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伍拾贰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伍拾贰章

第伍拾贰章

    不知是因着苏韵忱的话亦是她的靠近,金桦再次愣了神,她不是习惯性出神之人,却常在触及到苏韵忱之时慌乱不已。鼻间的气息随着金桦紧张的心绪尽力屏住,苏韵忱身后不时疾过的微风轻轻拂起她耳畔的碎发,扑向金桦的面庞。

    偶尔的发尖轻点睫毛,惹得金桦心痒不已,乖顺的放下手中拾起的配剑,金桦低下头,伴着苏韵忱身上清淡好闻的气息点了点头。苏韵忱这方颇为满意的起身,“护好自己。”顿了顿,继而道,“莫要挂心我,他们……无甚为患。”苏韵忱说罢便离开金桦朝一众弑兵走去。

    苏韵忱心知若是眼前这群人与自己动起手来,金桦定是不会不出手的。她非是轻瞧了她,却是这弑兵左右非凡胎肉体,二者悬殊已然可见。她心中是挂记着金桦的,此番便是断不忍让其受伤。况这些人,于自己而言,确是无关痛痒。

    双方对垒,随着苏韵忱的步子,周遭的一切亦渐自掀起阵阵灵修拨动之势。苏韵忱利落的拂袖现出长剑,众弑兵见此亦不敢懈怠,瞬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手中皆紧紧执着长戟对向苏韵忱。

    下一刻,只见苏韵忱淡然勾唇一笑,便是一个箭步朝众弑兵杀去。一时,林中刀光剑影,皆是兵器交碰的“呲呲”声。苏韵忱的动作极快,几个回合下来,弑兵已是倒下不少。

    立于一旁观战的金桦见苏韵忱占于上风方将原本紧张不安的心稍稍放下。金桦心想,虽适才苏苏所言极是轻松,可看着苏苏一人敌对面一众,她又怎会当真不挂心呢?

    “噗——”蓦地,一弑兵陡然从刀光剑影中负伤而败,弑兵唇角尚且浸着血渍,吃痛的跪于地上,一手执着长戟作为支撑,一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腹部。那处,已然被苏韵忱的长剑刺开了一条血口,若非领头的弑兵及时推开他,时下地上便是又加了一条尸首。

    苏韵忱侧目看向那跪地弑兵,继而拾起长剑打量着剑身的血迹,悠然叹道,“颇是可惜了呢!还……”顿了顿,苏韵忱反手将长剑收于背后,看向领头的弑兵,大有放过之意,“还,斗吗?”

    跪地弑兵闻声抬头朝二人看去。

    斗,或是不斗,从来都非是他们能选择的。领头弑兵看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首,心下一沉,对上那跪地弑兵的眸子,阴狠的神色随即从领头弑兵眸中划过,跪地弑兵领会的低下了头。

    阖上眸,领头弑兵却是再次收紧了手中的长戟,苏韵忱见势亦复将背后的长剑拾起。她已然是给过他们机会的,第二次,便是莫要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二者遂是再次斗了起来,跪地弑兵闻见那处的兵器交碰声方缓缓的抬头,目光所及却是金桦之处,随即收紧长戟,箭步朝金桦而去。

    彼时的金桦尚且细细的注视着苏韵忱的一剑一式,便是在那弑兵的长戟近要刺向自己之时,习武之人的敏锐让金桦余光一凝,一个空翻便将近在咫尺的长戟踢向了远处。

    自知已是无法置身事外,金桦遂是迅速执起了手中的配剑。那弑兵见金桦竟能躲去自己的偷袭,心下惊叹,想来亦是自己轻敌了。

    弑兵看着金桦执剑对着自己的模样,不时勾了勾嘴角,若是苏韵忱那般,他是断然斗不过的,而若是金桦这般凡人,便是就算自己身受重伤,亦是可以斗得的。弑兵复执起长戟,眨眼间便再次来到了金桦身前,金桦这方尚未看清那弑兵的动作,下一刻,手中的配剑便被长戟挑去了远处。

    配剑离手,长戟发力的余波已是震得金桦右手微微作抖,金桦吃痛的看着早已离手数米的配剑,她,已然是败了。

    那处,随着金桦的配剑落地声响起,苏韵忱方察觉到事态不对。与金桦交战的弑兵见势遂是陈胜追击,苏韵忱心下一紧,一个箭步便朝着金桦那处而去,心中只道这一众的阴毒。

    金桦看着眼前的长戟不断朝自己席来,她一面奋力躲避,一面亦是生出了吃力之态。便是在金桦一个喘息间,那长戟就直直再次逼了过去,适才的躲避已然耗去金桦大量体力,这一戟,更是直接让金桦腿下一软,连避的力劲都没了。

    巍凌的长戟逐渐在金桦眸中放大,金桦脑中瞬间闪过一个人,一瞬而过,快得连金桦自己都未有心绪细细思索。

    “寻死!”蓦地,随着一阵熟悉的声音从金桦耳畔落地,那直逼金桦的长戟已是被震得七零八碎。金桦错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苏韵忱。苏韵忱并未看向金桦,拾步走向那弑兵,原本戏谑的笑意随着脚下的步子变得异常阴沉寒冷,苏韵忱周遭的气压都好似低至了极点。

    弑兵畏惧的看着苏韵忱,双腿已是连迈开的力都没了,手中粉碎的长戟瑟瑟发抖的掉落至地,弑兵双眸惊恐,扬起脖颈抿了抿唇,欲吞一口唾沫。然而下一刻,一方扬起的脖颈已然一剑封喉,落地,便是尸首分离之态。

    苏韵忱静然的看着地上那面目狰狞的首级,心下却是一丝怜悯尽数未有。思及适才,苏韵忱便心有余悸,若非自己快一步,修法到家,那人怕是……苏韵忱不敢往下想,她一直觉得自己所见生死已是不在少数,死于自己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