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肆拾章_聚缘书屋

第肆拾章

    与东边主人院相对的西边是客人院,彼时便是金桦一众去的地方,南院是仆役的居所,北院则是兵卒探查得知的紧锁屋室。因为荒民较多,故被分散而居,孺妇孩童及有疾者分置于条件较好的西院,余下的壮年男丁则被分置到了南院。

    府内仆役带着金桦一众来到西院时,车马与兵卒早已候在了院内,仆役将西院的格局屋室大致介绍后便退了下去。待仆役离开,金桦方开口将屋室分置下去,身为殿下,金桦自是居于院内最大的正屋,为了方便照料金桦,小常则居在了正屋旁的一处别屋,苏韵忱居金桦不远处的一处中间屋室。

    南容简及其他兵卒则居于拱墙的另一边,除了南容简单独一屋外,其他的兵卒皆是两两相居,屋外便是随行的车马。拱墙两边由走廊相接,筱瓸自是被牵至了金桦那边的屋院。待将一切办妥,已是接近申时,彼时前去探寻洪源的兵卒也已回了来。

    南容简遂将人带到了金桦面前。“禀殿下,我等一路沿流而上,终在一处断掉的阻坝前发现了异常。”满身泥土,甚是狼狈的一名兵卒上前俯首回报,其身后俯首的兵卒皆是同样境况。

    金桦颔首示意其继续说下去。兵卒遂继而开口,“阻坝而上有一处布柳河流,河流四处却是被淤地相围,臣等无能,几番尝试皆是无从探知柳叶后的情况。”金桦闻言便了然,淤地而行本就不易,此番带的虽是宫内精兵,但轻功有限,遂先让兵卒退下好生整理去。

    “殿下可是要亲往此处?”南容简见金桦不言,便猜其在思索着。

    “自然。”金桦颔首,苏韵忱先不言,她此行本非与自己一个目的,况让其涉险,金桦自是不想的,然此处有轻功的便只余南容简和自己。

    南容简闻言微愣,随即上前俯首,“殿下,此行甚险,臣请命……”

    “你留下。”金桦打断了南容简的话,顿了顿接着道,“孙府一众甚为可疑,若如方鸿所言,其在洪灾之起便举家从溪县移至了祖宅,又怎会对我等的身份如此了然?孙府与此次洪流之事必定大有渊源,此处还需你留下探查,况车马亦是不可离身的。”

    金桦的身份已是极为引人注意,若是孙府确然有异,那她留在此处自是不便探查的,如此便只得让南容简留下。南容简还欲说什么,金桦却已是走远。彼时立于屋外的苏韵忱同样将一切尽收眼底。

    酉时二刻,金桦于西院用过晚膳后便先而去了一趟东院孙钱的正屋,仆役通会后,金桦进门便看见了正从榻上坐起的孙钱,孙婉婉与孙济则是同在榻前。孙济见势扶着孙钱坐稳,待坐稳后孙钱却是将孙济推了一推,孙济不在意的拂了拂袖站到了孙婉婉轮椅旁。

    孙济适才背对金桦,金桦自是被看到孙钱与孙济间的小举动,遂上前一步言明来意,“孙家主,洪灾势不容缓,百姓便有劳孙家主照拂。”金桦打算今夜前去,来溪县已是两天,却是丝毫线索都无,实需加紧速度。

    坐于轮椅上的孙婉婉抬眸朝金桦看去,孙钱闻言开口,“殿下可是要亲往探寻?”待金桦颔首,孙钱方继续说道,“殿下心恤百姓,孙某定不负殿下所托,只是此行甚险,殿下还需小心为妙。”

    “多谢孙家主。”金桦俯礼拜别孙钱后便出院朝正院而去,彼时早已牵马等候多时的南容简见金桦随即上前置礼,“殿下。”金桦闻声接过筱瓸的马缰和南容简手中的赤剑,边走边将行事交代于南容简,待说完,已是行至到了孙府门口。

    跨门而出,此时月已渐起,南容简上前,“殿下当心。”金桦颔首套过马缰翻身便稳稳的落在了筱瓸身上,紧夹马腹,筱瓸随即前踢一扬便朝着前方奔去。一路顺着洪流沿高地而上,翻腾的洪水在斜月的辉映下泛起几丝波光。筱瓸健壮的马腿紧紧的踏于地上,待见到兵卒口中说的河流时金桦方翻身下了马。

    将赤剑悬挂于腰际,金桦拂着马鬃看向河流那处,“筱瓸,你且在此处附近候着。”筱瓸闻声从鼻中喷出一股热气,似是回应了金桦的话。金桦见此方勾唇笑了笑,转身朝河流那处行去,行了不过半里便看见了围于河流附近的淤地,借着皎月放眼望去,隐约看见那处往里的地方是柳条密布。金桦看着那处密柳架起轻功,几番点足略过淤地上的浮物,终是来到了那处被柳条覆盖住的地方。

    越往那处走,一个倚靠在树的身影便显了出来,待看清那人,金桦方驻足惊唤出来,“苏苏!”苏韵忱闻言睁开眸子看去,只见那红裳少女一脸欣喜的笑着朝自己奔来,放下环胸而抱的双臂,苏韵忱唇角不觉的勾起一丝笑,“嗯。”

    金桦小跑来到苏韵忱身旁,在此看到苏韵忱,金桦欣喜之余更觉奇怪,“苏苏为何会在此?”

    苏韵忱闻言抬眸朝天处的皎月看去,继而道,“赏月。”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突然起意到这来,凡间的赈灾一事本就与她无关,她亦可避开的。

    “啊?”金桦摸不着头脑的寻问出声,“赏月?来此处?”苏韵忱看着金桦傻傻的模样勾唇颔首,继而望向那处密柳,淡然的转移话题道,“你不着急了?”

    金桦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