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陆拾肆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陆拾肆章

第陆拾肆章

    刀起肢落,董仲的双目已然变得嗜血。“审兄,你莫怕,我刀功甚好。”董仲蹲在王审身前,拾起满是浊血的手,攀上王审的下巴,“审兄,你就安心的去吧,你这般模样,我担心你会吓着云儿。”

    王审浑浊的眸对上董仲,在那一瞬眸中竟含满了泪。

    “嘁!”董仲甩开王审的下巴站起,复而双手高高举起那砍刀,犹如刑场的刽子手般放肆的嘲笑道,“审兄啊,我会好生照顾嫂子的,云儿的一切,我都会好生打理的,我们会很幸福的,定会幸福的,你在泉下,便好好看着罢!”

    “云,云儿……”

    咻——

    随着刀落,王审最后那句轻唤亦消失在了血泊中。董仲看着地上那颗圆滚的脑袋,久久不能回神。他,他适才是说话了吗?“哐当”一声,董仲手中的砍刀便掉在了地上。杀人了,这回当真是杀人了。

    董仲脑袋混沌的直个摇摆,“若,若他只是生的甚不治之症而已,那,那自己岂不是背了人命?不,不会的,他是怪物,是怪物,适才定是我听错了,听错了……”

    还未及董仲反应,王审那浸血的头颅中便爬出一只通体黝黑的百足虫,虫子穿过董仲的双脚迅速跑到了洞外,一出洞便燃起了阵阵黑烟。

    金桦与苏韵忱见此双双对视一眼,是蛊虫!

    “听错了,听错了……”蓦地,董仲的叫喊声拉回了二人的思绪,董仲疯也似的再次拾起砍刀,对上地上王审的碎尸不断砍去,口中含糊不清的说着甚,“错了,错了,都是你,都是你,啊……”

    苏韵忱见此眸子暗了下来,回头,金桦已是被董仲那架势引得欲要作呕,却是丝毫不知闭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苏韵忱跨步走到了金桦身前,拾手覆上了金桦的双耳,身子则将王审那处尽数遮住。

    她不知她们在赤蛇的灵识中还需待多久,想来若是不做些甚,这人儿怕是会傻傻的睁大双眸看许久。苏韵忱觉得,那样的场面,不适合她。

    直到熟悉的清香入鼻,金桦方回过神来,呆呆的抬眸看向静然的苏韵忱,耳畔静得只余自己的心跳。不知为何,金桦觉得,自己的心瞬间定了下来,开怀的朝苏韵忱咧了咧嘴。

    都这般了还笑得出来?苏韵忱不禁扶额,轻启薄唇,用唇语唤出两个字,苏韵忱说得甚快,似是故意不欲让金桦知晓。

    金桦见此将脑袋歪了歪,颇为不解的盯着苏韵忱瞧了半天,苏韵忱却不再开口。想来该是苏苏又嫌我笨了罢!明明见不惯那场面,却仍不知避。金桦在心中想着,可,可我那只是被震惊到了而已,才,才不是笨呢!

    “苏苏。”苏韵忱闻声看去,金桦继而道,“苏苏在,感觉甚安心。”金桦说罢朝苏韵忱复而笑了笑,露出皓齿白牙。

    苏韵忱随之慌神,金桦的字字,皆是落入她耳。这话,已不是金桦第一次说与自己了,可每每都不禁让她有片刻慌神,不论在何地,面对何事。

    随着金桦的那句话落,二人的周遭便逐渐涣散,须臾,二人眼前已变为了客栈那处。苏韵忱收回覆着金桦双耳的手。而原本悬飞于半空的赤蛇亦再次没入了金桦的右腕,金桦拾起右腕,“谢了,小东西。”

    红色的烙印随着金桦的话闪起一阵光,随即黯淡隐去。

    “苏苏可对蛊虫有所了解?”金桦开口,她想,那之后,徐州城内肆起的行尸,该是那被唤作‘董兄’的男子回城后引起吧。

    而蛊虫一说,顾名思义,便是将毒虫练成可听好命令的蛊,再放入活物体内,让其为自己所驱使,相传多是湘西一带极为阴毒的一种巫术。金桦亦只浅略听闻过,其中所包含的那些门门道道,她自是不懂的。

    苏韵忱闻言摇了摇头,她所知中蛊一说,但如这般进入人体,使之变为行尸,亦是第一次见。“不甚知晓,待明日天亮,便从那逃命回来之人探起。此番祸事,非是天灾。”

    那便是人祸了。金桦了然的颔首,看来,明日少不得走一趟那“董兄”之家了,不知,他那伤如何了……

    二人这方思索着,那方柴房内蓦地传来了阵阵撞门声。二人双双对视一眼朝柴房处看去。苏韵忱拂袖显出长剑,金桦同样执剑紧随其后。随着二人的靠近,柴房内的撞门声愈发激烈,颇有撞门而出之势。

    待近了,二人才看到那柴房门上紧紧架起的几块铜锁,铜锁随着其内的撞击声不断摇晃,已是欲开。二人心下生疑,却是还未及苏韵忱拾手碎锁,另一处便传来了掌柜夫妻的声音。

    “使,使不得,公子使不得啊!”男人快步上前挡在了柴门前。

    苏韵忱静静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看这架势,想必柴房内八成是染了蛊的行尸了,而掌柜两的反应,关着的,该是血亲。

    “嗄,嗄……”蓦地,一旁跪地的行尸突然嚎叫起来,打破了这僵局。

    手执烛台的女人闻声朝那行尸照去,待看清方大惊失色的往男人那退去,手中的烛台亦被打翻在地。

    金桦行至那烛台处,弯腰拾起烛台,复而走向女人,将烛台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