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贰拾陆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贰拾陆章

第贰拾陆章

    一路顺着小玲儿离开的方向跟去,适才的哭喊声亦随之明朗,原本只是隐约的呜咽声变成了再清晰不过的声音,“呜呜呜,殿下……”金桦心下一紧,时下自是知晓了那哭喊声的所来。加快脚上的步子,金桦凭着小荷授予自己的方法调息,很快便架起了轻功,红裳身影不时闪现于枝间,不稍会便赶上了小玲儿,足尖轻点落地,拾手将地上正奔着的小玲儿揽入怀中,随即便朝着小常的方向闪去。

    小玲儿见来人是金桦便安顺了下来,渐暗的密林处不时传来几声狼嚎,不过须臾,金桦便抱着小玲儿到了声音传出的源头,放眼望去,一棵粗壮的老杉树下正半蹲坐着的人影,不是小常又是谁?跃步从小常十米开外的树上落下,金桦抬步朝小常唤了一句,“小常。”

    初闻声音的小常犹如噩梦惊醒般朝四下寻着,然而眼眶的泪珠终是模糊了本就渐暗的环境,见寻不到人,小常便以为是自己待这久了待出幻听了,心中的委屈与恐慌瞬间奔溃,化成了愈发聒噪的哭喊。

    金桦见势暗自无奈的摇了摇头,步子再次加快,待来到小常跟前立定,小玲儿才纵身跃出金桦的怀抱,伸出一只小红爪朝着小常环臂低垂的头拍了拍,金桦见势再次出声,“小常,你若再哭,莫不是想将自己送于那些豺狼虎豹作食?”

    “殿下!”小常闻言猛地抬头,待看清了跟前立着的人,瞬时不可置信的胡乱摸了一把泪就抱着小玲儿站了起来,双腿发麻的不适并未阻挡脸庞的欣喜,“殿下,我……我本想到林子里替您寻些遮阳的大叶的……”没想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小常甚是自责的看着金桦,叶子没寻到就罢了,自己竟然还迷了路,真是没用。

    “好啦,时辰已是不早,咱们还是早些回去罢。”金桦并未指责小常什么,怎么说她都是因为自己才会糟此困境的,想来小常毕竟是个丝毫不懂武艺的女子,也难怪只身迷了路会如此伤心。

    小常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随意的抚摸着怀中小玲儿的脑袋,心道自己的主子真真极好,不仅不责怪自己,还赶来寻自己。越想,小常便越欣喜,心里亦是暗暗发誓定要忠心对殿下。

    如是,金桦一行便顺着来时的路返了回去,由于没用轻功,所以这一路便更为耗时,此番金桦才发现小常确是走得远,也难怪迷路。耳边呼啸的风声不时夹杂着阵阵狼嚎,小常下意识的紧了紧怀里的小玲儿,靠着金桦的距离亦是拉近了不少,“殿,殿下,莫,莫不是那些豺狼虎豹当真要来寻食了?”

    金桦闻言好笑似的勾了勾唇,适才那般说不过是逗逗她,哪想这丫头竟当真了,“快些走罢。”耳畔的嚎叫却是愈发明显,金桦也不敢随意放下戒备,毕竟这不似皇宫,四下又无御卫军护身。

    蓦地,两旁的丛林处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躁动声,随即便是两个长瘦的身影从其中闪过,金桦不安的拾起了小常的手,示意她加快步子。小常瞬时紧张起来,跟着金桦便小步跑了起来。

    暗处的兽物见此亦加快了腿劲,如是你追我赶了一段路,丛林处的身影竟好无征兆的消失了,就在小常以为她们摆脱了野兽时,一只壮硕的豺狼倏而从一侧的山腰处跃下,正正立在金桦一行面前。

    红艳的兽眸中闪着贪婪的欲望,狼口间的哈喇不断的滴下,顺着那只壮硕豺狼身后出来的,正是适才那两只追了她们一路的长瘦身影。金桦见此松开了小常的手,转身示意她抱着小玲儿注意安全,莫要跑开。

    狼类乃群体活动的野兽,此番虽这三只,但想来狼群中其他的成员定在赶来的路上,对付这三只对金桦而言已是不易,所以现下之计唯有在狼群来之前拼劲全力迅速解决掉这三只。所谓擒贼先擒王,金桦看着两只消瘦者围着那只壮硕者绕圈的模样瞬时看出了三者中的地位高低。

    上前一步直视领头的那只豺狼,金桦勾唇朝其勾了勾手指,俨然一副挑衅状。两旁的豺狼见此便欲朝金桦扑去,然而还未抬步便被领头的那只挡了下来。锋利逼人的目光直视着两只瘦狼,两只瘦狼瞬时将头低了下来。领头者见此满意的回视金桦,眸子一红,随即纵身朝金桦的方向扑去。

    金桦见此一个闪身侧开来者的攻击,抬眸处掷脚便朝豺狼的腹部踢去,因未料到会出来这般久,金桦便未佩剑,然而适才那一脚已然是下了狠劲。

    被踢开的豺狼显然未料到一个看上去较弱的丫头会有这般力劲,现下也是不敢轻敌,吃痛的摇摇被踢得已有些晕乎的脑袋,豺狼瞬而再次在落地的地方站了起来,毕竟是一只成年壮狼,自是不会一脚便呜呼的。

    豺狼收拾好适才的狼狈,继而对着金桦露出尖锐的獠牙,四步一驱的再次朝着金桦的方向发动攻击。金桦也不掉以轻心,借着灵活的步子不断的躲避着豺狼的进攻,不时趁其不备的给其回击。二者一来一往,一人一兽的体力也渐自拉开,不多时,金桦便开始对豺狼的进攻明显躲避得慢了下来,胸腔的喘息随着动作愈发颤动,金桦额间的虚汗亦不经意间添上不少。

    借着金桦喘息的须臾,豺狼随即又是一个猛扑而来,豺狼愈发高涨的战斗欲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