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林诺呆呆地坐在床上,后脑勺靠到墙上,“我也没说不行啊......怎么就......走了呢?”

林诺别过头,看着窗外的风景——一棵长得郁郁葱葱的大树遮着半边的视野,另外半边是对楼的白墙,和无尽温柔的霞光。

早知道他跑那么快,就不阻止他给我削苹果了,真可惜,悔当初啊!唉~,算了,不想了,睡觉吧。晚安,好梦。

他躺下了,闭上了眼睛,睡觉。

时间挺快的,唰唰唰地过去了,第二天噔楞一下就到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办好手续林诺就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太阳照得林诺都有点睁不开眼了,晒得慌啊!他就穿了件短袖,白色底的,上面啥也没画,还有自己某宝买的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大众的长裤,这一身某宝十几块钱就能get到同款。

有点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回哪个出租屋?还是去看看周蒙和林亦辰?或者是随便逛逛?经过一阵激烈地思考和琢磨,他决定——先去学校会会那个陈鸣佐,解决一下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

路上他买了瓶矿泉水,又进药店买了瓶擦伤口的药膏。他把药膏揣进裤兜子里,拧开矿泉水瓶瓶盖,仰头喝了一口。喝完拧上瓶盖,左手拿着矿泉水瓶子,接着朝校园里那个一身假名牌的陈鸣佐出发。

医院和学校距离不算远,林诺走了十来分钟左右吧,就到达了目的地。

现在早上的课已经结束了,操场上的人也算挺多的,要在这些人里找陈鸣佐还真不算难。因为陈鸣佐其人啊,最大的特点就是整天假名牌身上穿,还爱欺负一些较为内向,特殊,或是家庭不富裕的人。

他会把符合条件的猎物带到那个小秘密基地去,动手动脚,发泄情绪以及得到优越感。

他从不觉得这些人是人,他觉得啊,这些东西就是一个个玩物,一个个牲畜,一个个任人发泄的工具而已,罢了。

林诺先把空矿泉水瓶子扔进回收垃圾桶里,然后绕到学校大门的对墙最后翻进学校,因为这个地方它是有一排排大树遮掩的翻墙好地方,而且这翻进去就刚好到了那个小秘密基地里了。

他把仓库门推开一条缝,眯着眼睛往里面看,活脱脱一个小偷样。果不其然,陈鸣佐就在里面,看样子应该是语言暴力一个身形瘦弱的女生......吧?是个梳着马尾,身形瘦弱的女生......吧?

林诺不敢妄下结论,毕竟只有背影对着他。看背影是真不错呢,不知道正脸怎么样。进去?看着?告老师吧!不行,老师不靠谱啊!老说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什么苍蝇不叮无缝蛋,还有什么他为什么不欺负别人只欺负你啊......给爷整吐了。

以前他曾想过找老师帮忙,但,在他之前有一个他同班的女同学和他们的老师说自己被校园暴力了。

而这个老师却说:“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就你被欺负了,别人怎么就没有呢?”

女同学被这么一说,低着头回答:“因为......我......没有父亲。”

老师这时候还是在办公室里,其他老师也是很多的。老师也不避讳,也不顾及女同学的感受,直接就嚷嚷说:“没父亲怎么了吗?你要是没做什么会被欺负吗?苍蝇不叮无缝蛋!你好好想想你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女生也一言不发了。

老师还在说:“你没有父亲你还没有母亲吗?你妈没教你这些吗?那你妈都在忙什么?”还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这让当时站在门口想告诉老师自己遭受了校园暴力的林诺受到了惊吓,告诉老师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毕竟他也不想让全办公室的老师都知道他父亲有两个,而且没有母亲的事。

进去吧!反正死不了,而且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老爸们在现实生活中应该是不受影响的。林诺打开了门,进去了。

陈鸣佐看见他确实震惊了,随后轻蔑地一笑,说:“呦呵,我当是谁呢?这不刚从医院出来的大病人了吗?被我打的怎么样?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