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暖黄色的被窝中,白嫩的少年睡得正香,浓密的睫毛在小脸上投下两道扇形的阴影,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着,粉嘟嘟的唇瓣微微上扬,显得异常乖巧。

少年恬静的小脸上还带着甜甜的微笑,脸颊上的酒窝清晰可见,此刻显然还在做着美梦。

可惜三秒后刺耳的铃声突然在屋内炸开,少年瞬间被惊醒。

陶岁欢困的很,昨晚园里聚会到很晚,等他回家睡觉的时候都快一点半了。他数次挣扎着想睁开眼睛,最终皆以失败告终,故而他决定再睡五分钟。

他迷迷糊糊间摸索着关掉两个叫的此起彼伏的闹钟,才准备眯眼门外就又起了王心慈的敲门声。

“欢欢,你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欢欢,起来了没有?”

陶岁欢下意识的用被子蒙上头,隔绝了门外敲门声及叫喊声,他自言自语的嘟囔道:“奶奶,我再睡五分钟......”

想想也能猜到,五分钟后他依旧起不来。

等陶岁欢再次醒来揉着眼睛看向闹钟的时候才发现,指针已经毫不留情的指向了八点。

他瞬间惊得从床上坐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衣服穿鞋,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卫生间洗漱。

做完这一切,陶岁欢头也不回的冲出了家门。

王心慈拿着面包追到门口,焦急的喊道:“欢欢,吃点儿饭再走吧!”

而陶岁欢已经骑着小电驴走远了,只余空气中回荡着他的喊声:“来不及了,我要迟到了。”

只要他能在五分钟之内赶到园里,全勤奖就能保住,这是他这会儿唯一的信念。

可惜天不遂人愿,眼看距离幼儿园只剩下俩条街,陶岁欢拐过一个岔路口却是看到一辆金光闪闪的豪车莫名其妙的撞上了电线杆。

声势之大,吓得他差点儿摔倒在地。

一面是二百块的全勤奖,一面是一条人命,陶岁欢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停了电动车赶紧跑了过去。

眼看对方车头都撞得凹回去一个大洞,他急忙绕了一圈跑到了驾驶位想看看车主的情况。

可惜车窗都被贴了单向透视膜,质量也够好,撞那么严重都还没碎,他根本看不到里面的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情急之下,陶岁欢拼命的拍打着车窗喊道:

“喂!你还好吗??”

“有没有事儿?你还活着吗?”

“要是还活着就说句话!”

顾尧这会儿的还没从车祸中缓过神,他迷茫的望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左臂。直到车窗外急促的拍打声以及焦急的叫喊声唤回了他的一丝清明。他望向车窗,看到了看到了一张小巧可爱的脸。

许久,他艰难的按下了车窗。

车窗一开,陶岁欢焦急的凑了过去,他忙问道:“你怎么样了?还能动吗?”

顾尧显然伤的不轻,但他的语气依旧十分淡定:

“我胳膊可能断了,麻烦你打一下120。”

“对,我应该先打120的。”陶岁欢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120:“喂?我这里发出了车祸,有一个人胳膊断了,对,临宜路。”

他打完电话再一看,却发现男人双眸涣散似乎马上要晕过去了。

陶岁欢顿时急了,他急忙从车窗钻进去半个身子,扳正男人的脸拼命的摇晃着,喊道:

“你别睡!你醒醒!”

“你可千万不要死!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死人呢!我害怕!”

被这一番折腾,顾尧清醒了很多,他艰难的说道:

“别摇了......我还活着......暂时应该死不了......你再摇下去那就说不定了......”

陶岁欢吓得急忙收了手,结结巴巴的喊道:“跟,跟我没关系,你死了也别来找我,你要报仇去,去找电线杆。”

10分钟后,救护车终于赶来了,众人救出了顾尧,连带着把陶岁欢也一起拉上了救护车。

————

恍惚间,顾尧的思绪回到了三日前。

三日前,父母突然的一个电话将他叫回了家,紧接着就有了下面的一番话。

“阿尧,你就听妈一回吧,和那孩子结婚吧!”

“当年你高热不退,医生都让我们放弃了,是那位高人说只有找到跟你八字相合之人定下亲事才能救你的小命。”

“我和你爸着急啊,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病急乱投医,没想到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