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逆仙gl_第壹佰贰拾肆章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其他小说 > 逆仙gl > 第壹佰贰拾肆章

第壹佰贰拾肆章

    随着老者的动作,映入二人眼前的,是一圆潭,潭亦结满了冰,潭中突出一台,台上立着两块厚厚的冰方。冰中阖眸静立着两人,纵然隔得不近,叶宿雨还是一眼便辨出了那熟悉的红盔。

    叶宿雨只觉双手一抖,足下发软,松开曲临风,双目怔然,满心难以置信的摇晃着步子朝那被冰封的红盔之人行去,直到触及冰块,叶宿雨方惊诧未定,拾手覆上那寒冷的冰块,叶宿雨猛地上前环住那冰块,双膝一跪。

    “阿娘——”

    曲临风对叶宿雨娘亲的印象并不多,在她仅有的儿时记忆中,叶宿雨的娘亲就如自己的母上一般,总是见不到几面的,她只模糊记得那缥缈的一席红缨盔甲,就如她的宿雨般。曲临风抬步朝潭中台行去,随着脚步的靠近,叶宿雨身旁的另一块寒冰缓缓的落在了曲临风的眼底。

    两块寒冰相对而立,冰封之人宛如沉睡般。

    曲临风拾手朝着寒冰而去,手臂竟是一阵颤抖,直到刺骨的寒冷触及肌肤,曲临风方恍然一惊,咬唇后退了两步。

    “数年前,玹璃上任女君以禁制开启我天星结界。”老者的话随着他沉重的步子从两人身后飘来。“所来,仅为一人。那人,便是叶将军的先慈。”

    叶宿雨闻言转眸朝老者看去,满心的疑问终是在撞见曲临风的那幕化为了一汪潭水。玹璃女君的服饰,叶宿雨怎会不识得?纵使过去这数十年,但当年先女君告诫自己时肃重的眉眼,是她不曾忘的。

    “临风。”叶宿雨起身收回情绪,拾步覆上了曲临风的肩,将她带到了老者对面,作揖。

    阿娘明明早已入葬,这是那时尚小的她在阿爹的怀中亲眼所见的,可为何又会在此?当年到底发生了何事?先女君不惜行剔骨之法,融心头之血以开启天星结界,可是为了阿娘到此寻复生之法?

    叶宿雨思索着这些事,眉宇微蹙。

    老者的话不止让叶宿雨,更是让曲临风哑然。她不曾想过当年那人竟是为此离开,这些事,对于那时尚且年幼的她,是丝毫风声都不知的。老者抚须看着两人沉思的模样,寥寥叹了一口气,拂袖道,“这复活之术本就有违天道,逆天而行,实属荒谬。当年玹璃上任女君动用禁制后本着凡人之躯,遂是重伤累累。”

    随着老者的话,一道金白的光芒便于老者拂袖间在冰洞散开,四下的冰面经过施法,于潭台上现出一人。老者作法后便转身朝着洞外而去,“此为当年老夫允诺先女君之事,此般,亦是了愿了。”

    曲临风和叶宿雨看着潭台中乍然出现的一抹虚影。虚影仍是曲临风记忆中那人的模样,这些年来,丝毫未曾变过。虚影看着两人,缓缓行近,落于曲临风身前,眉目间尽是笑意,“临风。”虚影朝着曲临风开口,言语中尽是不舍与疼惜。

    叶宿雨拾手牵起微颤不已的曲临风,轻握了握。曲临风感受着身旁之人带来的心安,亦是心晓这眼前人不过是一抹虚影,那人的一切,早在数年前,便葬在了此处,冰封了起来。曲临风拾手朝虚影而去,手在触及那虚影之时却径直穿过。

    虚影被猛然的外力挥散,少许方再次凝聚,道,“临风,作为娘亲,我从未给予过你片刻为母之爱,作为玹璃的女君,我亦从未做到一心为国。我此生,妄为人母,妄为女君。自我知晓这复活之术真假后,便不再奢求任何事,但我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你。临风,你断莫如我这般,你要开心,要活着,感受这凡尘之美。”虚影逐渐变得暗淡。

    曲临风一直默然的听着虚影的声音,唇瓣紧咬。你以为你是谁,凭甚!凭甚!我不开心,我从不开心,你回来,你回来啊!曲临风的心声终是没有说出口。

    “临风,我要走了。”虚影笑着看向曲临风,“有宿雨在你身边,我亦……”

    叶宿雨闻言乍然抬眸,然而那最后的话却随着虚影的消散截然而止。曲临风惶然的松开叶宿雨的手,上前想要抓住什么,却只余缥缈的空气。“当年的离开,我不能原谅你,你未好好活着,我亦不能原谅你,你说放不下我,可你为何要离我而去……我不原谅你啊!”

    曲临风的诘难与咆哮随着最后一句浅浅淡淡的“阿娘,你回来。”画上句号。

    叶宿雨上前扶住曲临风,曲临风双手紧紧攥着叶宿雨的衣襟,泪水顺着脸庞留下,浸湿了两人大片的衣衫。叶宿雨转眸朝潭台中那两处对立而站的寒冰看了一眼,方转身将曲临风往洞外领去。

    两人离开后,寂寥的冰洞内走出了红缨盔甲的女子,女子笑着牵过锦绣华服的女子,两人策马消失在了一道虚渺的白光内。

    一片猩红煞景之下,泠南烟看着远处策马奔来的两个女子,两女子在穿过层层叠叠的朱色云雾那刻双双化为了星点白光。白光没入那朵跃着红光的彼岸花花蕊中,泠南烟拾手施法,道道幽冥之光笼罩在那朵彼岸花花蕊上,饱和,收拢。

    然而彼岸花中猛地从内/射出一道金色光芒,金光与泠南烟掌心而来的幽冥之光不断碰撞,交缠。泠南烟似是未料及这陡起的变故,双眸一骇,加紧了掌心的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