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章_聚缘书屋

第壹佰章

    辰时,南容府。

    “爹,放下吧,这么多年了,如今的涪佑已不再是当年那般。百姓安居乐业,金瑞虽非一心为民,但确未有过弑杀之心,爹又何必被先辈的仇恨遮尽双目让这无辜的万民饱受战火?”

    “住口!简儿,你是我南容芤的独子,本不该如此,我南容氏的仇一日未报,爹便一日无法安眠。无辜?哼哼,当年我南容氏的祖辈又是何其无辜?然那时,可曾有人为我南容氏说上一句?简儿,爹自幼便将我南容氏背下的仇恨告与你,不是让你心生怜悯,怯懦的!你既生于我南容氏,便该时刻谨记这仇恨。道长已有安排,你速领兵前去,将那肯忠带上,怎么做,为父不必多言了吧。”

    南容简垂眸咬了咬牙,“爹,当真要这般吗?”

    南容芤看着独子低垂的头,摇了摇头,拾手覆上,“简儿,爹答应你,待此仇得报,爹便随你远离这是非之地。”

    南容简的眸中浸满了泪,“爹,道长何故要苏姑娘?”咽下眼泪,南容简终是仰头问了出来。

    “此非你该问之事。”南容芤闻言随即背手转身,“简儿,家恨当前,你不该如此深陷儿女情长……”南容芤忘不了,那日得了金桦回朝消息匆匆赶回的南容简,在入宫后便宛若丢了魂,知子莫若父,他怎会不知南容简心中之意,便是彼时在太和殿见到苏韵忱的那一眼,南容芤就深觉此女非凡。

    “去吧!时辰差不多了。”

    南容简闻言攥了攥拳,转身拂袍朝门外去。

    ……

    拉回思绪,南容芤看着苏韵忱的眸尽是愤然,拾起的剑不断刺去。苏韵忱长剑作挡,南容芤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将军,在剑术上全然不若彼时苏韵忱交手之人。

    苏韵忱与南容芤及兵军在持剑缠斗,金桦与肯纥那处亦是漫天飞箭,肯纥大腿中箭,遂只得吃力挡箭,金桦的体力亦愈发跟不上。

    凌空疾驰的箭雨不曾停歇,一箭而下,肯纥难持的手终是坠剑而下,沉重的身子亦随着心口那一箭倒下。金桦愤然的睁眸朝肯纥看去,一箭再下,便是擦着金桦的脸颊而过,留下一道浅浅的血口。

    金桦咬牙朝苏韵忱看去,心中尽是悔恨,若非自己一味程勇而来,一切亦不会发生。金桦拾剑再次作挡,悬转的箭皆自盯着一个目标而来。只半柱香的时间,金桦周身便擦满了横驰而过的箭留下的血口。

    喜色的袍子被撕破,渗出鲜红的血渍。只身难抗万箭的金桦不时吃力的单膝跪在了地上,悬空的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朝跪地之人而去。

    蓦地一阵马鸣扬蹄驰来,将一众大凉兵军踏在了地,筱瓸马身一侧,挡在了金桦身前,万数的箭随即伴着筱瓸倒去。金桦悲痛的看着筱瓸浸血的马身。

    右臂中箭,赤羽坠地,“哐当”一声将苏韵忱的目光拉了回来。苏韵忱双眸惊骇的看向金桦,远处的箭同眼前的剑同时落下,苏韵忱凌步生生抗下南容芤砍来的那一剑,后背瞬间浸满了红。

    拾剑将金桦身前落下的箭挡去,苏韵忱拂袖收回长剑,欠身将跪地的金桦拥入怀,万千的箭触光而落,一个光圈将二人包裹。

    金桦拾手拦上苏韵忱的背,入掌尽是血,松开苏韵忱,金桦双眸挂泪的看着苏韵忱,“对不起苏苏,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

    苏韵忱满目柔意的笑看金桦,摇了摇头,拾手将其面庞的泪珠拭去,遂覆上了金桦面颊那道血口,“桦儿生的这般标致,若是破相,我可不要了。”

    随着苏韵忱的话落,阵阵灵气便顺着苏韵忱的指尖传入了金桦周身,金桦身上的伤口缓缓密合,恢复如初。右臂穿过的箭“咔哒”落地,伴着外处又一羽箭将光圈击溃。箭羽带着阴沉黯淡的黑迹。

    “苏苏!”疾驰的箭周数朝着苏韵忱背梁而入,金桦痛心疾首的将苏韵忱的身子护在怀里。

    楼阳暗角处的青提子见此方睨眸隐去了身形,苏韵忱回眸朝那处看去时,已是除了拉弓的影卫不再有人,箭还在飞驰,对着二人。金桦的泪低落在苏韵忱的掌中,化作无声的哽咽。

    蓦地,一阵白光陡起,金桦怀中的人儿便伴着一道刺眼的光凌空而上。

    ……

    金桦再醒来时,已是三日后,换下喜袍,离开了东门。

    “殿下!”青提子抬眸朝榻上方醒的金桦走去。

    “苏苏呢!”回过神来,金桦方摇晃着脑袋从榻上支起,看见青提子,忙攀上了他的臂。

    金桦时下所在之地,乃是临城数里外的一处别院,院中除了青提子与金桦,再无他人。

    青提子闻言敛了眸,摇了摇头。

    金桦见此心下一滞,忙下榻穿鞋。“现下是何时了?”

    “殿下已昏了三日了。”青提子扶住金桦。金桦手中的长靴一顿,眸底尽是雾气。

    苏苏……

    “道长,你定有法知晓苏苏在何处,我求你,求你带我去,我求你……”金桦说着便欲跪地。

    青提子忙欠身扶起金桦,模作为难,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