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晚饭后,陶岁欢成功的陷入了新一轮的纠结当中。

他们家不大,显然没有多余的房间给顾尧住。

尽管他极其特别不愿意与顾大总裁共处一室,可事已至此他还是只能面对现实。

不得不把顾总请进了自己的房间,好在地上有地毯,他铺床褥子好歹也能将就一宿。

“顾先生,我的床不大,你凑合一晚吧。”想到要睡地板,陶岁欢稍微有些郁闷。

顾总淡定的点了点头,装作不经意问:“那你睡哪儿?”

“地上。”陶岁欢随手指了指地面上三米长的浅蓝色的地毯。

顾总顿时有些不好意思——那必须是不可能的,他暗自勾了勾唇,装模作样客套的说了句:“那多不好意思,还是我睡地上吧。”

陶岁欢却是眼睛一亮,声音十分悦耳:“好啊!”

顾总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就这样僵在了脸上,可惜陶岁欢显然是没读懂他的表情。

陶岁欢迅速推着轮椅把顾总送到了窗户边看星星,然后愉悦的说:“顾先生,我先帮你铺床,你放心,我会多铺两层褥子,也好让你睡得舒服一点。”

就这样,顾总黑着脸坐在窗前望着月亮独影自怜,寄人篱下的感觉异常心酸。

陶岁欢很快铺好了床铺,热情的来到窗前拍了拍顾尧的肩膀:“顾先生,我已经帮你铺好床了,我扶你过去睡觉吧?”

顾总没有回答,因为他他正面临着一个新的难题,可能是稀饭喝多了,他现在特别想上厕所。

平常商业场上杀伐果断的顾总,在这一刻显然被难住了。

要是换成平常人还稍微好一点,陶岁欢可是他的未婚妻,虽然只有一年,但这事儿要是直接说出来必定会影响他霸气侧漏的形象。

可是如果不说他必定是没有好下场,要不就是尿床,要不就是憋坏膀胱,也许还要送到医院的泌尿科,想想就耻辱,要是再传出去,那他一定会活不下去跳楼自尽。

想不到自己也会有需要别人帮忙上厕所的一天,顾总此刻异常烦躁。

陶岁欢显然不知道短短一分钟顾大总裁的脑海里前前后后想了多少问题,见顾尧没有说话,他还以为是对方没听见,考虑到可能是车祸的后遗症,陶岁欢放大音量又问了一遍。

“顾先生,褥子铺好了,睡觉吧!”

陶岁欢的喊声唤回了顾尧的思绪,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顾总还是明白的,下定决心后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淡定开口了:“我要上厕所,小便。”

顾尧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里正在疯狂咆哮: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的确,此刻尴尬的人成功换成了陶岁欢,他瞥了眼顾尧缠满绷带的手,顿时如鲠在喉,他是不是还得帮忙扶着那个东东?

他充其量也就帮幼儿园的小男生上过厕所,现在让他帮一个大男人上厕所,老天爷简直是在考验他的心理承受能力。

但凡他有别的选择他都不会帮,可显然他没有,他只好艰难的点了点头,推着顾总的轮椅走向卫生间走去。

短短几米的距离,对陶岁欢来说是那样的艰难,尽管他走速度的足够慢,可卫生间还是到了。

站在卫生间门口,陶岁欢内心异常煎熬,经过一番天人交战后,他下定了决心。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这么多天雷滚滚,怎么就没有劈死他!

考虑到被王心慈发现后将要面对更大的尴尬,陶岁欢抱着早死晚死都得死的心态迅速把顾总推进卫生间顺便锁上了门。

狭小的空间内顿时容纳了两个男人,这一刻,气氛格外的尴尬。

“咳咳。”陶岁欢拼命绞着手指“快点儿开始吧。”

顾总面色深沉,严肃的点了点头开始往起站,好在他的腿没有断,短时间的站立还是可以做到的。

终于,经过顾总的不懈努力,他成功的站到了马桶前面,那么接下来就该脱裤子了,他实在做不到厚颜无耻的邀请未婚妻帮自己脱裤子,所以还是决定自己试一试。

可惜平日里那双灵活的双手早已不复存在,他单手笨拙的努力了许久都没有成功,反倒是急出了一头的汗。

“我帮你吧。”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真正面临的这一刻对陶岁欢来说还是有些艰难。

“嗯。”顾总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陶岁欢深吸了一口气,迅速伸手帮忙脱下了宽松的病号服裤子以及贴身的内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