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贰章_聚缘书屋

第贰章

    一路小跑前去,沈玖画终于在一个僻静的巷口处听到了花溪橙的声音,寻着声源继续朝里走去,是明显的打斗声。

    “小姑娘,冤有头债有主,我劝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连你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浑厚的男音带着一丝不屑。

    沈玖画眉宇微皱,只见那男子正手执长剑立于花溪橙对面,男子的耳际戴着面罩,只留下一双阴冷的眸。“看来不需我去寻倒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如此,那你们俩就一道在黄泉路上好作伴吧!”

    许是注意到了沈玖画的到来,男子口中的话瞬而更加阴狠,手中的长剑也随着话落再次朝花溪橙刺来,花溪橙抵力用手中的化诩挡下了一剑。

    沈玖画也不耽搁,右手一伸,一柄赤羽剑便现了出来,“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话毕,沈玖画就一个轻步移到了花溪橙身旁,“师姐,我来助你。”

    一阵刀光剑影,男子明显觉得一对二有点力不从心了,心下一转将手中的长剑再次握紧,目不转睛的朝花溪橙的方向刺去,正蓄势的沈玖画没料到男子突然转移了目标,下意识的点足朝花溪橙而去。

    “小心。”随着花溪橙的一声轻吼落地,男子实欲刺向沈玖画的剑不偏不倚被花溪橙挨了去。

    灼眼的血红刺痛着沈玖画的双眸,刚才那本该刺向她的一剑竟生生的被花溪橙挡了去,沈玖画心下一紧,握起赤羽剑就朝蒙面男子执剑的手臂斩去。

    剑气无眼,只须臾之间,男子执剑的臂便被斩断,看着地上浸满血的断臂和长剑,男子随即抚臂哀嚎出声,“我定要你命!”

    话还没说完,男子便用仅剩的一只手捏了个拾物术,掉落的长剑瞬而应声回到了男子手中。

    男子点步再次朝沈玖画执剑而去,身侧的半截断臂随之晃动,显得异常血腥。

    沈玖画见状也不退缩,师姐是为她受伤的,不论如何她都不会放过此人,断他一只臂不过才是个开始,再次紧了紧手里的赤羽,沈玖画亦然点足朝男子而去。

    反手执剑的男子再次显得有点力不从心,眼看渐渐处于下风的他随即使了个瞬移术,拉开了和沈玖画的距离。

    看着突然退了几步的男子,沈玖画只悔刚才没能快一步下剑,不然,现在地上掉落的,就不止是一只手臂了。

    “咳,咳咳……”身后花溪橙虚弱的声音将沈玖画的杀意拉了回来,寻声看去,只见花溪橙嘴角已染满了血渍,腹部更是红的耀眼。

    皱了皱眉宇,沈玖画打算赶紧速战速决,好救治师姐。

    男子借着沈玖画慌神于花溪橙的片刻便又下了个传送术,待沈玖画回过头来时早已不见了男子的踪影,空旷的巷口只留下余声悠长的一句,“金桦公主,你今日逃过一劫,可你师父及师门注定难逃一死,哈哈哈……”

    令人发指的笑声不断荡漾在巷道,时下更是显得愈发死寂。

    沈玖画皱了皱眉,并未听清男子话里一闪而过的人名,只闻见了最后那句“师父及师门注定难逃一死。”

    男子就这样消失不见,沈玖画也不再多想,拂手收起赤羽剑就朝半卧于地的花溪橙赶去,时下,救师姐方是大事。

    花溪橙失血的脸庞显得煞白,黯淡的眸静静盯着男子消失的方向,直到沈玖画走近了才道,“赶,赶紧回师门,咳……”一句话说完直直吐了两口血,沈玖画焦急的看着花溪橙,“我知道了师姐,你先别说话。”

    没了气力的花溪橙只好奄奄的应了,男子最后的话让她很不安,他明明是对着沈玖画说的,可口中的“金桦公主”指的又是何人?花溪橙无从得知,现下她只能先坐起定神屏气,好不再让周身的气息散去。

    沈玖画使了个显示术将乾坤袋里的丹药尽数抖了出来,这是她这些年在师门自己练的丹药,还有一些是逢年过节从师父那搜刮来的,为了以防不测,这次出门特意带了来,时下也算是派上用场了。

    抖出的丹药极多且杂,但沈玖画对它们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修士的身体本就远优于凡人,剑伤入体用金创,补血稳气宜化合,两者合一再加上外力顺气修神,便可达到止血造骨的奇效。

    这般想着,沈玖画也不停搁,拾了金创散就朝花溪橙的腹部涂去,而化合丹则喂着花溪橙吞了下去,待金创散没满伤口,沈玖画才屏息静气将自己的灵力顺着花溪橙的腹部传了过去。

    青幽的灵气游走于俩人之间,借此打坐调息的花溪橙逐渐恢复了不少常态,原本煞白的脸庞也慢慢变得红润。

    虽借着修士之躯和原本的修为省了不少麻烦事儿,但将花溪橙的伤口处理妥当,气息调复平和已然耗费了沈玖画不少功力。

    花溪橙再次睁开眼睛时周身的气息也大胜于先,拭了拭嘴角的血迹,花溪橙随即站了起来,一双空灵的眸中满是担忧。

    “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还是尽快赶回师门要紧。”不等沈玖画开口,花溪橙便一只手拉过了沈玖画的手腕,一只手作术式状置于胸前。

    正要婉言确认花溪橙伤势的沈玖画见势随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