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叁拾壹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叁拾壹章

第叁拾壹章

    苏韵忱闻言倒是满不在意的勾了勾唇,同样用着密语传声道,“既是个人恩怨,何故尔等一众在此时围攻人家姑娘一人?”以多欺少什么的,她最是嗤之以鼻的,“不巧我与这姑娘相识,若是此番尔等以众围寡,那便加上我,既是与我二人之力与之相博如何?”

    同样是同仇敌忾,豺狼一侧有数百头狼匹相助,而金桦却是有苏韵忱相助,此番对比结果不明而喻。领头狼自是知晓若是苏韵忱出手,怕是今夜它这数百狼群都会命葬于此,它非怕死之徒,但若想在这世间存活,让后辈狼孙得以繁衍,那便万万不可意气用事,这亦是为王之道。

    “高人说笑,我等怎会是那以多欺少之辈。”领头狼睨了睨红眸,却是寻不到苏韵忱的半个影子,“不瞒高人,这姑娘傍晚时分将我狼族一狼士致死,我等亦只是想讨回罢了。此番既是高人之言,那自是以一敌一的。”领头狼说完看向四下一众蓄势待发的狼匹,随即仰头高嚎了一声,示意狼匹静候。

    金桦闻见那声突然的狼嚎以为它们要准备发起进攻,随即再次紧了紧手中的赤剑,眉宇随着清眸渐自收起,然而却是半晌未见一只豺狼的踪影。

    领头狼身侧的一只青年壮狼上前一步请战,“父亲,儿愿前去替叔父报仇。”壮狼说罢目光炯炯的盯向中央的金桦,那时若非自己去晚,叔父亦不至于惨死,不论如何它都要亲自为叔父手刃仇人。

    对此领头狼自是同意,一来这是自己的儿子,未来是要传其狼位带领狼群的。二来,此番狼族损失一员,多少都是在自己儿子担职期间出的事,况那人还是与自己同母所出的兄弟。示意的话转为了再此仰头的狼嚎,领头狼示意狼匹莫轻举妄动,一切由少狼主做结。一时间,群狼四嚎,皆自为着少狼助威。

    如此,苏韵忱自是无话可说的,况她并不担心金桦,想来以她之力对付那少狼怕是绰绰有余的。相对于苏韵忱的安然,少狼这处则是略显得意。

    金桦这番还未搞懂这莫名其妙的狼嚎,那处的少狼也不耽搁,收到狼王的号令便从麦穗地中跃身跳到金桦面前,清眸对红眸,金桦与少狼渐自打量着对方的招式。金桦未想到出来的竟只是一头豺狼,看样子甚是有单挑的架势,据她所知,狼族是不可能放任猎物于一狼之爪的。

    虽是这般想,但金桦亦未放松警惕。少狼尖长的鼻腔吐着浊气,上颚的獠牙亦直直露出,面目甚为狰狞。随着四下助威的狼嚎再次响起,少狼随即背对月光朝金桦纵身而去,敏捷的狼身在金桦面前不断闪现,金桦一面躲闪,一面执剑屡屡刺向少狼的要害,二者势均力敌,甚是难分伯仲。

    静谧的麦穗地上充斥着一人一兽的身影,蓦地,就在金桦撑剑半跪地之际,少狼见胜追击般的猛扑金桦,金桦睨眸看向少狼的兽躯,随即勾唇一笑,借势滚地一个后空翻点足便朝少狼的脖颈动脉处刺去。少狼显然是未料及金桦的突变,一时恍惚,凌厉的剑锋便是直直而来。

    静观一切的狼匹见势随即三两个的冲了上去,一只迅速的伸爪执剑刃远离少狼,另两只便要从金桦的左右围扑过去。苏韵忱见此双眸一沉,两道锋利的白光瞬而朝两头偷袭的豺狼而去,两只豺狼的四肢随即响起一阵沉闷的碎骨声,继而便是五脏六腑的崩裂。

    待金桦察觉身侧的变化时,地上已然是断气的狼尸,抬眸朝四下寻去,却是未见到丝毫踪影,是她,是苏苏,定是她!苏韵忱甚是愠怒的朝着领头狼和狼匹传声,“若是以一不敌,那便一道上。”言下之意若是狼群再妄动食言,就莫怪她亲自动手了。

    这本就是事先说好的,如此突然跳出,领头狼亦是惶恐,那三只跃出的狼是平日里与少狼交好的,此番若不出手,怕是它这个狼子都没了,“高人息怒,此番是狼族管理不慎,既是那位姑娘胜,那自是依言的。”它可不想拿整个狼群的性命开玩笑。

    领头狼说罢便朝立于少狼身前的豺狼扑去,锐利的狼爪瞬时将豺狼的颈脉撕裂,喷涌的鲜血犹如瀑布般洒落至地,少狼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许久方回过神来瑟瑟的低垂下头,“父亲,儿败了。”领头狼甚是愤怒的看着身侧的狼子,随即敛眸朝半空嚎叫了一声,转而背朝金桦的方向离去,四下的狼群见势随即没了身影。

    金桦怔怔的看着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大狼,甚是摸不着头脑,只有地上残留的三只渐冷的狼尸映照着适才发生的一切。见狼群都退了,苏韵忱方再次惬意的拾酒淡饮,虽然自己适才那番肯定让地上那人知晓了自己的存在,但她却是不想现身的。

    悠悠的按了按自己带醉的眉心,金桦朝四下再次环顾,良久方收剑拾起地上的酒囊转身,她知苏韵忱定在附近,只是那人并不想现身罢了,略带失落的抬步朝麦穗地外而去。却是在接近栈道的那刻回头朝空中喊了句,“苏苏!”树梢正仰头饮酒的苏韵忱闻言随即睁大了双眸,手中的力劲因是未把握好而灌进满满一口佳酿。

    辛辣的酒味随即在舌尖蔓延,还未等苏韵忱反应,金桦便又是一句,“这是说好的哦,我们定会再见的,”虽然她此番并未见到她,但她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