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_2.“开十瓶轩尼诗李察。”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2.“开十瓶轩尼诗李察。”

2.“开十瓶轩尼诗李察。”

    虞欢和斐子瑜第一次相遇在南大附近的一个酒吧。

    卡座外面霓虹闪耀,正是氛围最火热的时候,身材火辣的DJ跟随鼓点节奏晃动腰身,引起台下一片骚动。

    就是在这样淫.靡混乱的世界里,他听见一句清澈的声音——

    “请问需要点酒吗?”

    太像了。

    又不太像。

    那人是不会这样低声下气地询问别人是否要点酒的。

    斐子瑜顺着声源抬眼寻找,说话的是个细腰长腿的侍应生。

    侍应生标准的纯黑小马甲和白衬衣制服在他身上穿得严丝合缝,别有韵味,脸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楚,依稀可见是个美人儿。

    那人弓着腰在对面问了一圈。

    被人无视或者拒绝的时候还是端着笑脸迎合,姿态放得极低。

    斐子瑜心里骤然升腾起一把无名火。

    “开10瓶轩尼诗李察。”他拍拍坐在自己腿上的小鸭子的屁股,让人下去。

    斐子瑜这话说得不算大声,但也足够卡座里的人听见。

    附近的空气有瞬间的停滞,随后才又活络起来。

    刚回国的老友董岢凑过来,大声调侃:“哎?咱们老斐真是风流大少做派不改啊。”

    “斐少还是玩得大啊。”

    “斐少换口味了?”

    “……”

    旁人的调笑声此起彼伏,斐子瑜都没注意听,他抬头去看那个小侍应生的情况,却发现那人还像是在事情之外,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似的杵在那儿。

    这样子迟钝的性格有些不讨喜——明明刚才对别人笑得一脸谄媚。

    斐子瑜皱眉的样子被朋友看见,于是有人催促推搡小侍应生走过来。

    “您……真的要开十瓶轩尼诗李察吗……这个酒很贵。”

    酒吧环境太吵了,少年不得不弯腰下来说话才能让他听见。

    闪烁的灯光下,他看清了少年的脸,确实是很精致的长相。

    细长的弯眉,勾人的桃花眼,小巧而挺立的鼻梁,红润饱满的嘴唇。

    一点也不像。

    最像的还是,他的一副的好嗓子。

    斐子瑜有些酒意上头,一把扣住少年的后颈往自己怀里压,直到对方的嘴唇靠近自己的耳朵,直到对方的脸不在自己视线里。

    “太吵了,再说一遍。”

    “啊、轩尼诗李察很贵……您要不少点一些?”

    确实是很相似的嗓音,甚至是说话的语速和调子。

    斐子瑜还没见过有钱不赚,这么实诚的侍应生,所以他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低沉而磁性的声音通过震动的胸腔在两人之间震荡,眼前是少年泛红的耳垂,熟悉的声线仿佛还在耳边,他久违有种抱着那个人的感觉。

    “就10瓶。开吧。”他摸摸少年的后脑勺,放手让人起身,扫了一眼对方胸牌上的名字——

    虞欢。

    一听就很浪的名字。

    虞欢也是第一次撞见这样的冤大头,本着‘有钱不赚是傻蛋’的原则,他在提醒两次无果之后,欣然接受。

    一瓶轩尼诗李察1万,十瓶轩尼诗李察10万……自己提酒可以分3层利润……那就是3万!

    这学期乃至下学期的学费加生活费都赚够了!

    虞欢心里小算盘打得开心,但面上不显,平稳恭敬地弯腰行礼,在呼叫机里通知酒柜的人拿酒。

    但管理酒柜的那个人跟他不太对付,乍一听他要开10万的酒,当即就笑了,嘲讽他白日做梦,想业绩想疯了。

    他扫了一眼旁边的男人,没跟这个人浪费时间,直接专线找主管开酒。

    十瓶高级洋酒被推出来的时候排场很大,酒吧里围观的人不在少数,虞欢依稀听见有人在说:又是大款泡妹的手段。

    可惜他不是妹妹,硬得泡不动。

    每一瓶红酒都配有专门的开酒器、醒酒杯和侍者,高挑的玻璃酒瓶雕刻着纷繁复杂的美貌花纹,搁置在银色推车上,灯光下闪着细碎的光。

    主管看起来比他还要卑微奉承,顶着一头满是发胶的油头,腰快弯到地上去。

    “斐先生,请问这酒怎么开?”

    那边的对话他听了一耳朵就没再去管,他忙着结算今晚的收入,胸牌上的二维码‘滴滴滴’的扫了十下,三万入账。

    刚清点完,主管叫住他——

    “欢欢,过来给斐先生开酒。”

    虞欢对于新名字‘欢欢’没什么反应,但是主管百转千回的调子听得他不舒服。不过人在屋檐下,也由不得他管这么多。

    就是开酒的要求让他为难。

    男人大马金刀地坐在卡座的主位,抬眼看他带着一种特殊的威严,灯光下男人的眼眸像是桌上的红酒,荡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