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捌拾贰章

第捌拾贰章

    “轻荷!”夜梓骁双眸震惊的朝着夜轻荷咆哮。影卫,面具便是命,落了真容,便是断命。夜梓骁怎会不知,他一家,便是死于父亲那不慎暴露之下。夜轻荷,这是要与自己,与影卫,断去一切啊!

    未做他理,待面具落于掌中,夜轻荷方再次开口,“梓骁,我……”夜轻荷顿了顿,继而道“我自入影卫来,承蒙大人与你,方活到了今日,大人于我,犹如再生父母,而你……”

    夜轻荷抬眸,“轻荷一直将你视为兄长。轻荷入影卫,自始至终只一个目的,那便是为爹娘、妹妹报仇。我今生所愿,早在四年前已了。此番,本是为了报大人当年的知遇之恩,可,我终究是……”

    “终究是未能完成大人所托。”夜轻荷继而道,“梓骁,我知你今日为何来,亦知晓自己在作何,我有负于大人,更有愧于影卫。今日,你便将我这条命带回大凉,王上那处,亦不会再难为了大人。这,亦算是我最后能为大人所做之事了。”

    夜轻荷说罢便拾手再次拂剑欲朝自己的脖颈抹去,夜梓骁见此一个凌步跃至夜轻荷身前,拾剑挑去夜轻荷几近脖颈之剑。夜轻荷愣神的朝那落地之剑看去。

    “我大凉影卫,至死,皆只会拾剑直指对手。”夜梓骁开口,拾步捡起那长剑,递给夜轻荷,“你若想死,那便堂堂正正的死于我剑下……”夜梓骁言及此眸子已是敛去,咬唇道,“就算死,你亦莫要辱了大人的教诲!”

    夜轻荷闻声心下一怔,接过夜梓骁递来的剑,复抬眸拾剑相对。

    两人两剑,刀光剑影瞬间在林中肆虐而起。一炷香的时间,胜负已是了然,夜梓骁执剑对着已是手无寸铁之人,那人眸中却带着久违的笑意,“梓骁,此番,该做了结了。”

    夜梓骁闻言剑身一颤,随即眸子一沉,沉默不语的拾剑朝夜轻荷脖颈拭去。

    然而下一刻,夜梓骁擦向夜轻荷脖颈的剑,随着一缕青丝垂下,夜梓骁收剑低眸,似是将久压的情绪尽数倾诉,“你走吧!自此,大凉影卫再无夜轻荷,世上,再无夜轻荷。”夜梓骁说罢转身凌步朝树梢而去,只是须臾便消逝不见。

    微凉的风在耳畔呼啸,夜轻荷盯着夜梓骁离去的方向久久难以回神。

    不知过了多久,夜轻荷方拾步将地上的面具与长剑捡起,跨步朝北月寨而去。

    而此时的北月寨,亦同样发生着一件蓄谋已久之事。

    “寨主,你可是还有甚话欲说?”堂下,月睿正佝偻着背死死捏住月宸的下颚,而月宸,已是毫无回手之力。月睿的身后,立着贺老三。

    月睿见月宸只是怒目盯着自己,并不说话,遂将月宸的下颚抛至一旁,转身跨步朝堂上的位子走去,“月宸,你可知,兄长我无时无刻不想着有朝一日能坐上这寨主之位。”月睿笑着落坐。

    “凭甚!凭甚你生来便与我不同!样貌、身姿,皆让你占尽了,就连,就连这寨主之位,那老家伙亦给了你,就因为我这模样当不得寨主吗?”月睿突而发疯似的指着地上的月宸咆哮起来,“既然你得到了本该是我的一切,那么如今,我便要让你尝尝得不到的滋味,老三!”

    贺老三闻言跨步朝月宸走去,手中执着一乌黑小瓶,月宸侧目看向两人,贺老三将小瓶扭开,掰开月宸的口,白色的药粉瞬间被倒入。

    月宸吃力的咳嗽了两声,却无甚有用,白色的药粉带着腥味,入口即化。不过须臾,月宸的六窍便渗出了黑色的血。月宸只觉心胸难以呼吸,“月,月睿。”月宸用尽力气看向堂上正笑着的人。

    月睿闻声笑道,“寨主可是还有遗言未尽?”

    “你,狼子野心!”月宸一字一喘,言罢已是无力。

    “哈哈哈哈!”月睿放肆的笑着,月宸这般垂死的模样,他可是日夜想着。

    蓦地,“咻——”的一声,堂下立着的贺老三便被一股力劲踹飞至远处的地上,背撞顶梁柱倒下。

    月睿震惊的起身,朝夜轻荷看去。夜轻荷跨步行至月宸身旁,拾手搭上月宸的脉搏,却是紊乱不堪,“寨主。”夜轻荷低眸面露难色的朝月宸看去,她本是来找月宸辞行的,她彼时带着目的入寨,时下,再无他依的她,亦不必再待于此了。

    适才发觉寨内异常,往昔寨堂皆是有重兵把守的,然今日却不同,夜轻荷遂觉不对,凌步而来,却正撞见这一幕。只是夜轻荷未料到,月睿竟会干出这般毫无人性之事。

    月宸艰难的移开夜轻荷把脉的手,摇了摇头,自己的身子如何,他是知晓的,这些年来,月睿让贺老三在自己身边使了多少毒,他不用算,亦大抵知晓毒至何地步了,便是,早已无救了。

    “霜霜……替,替我……”月宸紧紧的抓着夜轻荷的袖口。

    夜轻荷闻言细细的点了点头,而月宸,亦在看到夜轻荷颔首的那刻,断了气。

    “是夜轻荷,手弑寨主,欲占领北月寨!”蓦地,堂上的月睿突然反咬一口,指着堂下的夜轻荷大声道,而顺着月睿眸光而去的,正是立于门口的月霜霜。

    夜轻荷闻言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