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_3.“你钢琴弹得好听。”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3.“你钢琴弹得好听。”

3.“你钢琴弹得好听。”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也还是在Rain。

    六月一号,有位客人包了全场,用来过生日。

    六月一的生日挺有意思,虞欢记得特别清楚。

    虞欢在后台准备包场客人的酒水小食,忽然听到了一阵钢琴声,极为耳熟的音调。

    那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自己的幻听,仔细听着确实跟自己记忆里的声音有些不一样,虞欢这才肯定他身在现实。

    可他明明记得酒吧里并没有请驻站钢琴手,好奇心驱使他走到酒会边上,远远看去。

    斐子瑜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人群注目焦点,这次也不例外。

    酒吧中心的圆台上,黑色亮漆钢琴,一身不那么正式的灰调西装硬是被他穿出一股风流又儒雅的感觉。

    浅白色的顶灯打下来,只有斐子瑜身处周围是全场的高光。

    他这个角落的视线不算好,只能看到男人挺拔的后背和在灯光下格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

    指尖跃动在黑白琴键上,单调的乐谱被男人赋予生命,音符在空气里弥漫开。

    不得不说,在这一瞬间他是真的很好看。

    虞欢站在角落里,看着光里的人,没忍住跟着调子哼了一段,直到被出来找人的同事打断。

    虞欢稍显失落地回到后台,把小蛋糕切成正正方方的小块装盘,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地板放空了很久,脑子里闪过无数画面,没忍住开口道:“李哥。”

    ……

    虞欢让了今儿一整晚的分成工资,跟李翔换了班。他先去员工更衣室照了下镜子,理理头发。昨晚下班晚,没睡好有些黑眼圈,不过应该不碍事。

    然后他没耽搁,去老K那儿买了一张酒店房卡,价格让他心里肉痛。忽略掉对方挪揄的眼神,一切都挺顺利。

    前厅里以往色彩浓艳的彩灯被调淡,虽然还是一片声色犬马。

    还在刚刚风度翩翩弹琴的人此时众星捧月地在人群里切蛋糕。一人高的七层蛋糕被男人敷衍地划拉一下就被推下去让员工分盘。

    “今天大家随便玩玩,酒水记在我名下。”斐子瑜拿着话筒说了一句之后,回到卡座里坐下。

    “鱼儿,你回来这几天都没找人吧。”许尚对着递了杯酒过去,对斐子瑜挑眉。

    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许尚眼咕噜一转他就知道对方要放什么屁,斐子瑜接过酒喝了一口,示意对方接着说。

    “哎,我有个朋友的弟弟特别稀罕你,怎么样?试试?”许尚给他把酒重新蓄满。

    “我这儿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稀罕也没用。”

    “哎,人家知道你。”

    既然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再推脱也没意思。

    来人是个打扮得挺潮的小孩儿,看来没少琢磨他的表面性趣爱好。

    随手撩了一缕对方染成栗色的头发捏在手里抚弄,不用人开口小孩儿就很懂事地帮他倒酒喂酒。要是许尚不说,旁人肯定想不到这是王家捧在手上的小儿子。

    不过斐子瑜有钱有颜,不是不学无术的二代,而是事业有成且大权在握,还玩得开。

    这样子的斐子瑜确实有资本让男男女女追逐。

    虞欢捏着房卡走过来的时候斐子瑜旁边已经坐了一个王家小儿子,男人手臂虚虚环在后面的靠椅上,远远看过去像是把人搂在怀里。

    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来晚了,垂头看了一眼手里的房卡,这可花了自己好几天工资的。

    再说,六月一号这天又到了,他确实想放纵一下自己。

    至于怎么放纵——

    “先生,点酒吗?”他径直走到斐子瑜那桌前面,注视着对方的眼眸,朝着对方问道。

    几乎是他一开口,男人的视线就转过来了,没有太多时间反应就勾唇笑了一下。

    这说明对方对他还有印象。

    许尚上次聚会没去,不知道这人就是之前鱼儿十瓶轩尼诗李察也没到手的人,只觉得这面上看着清清冷冷的人应该不是斐子瑜的口味。

    明明少年的面容五官长得都很欲,但他第一眼望过去只觉得清冷沉稳,后来细看之后又摇头。

    应该是斐子瑜喜欢的类型吧。眼睛长得勾人,唇红齿白的小模样。

    王家小儿子在虞欢这句目的性极强的问句出来时表情就变了,眼底的防备挡都挡不住。

    许尚暗自摇头,还是太嫩了。

    果然,斐子瑜没理袖子上的拉扯感,抬头调笑着看了一眼站着的侍应生。

    “怎么?这是后悔了?之前拒绝挺爽快的。”

    “……”虞欢被噎了一下也没恼,抬眼看着男人搭在椅背的修长手指,淡淡道:“嗯,后悔了。”

    斐子瑜没想到他就这么顺着他的话承认了,还以为这种有些小傲气的人会被他堵得说不出话。

    这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