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肆章_聚缘书屋

第肆章

    “可如何?”对面的小人儿不屑的回了一句,全然不见一丝急色,满目的闲适,罢了又再次鼓掌对着跟前变术的白头老道直呼好。

    白头老道肆意勾了勾嘴角,下一秒,手中的花朵就又现了出来,“送与公主。”老道将掌中的红色花朵放到金桦手里,红色的花骨朵与金桦今日的一席小小红袍十分般配。

    她自小尤爱红袍,这种体感似是天成,凡是美艳的物件,若是与红色挂了边,她便喜欢的紧。

    领头的年轻太监来喜带着两个刚进宫不久的小太监步履匆匆的穿过栈道来到御花园,“你们俩,到那边瞧瞧去,可千万莫寻漏了。”有条不紊的拂了拂长袖,来喜朝身后的俩人指了指石子画路的两道。

    毕竟是大公公手下的人,刚进宫的小太监在来喜跟前显得十分局促,毕恭毕敬的俯了俯身子就分开朝岔道口去。

    来喜则择了剩下的一条石子道,顺着石子道一路朝前,是一旁靠石山而建的小楼阁,隔着茂盛的月季可依稀看见小楼阁处两大一小的三个人影。

    闻声便知是要寻的人儿,来喜快步走了过去,满目欣然的俯身行礼道,“参见公主殿下。”尖锐刺耳的声音将正拉着白头老道的金桦吓了一跳,一旁颓败而不知所措的婢女小怜闻声朝来喜施了一礼。

    金桦烦躁的扭头朝来人看去,心道定是又来寻自己去那亭台的人。

    “是父王差你来寻我的?”金桦识得这人,虽是一脸白白净净的模样,但实则同他师父般精明。

    父王身旁的老太监她时常有见,彼时父王来轩芑宫看母妃和她时都由老太监护驾。而平日里轩芑宫的月例赏钱则都由这老太监的徒弟,也就是来喜定时送来。

    来喜朝婢女小怜回了一礼,既是杞贵人的婢女,他自是眼尖的紧,何况自己如今还没承师父的位。“回公主,确是君主的意思,还望公主早些过去,莫要……”

    “本公主不想过去,你去回父王吧!”来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金桦打断了,她只摆了摆手宣他可以退下了便转身不再说话。

    她极不喜那种场合,也实觉没必要大费周折的办什么生辰宴,若是真心为她高兴,为她贺寿庆生,那为何自己从小便极不受母妃爱戴,不曾体验过母爱?

    在外,他们只知她是涪佑国君主的爱女,是出生便预着祥瑞的童子,可谁又知,这么多年来,她渴望的,不过是母妃那丝毫的拥护与亲昵。

    终是紧了紧手心的拳指,金桦敛了眸朝白头老道看去,时下早已变了一副自得其乐的模样,“道长可还有什么新鲜玩意儿?”

    婢女小怜闻言叹了口气,心道怕是来喜都劝不回去了。注意到小怜神色的来喜随即明眸一转,欠身朝金桦耳旁轻言说了一句什么,金桦闻言明显一愣,大步退到小怜身侧,默了默,终是点头同意了去。

    来喜得意的笑了笑,随即看向一旁惊讶的小怜,俯身指着莲心亭道,“公主,请。”

    金桦抬眸朝远处亭台望去,只见一派把酒言欢的众人,场面何其热闹。

    “父王有令,那处除了朝臣家眷与后宫妃嫔外其他人不可前往,道长在此等我可好?待我向父王讨个生辰礼,求他将你赐予我,你便可在这宫中自由走动,到时你定要多与我变几个有趣的术法。”金桦临走前扭头又朝身后直立的白头老道保证着,满脸的期待。

    老道闻声抚了抚下巴的长须,慈祥的笑了笑,满脸的褶皱被拉扯的变形,随即点头道好。

    直至金桦三人的背影消失殆尽,老道才收了笑意,满目沧遗的眸中渐渐换上一抹不明所以的寒意,暗自道了句,“公主殿下可千万小心啊!”

    金桦一行人穿过御花园来到莲心亭的栈道口,后面跟着的是婢女小怜,太监来喜和另外两个金桦叫不上名的小太监。时下正逢一轮舞姬谢幕,金桦便顺着栈道从退下来的舞姬身旁经过,一路来到亭台中心。

    一席红艳的长衫随着金桦小小的步伐飘飘洒洒的摆动,淡然自若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迟来的不安。左右席地而坐的官员无不竭目张望的,想来大多都是被这一米来高的小人儿惊叹了去。

    来到莲心亭,此时的金瑞仍与膝上的女人嬉笑着,金桦只睨了一眼,实属扎眼。“桦儿拜见父王,拜见母妃。”金桦上前一步,双手掀起膝前的衫布就朝座上的人跪了下来,“桦儿贪玩,一时忘了时辰来晚了,还望父王恕罪。”

    孩童稚嫩的嗓音带着些许清冷,敛了敛眸,金桦终是朝金瑞席位不远处正襟危坐的女人看去,身后的婢女太监见势也跪了下来。

    金瑞后宫的嫔妃极多,可得的了宠的,能与他同坐亭台的只有俩人,这一人便是他现下怀里的萧然萧美人。这第二人,便是与他临席而对的林杞桐杞贵人,金桦的母妃,涪佑国现时唯一一位后宫位高者。

    “桦儿自小便对稀奇古怪的东西感兴趣,罢了罢了,现下也不晚,落座吧!”拂了拂黄袍,金瑞朝着跪地的众人正了正身子。

    金桦低声应了句便转身朝金瑞另一边坐了下来,抬头便是手握茶杯的林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