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_??15.“别闹,还没到晚上呢。”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完美替身的自我修养 > ??15.“别闹,还没到晚上呢。”

??15.“别闹,还没到晚上呢。”

    斐子瑜难得感到愉悦,听话又漂亮识趣的小宠物多纵容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男人挑眉笑了下,略硬的发丝随着嘴唇一起落在虞欢敏感的肩窝,白皙敏感的皮肤被引起一阵颤栗,连带着虞欢的声线也抖起来。

    低沉磁性的笑声在两人耳边响起,像是俯身倾听深邃古井中投入一块石子的回声,酥麻的感觉如电流,一直从虞欢的耳后下滑到后腰上,又直窜入大脑皮层。

    “别闹……还没到晚上呢。”

    虞欢声音有点喘,手肘抵住男人的胸腹,企图远离一些。

    但他身前是冷冰冰的厨台,身后是男人燃烧的体温,斐子瑜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力道压着他。

    进退维谷莫过于此。

    好在斐子瑜并没有强求,听他一直嚷嚷着土豆炖牛腩糊了不好吃,男人好像也被吵烦了,有些扫兴,懊恼地捏着虞欢的下巴亲了过去。

    ……

    把人亲糊涂之后,斐子瑜搂着人压在厨台上没再动作。

    虞欢耳边是男人低沉如大提琴弦音的呼吸声,愣是把他常年冰冷的体温给烘出了些热意。

    半晌,男人平复气息之后问道:“土豆牛腩还有多久?”

    斐子瑜等了半天没等到虞欢的回答,男人低头扫了一眼怀里人——原来是还没回神。

    斐子瑜失笑地捏了下虞欢腮边的软肉,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就是声音拖得有些长,像是调侃又像是调.情:

    “土豆牛腩还有多久好,嗯?”

    虞欢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看了眼锅又看了眼搂在自己腰上的炽热又干燥的手掌,呐呐到:“……应该好了吧。”

    他转头关了火,天然气荧蓝色的火焰扑闪一下灭了,可这火苗却像是凭空转移到了他脸上,把白净的脸颊烧得通红。

    其实他是被亲得忘记了之前记的时间……

    但他一向是习惯情不外露,不管心里有多恼怒,虞欢面上到是不显,神色淡淡嘴角抿直。除了绯色的脸颊暴露了一些小破绽。

    斐子瑜洗过手回到餐桌时虞欢已经盛好米饭,摆好碗筷了。

    暖黄色的吊顶灯光本来是为了增加菜肴的色感,引人食指大动。可……斐子瑜视线扫过一桌卖相精美,色香味俱全的菜,再缓缓上移,眼神落到了虞欢脸上。

    这灯下看美人,也别有一番风味。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

    生得是秀色可餐。

    虞欢小而精致的脸庞被灯光渡上一层瓷白的光,似乎能看见覆盖在上面的细小绒毛。

    睫毛浓密且卷翘,小扇子似的阴影落在睫下,似乎是感觉到他的注视,虞欢的眼皮抖动了好几下,连带着眼下的阴影也扑闪扑闪。

    可虞欢却并未抬眼看过来,到是将薄粉色的嘴唇抿得更紧了些。

    斐子瑜勾了勾嘴角。

    大概是男人与生俱来的劣根,斐子瑜看着虞欢这副小媳妇儿似的小样子就是想使坏逗弄一下:

    “刚才厨房里不是没zuo到最后吗,怎么还是这么害羞?”

    肉眼可见的,虞欢瓷白的肤色迅速染上一层薄红,从耳根一直到脸颊,并且这抹红色还有愈发加深的趋势。

    过了一会儿,虞欢有过长的反射弧终于接收到信号。

    他动了动嘴,脑子里千回百转,却发觉自己怎么回答貌似都不太对,最后只是呐呐地抗议道:“你吃饭……”

    斐子瑜‘呵呵’了一声,视线扫过少年充.血似的耳垂:“六一那天也不知道是谁端着酒过来撩我的,坐我身边就不走了,反倒是现在……zuo过这么多次之后反而越来越害羞了。”

    斐子瑜不轻不重地觑了虞欢一眼,眼底盛着笑意,没等到对方的回复,他也没有再撩拨——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斐子瑜算是知道,这人也就是只披着兔子皮的狡猾狐狸,惹急了还真的会张口就咬人。

    是真咬。

    之前自己肩上的印子都还没消呢。

    虞欢抱着自己的饭碗松了口气,他实在是不喜欢斐子瑜这样轻佻从容的样子,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回复对方那些调情又腻歪的话。

    所幸是暂时蒙混过关了。

    又隔了一会儿,虞欢感觉饭桌上的气氛不再那么奇怪之后撩起眼皮扫了一眼——他还惦记着今天讨好一下斐总,换个琴听的小算盘。

    却没想到自己这一眼,正好撞进斐子瑜似笑非笑的眼睛里。

    斐子瑜的眼瞳的颜色是极为纯正的黑,认真看过去的时候像是沉入浩瀚无边的宇宙。

    他心里下意识想回避,可半路想起自己的目的,又忍住了冲动,强迫似的让自己淡定回望过去。

    想来是又想看他脸红的恶趣味没有得到满足,斐子瑜无趣地挑了下眉头,收回视线。

    两人都没说话。

    其实是的确没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