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壹拾贰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壹拾贰章

第壹佰壹拾贰章

    苏韵忱置于沈玖画脑后的手消无声息的放了下来,沈玖画的双臂已是化为主动支在苏韵忱的榻前,眸底尽是那人阖起的眉眼。心脏在跳动,喜雀在鸣啼,玹璃城内,彩蝶夏蜓在飞舞。

    沈玖画的意识渐自溃散,忘情的吻消无声息的开始,带着二人皆有的情愫。苏韵忱微阖的眸子渐自睁开,静静看着身前的人儿。

    桦儿……

    苏韵忱心潮波荡,舌贝的动作徐徐而止,唇角尽是笑意。

    沈玖画微微蹙起了眉宇,似在对苏韵忱突然停下的动作略生不满,然而下一刻,睁眸便看见了正眉眼弯笑盯着自己的苏韵忱。

    脸庞的绯意瞬间袭来,沈玖画随即起身离开了苏韵忱的唇,轻“哼!”一声将眸转向了榻外。心中已是羞煞万分。

    混蛋苏韵忱!可恶!明明是你先开始的,怎么搞得最后像是我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啊啊!可恶,混蛋!不过……

    沈玖画想着,下意识的拾手覆上了自己的唇,触手尽是那人残余的温暖,沈玖画的心再次飞跳。这,就是心喜吗?沈玖画唇角挂上了笑。

    虽然同苏韵忱亲吻已不是第一次,但彼时在那竹屋外,沈玖画虽亦会心跳不止,亦会眷恋,但于苏韵忱,多是记忆深处的那份感觉使然。而适才,是沈玖画全然不同的感觉,她知,那是属于她的意识。

    而这一次,沈玖画的眸中,闪过的不再是零碎的画面,而是真真实实的自己。

    “玖画这是尚在回味吗?”苏韵忱满是调笑的声音突而从沈玖画的身后传了过来。苏韵忱将一手支起,放于头下,笑看着那人拾手覆唇的模样。

    从那个角度看去,沈玖画耳畔的红,尽数落于苏韵忱眸底。

    沈玖画闻言更觉羞恼,嗔怒的又是一声轻哼便欲起身,“不理你了!”

    苏韵忱却是快一步拾手环住了沈玖画正欲站起的腰身,柔情的双臂在沈玖画的腰间紧紧环绕,让沈玖画留恋。“莫走,玖画陪我再睡会儿可好?”

    沈玖画拾手低眸将手覆在了苏韵忱温凉的手背上,眸底尽是柔情,“好。”

    榻上,苏韵忱静眸睡于榻内,一手紧紧握住身侧躺下的沈玖画的手。沈玖画侧身对着苏韵忱,掌心尽是温暖。

    沈玖画抿了抿唇,终是问了出来,“你之前,可是受过甚重伤?”沈玖画眸底尽是担忧。

    苏韵忱闻言阖起的眸子缓缓睁开,转眸朝沈玖画看去,轻轻的拾手覆上那人的面庞,“莫想了,我无碍的。”苏韵忱回了沈玖画一个“放心”的笑。

    沈玖画拾手覆上了在苏韵忱面庞的手背,“当真?”

    苏韵忱微愣,眸前似闪过了彼时金桦的模样,“自是真的。”苏韵忱敛眸转身,将沈玖画揽入怀,飘向远处的眸子却是渐自黯淡。

    自那日被青提子取去龙角,又同其交手后,苏韵忱的伤便是反反复复,从未好尽,犹如裂开的洞,不论往里处添多许灵丹妙药,法修,皆无法复原。

    思及那妖道,苏韵忱的眸子更是顷刻冰霜。她不知当日那妖道最后逃去时所言究是对桦儿下了怎般的阴手,让桦儿宛若变了一人,似她,又不似她。

    沈玖画未再发问,平稳的呼吸渐渐在二人身间萦绕,不知何时,二人已是睡去。

    直到巳时六刻,屋外突而传来的一阵敲门声方将二人的睡意惊去。沈玖画闻言蹙眉,睁眸,已是醒来的苏韵忱。沈玖画将置于苏韵忱腰间的手收回,起榻,“我去看看。”

    话落人已是起身。沈玖画跨步行至屋门,略略开出一道门缝,放眸朝屋外望去。

    来人是一身着锦袍的女子,女子面色冷然,腰挂配剑,见沈玖画便是俯身作揖,“沈姑娘早。”

    沈玖画睨眸谨慎的朝女子看去,继而回眸,便看见了已是行来的苏韵忱。沈玖画将屋门拉开。

    女子复向苏韵忱俯身作揖,“苏姑娘早。”

    苏韵忱朝女子打量了一阵,看着扮该是宫中人,“姑娘有何事?”

    “女君见今日日头甚佳,遂派在下前来,欲寻二位姑娘一游,以尽地主之谊。”女子闻言这方道出了来意。

    二人闻言双双对视一眼,沈玖画转眸笑道,“既是曲姐姐相邀,还有劳姑娘稍待片刻,容我二人稍作梳理。”

    “二位姑娘请便。”女子说罢便俯身作揖下了楼。

    合了门,苏韵忱便上前揽住了沈玖画的腰,将下巴轻轻置于沈玖画的肩上,入眼便是那人白皙的脖,“曲临风好生讨厌,扰人清梦。”

    温热的气息扑颈而来,沈玖画笑着拾手覆上苏韵忱的臂,带着苏韵忱的步子往妆奁处去,“曲姐姐亦是好意,我二人到此,已是叨唠。”沈玖画转身拉起苏韵忱的手,眸中瞬间染上担忧,“你身子可好些?若是……”

    “好些了。”苏韵忱闻言截住了沈玖画的话,将她的手置于自己脸庞,摇着头,“嗯~玖画要抛下我独去吗?”

    沈玖画闻言无奈的笑了笑,“哪有!你莫要多想,我适才是欲说,若是你身子尚有碍,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