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贰拾贰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贰拾贰章

第壹佰贰拾贰章

    青风山溪涧的轻风拂面,抚动着两人的心弦,盘旋而落的红叶舞舞蹁跹,肆意的洒在见不及头的石阶上。苏韵忱回头朝初落音看去,不知为何,竟在初落音眸中,看到了一丝情愫,这情愫浅藏眼底,恍然而逝。

    “初姑娘。”苏韵忱轻声唤了一句,虽不知初落音想起了甚,但大抵是触及了她最温柔的一寸心田。

    初落音闻声好似恍如隔世,万般情愫隐去,终化作了唇角的一抹笑意,“在下失礼。”初落音朝苏韵忱作揖,苏韵忱回揖,继而转眸看向远不见头的石阶,苏韵忱顺着初落音的目光看去,不及片刻又闻其道,“青风山乃我天星天地灵气最甚之处,往昔亦是弟子满山。”

    说到此,初落音眸中便闪过一丝苦涩与无奈。

    往昔?如此说,现下该是不似那般了。苏韵忱想着,再而看向这周遭的一切,确是甚久未有人经过之样了。苏韵忱不经疑问,“初姑娘此话怎讲?”

    “有道是:物极必反。”初落音见苏韵忱不解,遂解释道,“苏姑娘有所不知,往昔,正是因这满山的天地灵气,惹得天星一些方入道的弟子道心不稳,妄图一蹴而就,而这山间以此生息的兽类因着愈发多的人迹,家毁尽亡。”

    “那段时日……”初落音低下眸,抿了抿唇,转而道,“师父作为这青风山之主,自是责无旁贷,遂施法封了山。”苏韵忱细细听着,初落音边说边跨步越过了那道石碑,随着初落音脚尖踏上那石阶,初落音周遭便瞬间虚化出一道淡淡的光芒。

    光芒将初落音的周身浸透,直到初落音的整个身子落入石碑那处方消逝。苏韵忱眸中一愣,显是被眼前之境诧异。

    “这,便是师父当年封山之界。”初落音继而道,“自此,若是入山,经过此处,便会暂且封住体内的修为,在这山中,便只如一凡人无异。”苏韵忱闻言这方了然的颔首,心觉这便说得通为何此处现下鲜有人迹了。

    只是不知,这青风山被封后,可是尚能纳取天地灵气?

    初落音见苏韵忱了然,遂笑了笑,对着她俯身一揖,“苏姑娘便在此处稍待,在下且去回禀师父。”初落音说罢便欲转身朝石阶而上。

    苏韵忱却快一步开口,“初姑娘且慢。”见初落音止下了步子,苏韵忱方继续道,“在下有幸亲临天星,既至初姑娘尊师门邸,在下唐突,望前去拜会。”苏韵忱眸光整肃。

    初落音望着苏韵忱,顿了顿,方笑着颔首,“如是,苏姑娘便同在下一道罢。”初落音侧身朝苏韵忱作了一个“请”势。苏韵忱籍着那道虚光踏上石阶,体内瞬间阵阵清明,不止伤势,就连彼时若隐若现的魔障一并不见。

    苏韵忱拾手打量了一番,周身已不见丝毫修为,当真宛若凡人一般。

    初落音看着苏韵忱,笑了笑,跨步朝石阶而上,“苏姑娘无须多扰,待出了那结界,修为便会恢复。”苏韵忱颔首跟上初落音,“有劳初姑娘。”

    两人一前一后而上,虽是凡人之躯,但奇怪的是,攀上这万千石阶却丝毫不觉疲累,反而随着入山深去,周边已能细细碎碎感受到缥缈的灵气,灵气由石阶一半往上,愈发累积。感受着这天地灵气,虽未打坐吐纳,亦是心身轻快。

    “师妹。”耳边突然传来一童子之声,童子随着话落已是飒飒落步在了两人身前,显是从石阶旁的密林而来。童子双眸清明,见到苏韵忱,便是一番好奇打量,“在下乐樊禹,青山风座下大弟子,姑娘有礼。”乐樊禹朝苏韵忱作揖。

    “大师兄。”初落音恭敬的对着乐樊禹施了一个师门礼。

    苏韵忱同样朝乐樊禹看去,只见来人一副孩童模样,却是两袖清清,一头银白的发束起,落在小小的袍上,显得甚为恣意。“乐道长有礼,在下苏韵忱。”苏韵忱不知这童子修为如何,在这结界中,亦是看不出的,但从适才乐樊禹来时的步子来看,此人修为当是上佳,况还是这青山风座下的大弟子,自是不可小觑。

    哪知苏韵忱这边方拜过礼,那边的乐樊禹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露出的两颗小虎牙将其稚气的模样映得愈发可爱。“苏姐姐无须多礼,唤我樊禹即可。”乐樊禹笑嘻嘻的道,“道长道长的,倒是正将我唤老了。”

    乐樊禹佯气的嘟了嘟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凑到苏韵忱身前,“我这般甚老吗?”乐樊禹扑闪着一双清澈的童眸,若是旁人看去,自会当其不过七八岁的孩童。

    然苏韵忱岂非平常人,苏韵忱闻言下意识的抽了抽眼角。

    “大师兄!”初落音适可而止的出声和止住了乐樊禹,她亦觉得无语,生怕乐樊禹再这般下去,自己同苏姑娘该是想揍人了。真是的,惯会整些装嫩的法子,若非自己深知大师兄秉性,还真是受不得他这模样。

    “何止老,都几百岁了,还想怎!”初落音跨步将乐樊禹拉开,笑着朝苏韵忱作揖,“失礼了,还望苏姑娘莫怪,师兄他素来这般惯了。”说着,初落音便回眸朝乐樊禹瞪了一眼。

    乐樊禹亦不恼,只笑笑的佯作大人般凌空与初落音平齐,颇为苦心的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