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贰拾叁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贰拾叁章

第壹佰贰拾叁章

    “是。”初落音看着川溪枫的背影,在月日的辉映下竟显得有几分虚幻,这个背影,她望了数十年,从尚是稚子到挥剑修道。往昔的岁月在眼前闪过,带着初落音的记忆,亦……带着川溪枫的一娉一笑。

    不知为何,这样的师父让初落音心中生出一抹局促与难受,好似师父在下一刻便会离自己而去般。初落音心中竟生出了一份想要上前抱住川溪枫的冲动。

    “嗯。”回答初落音的,只有川溪枫久久而来的一个字。川溪枫挥了挥手,不曾转身,“去罢。”川溪枫说罢便拾衣坐在了亭台上,眸子怔怔的盯着那处池塘。

    初落音朝川溪枫看去,良久方朝川溪枫拜了一礼,“师父,酒,还是少饮……”初落音不知说些甚,川溪枫未再回她。初落音顿了顿,复拜礼退了去,苏韵忱看了一眼川溪枫,终是转身随着初落音离开。

    两人离开后,川溪枫方恍如隔世,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玉足轻点,将躲在荷下的鱼儿惊得隐没在了池中。心脏处猛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心疼,川溪枫忙拾手覆上了心腔,几缕微风拂过,将川溪枫额间鬓角的冷汗吹尽,却不过须臾,又是薄薄一层汗珠。

    川溪枫拂袖,一个酒葫芦便落在了掌中,川溪枫拔下酒塞,仰头便饮,汩汩烈酒顺着川溪枫修长白皙的脖颈抖动间落入腹中。酒劲渐渐上头,将心脏处的剧痛压下,川溪枫右手握着酒葫芦,朝后躺去,空中点缀着几颗繁星,在川溪枫的眸中却显得虚幻。

    往昔的记忆涌上心头,川溪枫的嘴角渐渐弯起,左手虚无的朝着那远不可及的星光而去,指尖不断描摹着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

    寒风凛然,冰光恣意,甬长的炎冰洞内一片冷白,周遭皆是凝固而起的冰柱,布于甬道,冰柱由地下而起,顶尖底圆,在冰面的相互反射下赫然可见刀刀利光。洞底是万丈深厚的冰层,洞顶却是薄薄燃起的火滋。

    火滋与寒冰交融,二者相生相息。洞顶不时落下几滴璀璨的水珠,水珠落地便没入了寒冰,凝成了圆润饱满的冰晶。

    叶宿雨将肩后的披风摘下,反手披到了曲临风的肩上。两人之前是步履蹒跚的老者,老者仙衣款款,一双满是岁月沧桑的眼眸周围布着厚重的皱纹,佝偻的脊背下却是稳然的身躯。老者走得不快不慢,似乎对这炎冰洞内的一切无感。

    曲临风感觉到肩上突然多出的披风,停下正置于身前哈气的双手,转眸朝叶宿雨看去,欲将披风取下。叶宿雨却快一步握紧了披风,“临风你不似我常年习武,受不得这寒气,莫要取下。”

    叶宿雨的眸中带着不容置疑的神色。本是出城作游,又逢炎夏,曲临风自是身着单薄简便,时下在这炎冰洞内,自是比不得习武之人耐寒。若非这洞顶尚有星星之火,怕是早便寒气入体。

    曲临风闻言笑着颔了颔首,却是走近了叶宿雨,轻挽起了叶宿雨的手臂。两人相依偎总好过一人独行受寒。叶宿雨眸中尽是怜爱,将曲临风单薄的身子往怀中护了护。

    两人随着老者一路穿过万丈冰封的甬道,停在了一处冰洞前。冰洞被一块厚重的冰门封住,看不见其内的景象。而炎冰洞亦从这一处生了变,洞顶不再是燃燃而起的火苗,换上同样是冰层的洞内瞬间愈发的冷了。

    曲临风的面色已渐渐有些发白,唇间更是微微发紫,叶宿雨尚且吃力的坚持,满目尽是心疼。老者恰时的在冰洞前转身,作法将两人周遭罩上一层护盾。护盾瞬间将两人周遭的寒气隔离。

    “女君,叶将军,炎冰洞到此,便是步入了炎冰两重地界。我等欲去的,乃是这冰洞,女君与叶将军凡人之躯受不得这冰洞万年的寒气,有得这重护法,二位在这冰洞便暂可畅通。”老者抚须缓缓道来。

    叶宿雨同曲临风闻言双双俯身作揖,“多谢道长。”

    曲临风道,“不知道长带我二人来此是为何?”曲临风转眸朝四下环顾一圈,此地除却万年寒冰便再无他物。与冰洞相对的,是百里外那沸腾而起的火焰,火焰之上架着一座摇摇晃晃的链桥,不时有几簇火苗从火海内跃起,燃烧在链桥之上。

    自曲临风二人随着老者同沈玖画与苏韵忱分开后,老者便一路无言的领着她二人出了宫宇,来到这炎冰洞。

    老者拂袖挥了挥,示意两人不必这般多礼,抚须道,“数年前,玹璃的前任女君不惜启用禁制开启我天星结界。”老者说着便转身对着那冰封的洞门作法。

    厚重的冰门在老者的法术下缓缓向左移动,顷刻间,原本寂寥无声的炎冰洞内便摇摇而震。洞顶的冰柱被连带的震动折断,根根朝着地面坠下,叶宿雨见势眉宇一蹙,拾手挽起曲临风的腰肢朝一处不被波及的地方跃去。

    叶宿雨将曲临风尽数揽入怀中,一手穿过曲临风的背将其耳捂住,另一只耳则紧紧的贴在叶宿雨的身前。怦然有力的心跳隔着叶宿雨的衣裳传入曲临风的耳中,让她觉得心安。

    冰柱坠地,相互撞击,将原本地面的冰柱敲断不少,地面上一时尽是碎冰渣,大大小小,晶莹剔透。而老者作法推开的冰门,亦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