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贰拾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贰拾章

第壹佰贰拾章

    娇儿颓败的后退了两步,喉间一刺,随即便是一股浊血落地。

    “道法自然,姑娘断莫再寻邪道。”竹榷将小布袋燃成灰,方转眸看向娇儿,“道正,方得修。邪道非道,所言皆离不得心。”

    竹榷转眸朝曲临风与叶宿雨看去,“得得舍舍,亦皆是注定。姑娘又何必执着。”

    娇儿吃痛的拾手捂住胸口,转眸看向相拥的曲临风和叶宿雨,心中尽是郁结。

    叶宿雨平静的眸子于她,自始至终,从未有过波澜。

    “哈哈,哈哈哈……”娇儿痴笑的低眸摇了摇头,暗叹自己荒唐。

    偶得修为化身成人,这数月来,纵使历尽人间情爱,却丝毫未明其中所以。就连这修为,亦是邪道。

    娇儿收回眸子,朝竹榷看了一眼,随即转身朝林中离去。

    直到娇儿颤抖单薄的身子尽数离去,沈玖画方眸中尽喜的攀着苏韵忱起身朝竹榷行去。

    苏韵忱欠身环住沈玖画。

    “师父。”沈玖画眸中染尽了泪珠,上前便朝竹榷跪地,“师父,我是玖画啊!”

    苏韵忱闻言一怔,同样一惊的,还有竹榷,竹榷将沈玖画扶起,“快,快起。”

    竹榷看着沈玖画,思索了片刻,随即掐指颔首,“算算时辰,亦该是……”竹榷转眸看向苏韵忱,点头一笑,“苏姑娘。”

    苏韵忱朝竹榷俯身作揖,虽不尽明晓适才发生的一切,但苏韵忱只觉竹榷此人甚是高深,她只希望,此人能助玖画,亦是助桦儿。

    沈玖画焦急的看着竹榷,那日霖潇门的幕幕,再次回荡在沈玖画眸前,无不让她后怕。“师父,您怎亦会在此?那日那妖道,可是将您……”

    “天机不可泄露,姑娘,还且慎言。”竹榷笑着打断了沈玖画的话,朝她点了点头。

    沈玖画闻言一颤。

    姑娘?难道师父不识得自己了!

    “姑娘莫惊,机遇到时自会到,本道既来日与姑娘有份师徒缘分,那便是天机。姑娘此番至此,定是颇为迷惑。姑娘稍后且随本道来。”竹榷笑着解释道。

    沈玖画这才明晓竹榷话中之意,思及这几年自己所历,确是尽数不同于自己原本的那个修界。沈玖画咬了咬牙,颔首作揖,“但凭师父所言。”

    末了方抬眸正色道,“在下,霖潇门,沈玖画。”

    “咳,咳咳……”竹榷闻言倒嘴的一口酒不慎喷出,心道:罪过罪过,天机啊!天机啊!这孩子,哎~

    沈玖画不解的看向竹榷。

    竹榷朝沈玖画摇了摇头,随即看向苏韵沈,“苏姑娘此番,亦随本道来罢。”

    苏韵忱顿了顿,转眸朝沈玖画看去,随即颔首作揖,“是。”

    得到答案,竹榷方跨步行至曲临风与叶宿雨两人处。两人见此忙忙俯身朝竹榷抱拳作谢,“叶宿雨(曲临风)多谢道长相救。”

    “不必多礼。”竹榷笑着点头,继而在曲临风身上打量了一阵,“玹璃女君,果真不凡。”竹榷笑着继而道,“女君可想知晓,这玹璃先女君之事?可想知晓,她那番离去后,又去了何处?”

    曲临风闻言一怔,抬眸惶惶的朝竹榷看去,随即低眸咬紧了牙。

    那人如何,不早在二十三年前与自己无关了吗?她的事,她欲去何处,又与自己何关!

    “临风……”叶宿雨心疼的拾手覆上曲临风颤抖的肩。

    曲临风闻言朝叶宿雨看去,轻摇了摇头,对她回了一个“无碍”的眼神。曲临风转眸朝竹榷看去,抱拳道,“道长好意,在下心领,只是……”

    “哎,女君且慢!”竹榷拾手压下了曲临风的臂,继而转眸看向叶宿雨,“此事,不止关乎先女君一人,亦是,涉及叶将军先慈。二位姑娘,还是好生思索再回本道。”

    竹榷说罢便转身举起酒葫芦又是仰头一口。沈玖画看着竹榷放肆饮酒的模样,眉宇微蹙。

    她的印象中,师父从来皆是滴酒不沾的,平日里就算是霖潇门有要事,师门上下尽数举杯,师父亦不曾饮酒。

    难道此人,当真不是师父?沈玖画心中愁绪万千,可此人周身的装束,就连所用的修术,的的却却是我霖潇门所有。细看,师父的模样亦未有多变。

    叶宿雨闻言不解的看向曲临风。

    涉及娘?难道是同当年娘遇害一事有关?

    曲临风对上叶宿雨的眸子,心下尽软,随即拉着叶宿雨上前,“还望道长相告。”曲临风朝竹榷再作揖。

    竹榷看着眼前的两人,笑着点了点头,“如此,尔等便随本道一同来。”

    说着,竹榷便跨步往前,四人双双一前一后跟在竹榷身后。竹榷将四人带至了西海的近岸,拾起手中的酒葫芦抛向空中,酒葫芦一悬至西海上空,空中便显出一道七彩祥云,祥云一路延伸至五人所立之地。

    曲临风见此眸中一怔,思绪回到了幼时——

    “临风,终有一日,你便是我玹璃的女君。玹璃历任女君皆守着一个秘密,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