒。

许蒋一怔,脸色瞬间缓和下来,他抿了抿嘴,然后说:“没关系,我并没有吃多少。”

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心虚,姜屿便提议道:“既然这样,我帮你做晚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