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伍拾柒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伍拾柒章

第伍拾柒章

    六目相对,女童一手覆于木门,一手紧紧攥着怀里的一缕布料,布料微鼓,远远尚能见着热气,想必定是吃食了。女童一副护食的模样谨慎的盯着苏韵忱二人,带垢的小脸上尽显倔强与稚气。

    “你们是何人?来此作甚!”见二人于自己并无威胁,况是女子,女童遂壮起了胆子朝二人立着的方向走。

    苏韵忱二人闻言还未来及开口,身后的破庙内便跑出了三五个若女童年岁般的孩乞。

    三五个乞儿在庙内观量已是有一阵了,时下闻见那女童的声音方敢露面。“阿姐,阿姐……”一众奔出的乞儿同样各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围上进门的女童便眨着一双双大眼睛,笑着在女童身边手舞足蹈。

    “好了,好了,咯咯咯……”女童被一众乞儿惹得生痒,无奈的将怀里的布料摊开,一时,鼓鼓热气夹着菜包的香味扑鼻而来,引的一众乞儿口水不停。“给,小五子这是你的,小六子的……”

    女童兀自瓜分着怀里的菜包,全然忘却了时下正立于不远处注视这一切的苏韵忱二人。乞儿一得菜包便奔走到了一旁的台阶处开吃。

    须臾,原本满当当的菜包便被分得只余下了一个,女童看着眼前尚站着的小乞儿,那小乞儿已是瘦得不像话。“给。”女童将最后一个菜包递给了小乞儿。小乞儿名唤阿绿,因为年岁最小的缘故,所以每每都只得站在最外围,待年岁长些的乞儿得了吃食离开后方能进去。

    长此以往,本就尚在发育长身体的年岁便更是无法得到营养,身体愈发瘦弱。阿绿看着女童手中的菜包,眨了眨眼睛,遂抬眸看向女童,女童一贯的温柔笑着,让她甚觉心安,“阿姐吃。”阿绿覆上女童的手,将菜包推回给她。

    女童拾手摸了摸阿绿的小脑袋,轻唤道,“阿姐已吃过了,阿绿乖,这个是留于阿绿的,阿绿不是想早日长高,到阿姐这般吗?”女童说着拾手比划了下自己与阿绿的个子。

    思及上月阿绿方大病初愈,时下更是需补的,自己身子尚可,这些年也是早就习惯了食不果腹的日子,一餐两餐并不打紧,赶夜里多饮些水,总可饱腹的。

    阿绿闻言甚为怀疑的思索了片刻,女童看着小乞儿那较真的模样心下就生起阵阵暖意。“阿姐可莫……唔,欺瞒,唔……”

    蓦地,阿绿的口中便被一个香气扑鼻的菜包塞住,阿绿漾着星泪不住的眨着眸,心下只道:阿姐坏!

    女童见阿绿这模样随即笑开了声,阿绿拾手将菜包从口中取出,愤愤然的看着女童,颇为羞赧。女童复拾手捏了捏阿绿的小脸,“这菜包可是入过阿绿口中,阿姐颇嫌。”

    “阿姐!”阿绿闻言瞬时涨红了一张小脸,气呼呼的“哼”了一声转身便朝庙内跑了去。

    “赶紧吃了,莫要凉了。”女童望着小乞儿奔开的小背影,唇角微微勾起。阿绿并未再作话,待小乞儿的身形尽数没入庙内后,女童方想起尚在眼前的二人,随即隐去了笑意。“二位姑娘还在?”

    言下之意是责问苏韵忱二人为何还不走。金桦这方从适才的“闹剧”中回过神来,对上女童满目琳琅的眸子,“我二人偶到此地,对此处不甚熟识,多有打扰。”

    女童闻言内心的不喜瞬时抹去了不少,语气亦柔和了甚,“此处乃是徐州,出门便是徐州街集。”女童侧身指向木门,继而倦倦的收了手,道,“此处不该是二位姑娘该入之地,还是趁早寻个住处吧!”

    似这般锦衣华服之人,到我般街头行乞之徒之地着实不合。女童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终是敛去了心思。

    苏韵忱察觉到女童的话意,遂转了眸看向金桦,“这般出去恐是不妥。”苏韵忱拾手拂上自己后肩处被长戟划破的衣衫。

    “嗯!”金桦见势随即颔首,继而转头对着女童掏出几两碎银,“帮我个忙,这些都是你的。”金桦笑了笑,拾过女童的小手,将碎银放在了上面。

    女童看着手中“沉甸甸”的银子,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着这般多的银子,一双琳琅的眸子瞬时燃起了星光。

    这些碎银,该是能买得多少菜包啊?不,还吃甚菜包,该是吃肉包了,许久都未闻着肉味了。买了肉包,就皆够这群小家伙分的了。

    女童想着心下便觉得开怀,随即朝着金桦点了点头,“尽管说!”

    金桦见女童那笃定的模样,又是会心一笑,抬眸看了一眼苏韵忱,道,“喏,你便依着这般身形买件衣裳回来,皆是素雅些的好。”女童闻言朝苏韵忱看去,细细打量了一番。

    “该是再要一件。”苏韵忱接上金桦的话,“你也需换一件了。”金桦看向苏韵忱,苏韵忱顿了顿,继而对着女童道,“莫要女裳,依着我俩的身形要两件男裳。”

    毕竟在外,况苏苏尚有追兵再后,金桦想,佯装作扮总是好些的。

    女童亦不多问,她聪慧,大抵也知晓姑娘家在外行走毕竟多有不便,佯作男儿亦安全些。女童围着二人转了几圈,待再次细细打量后方颔首道,“稍等片刻,我去去便回。”苏韵忱颔首后女童便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