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离开寒水寺/p

无尘收拾好自己的僧袍鞋袜,带上仅有的几个铜板,系成包裹,离开了寒水寺,自下山去了。/p

超度的梵音在山巅缭绕。/p

无尘没有回望,眼神逐渐变的不悲不喜。/p

监寺要处置他,却找不到证据证明是他导致忘愁大师圆寂。/p

而且有很多长老并不支持监寺处置无尘。/p

这件事自然就不能真的敲定。/p

但是,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揭篇。/p

所以监寺与一众长老要求无尘说出自己修炼了什么邪功。/p

其实说与不说都要被赶下山。/p

不然就是自废‘邪功’。/p

总归是谈不拢。/p

无尘也就懒得说了。/p

他正好也想下山,弄清楚到底是谁把忘愁大师害死的。/p

这件事也一样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算了。/p

不然积郁在心,念头不能通达。/p

积郁一多,心魔必生。/p

唯一麻烦的是这件事无从查起...因此无尘也没有目标,只能先四处闯荡闯荡。说不定能子江湖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p

然而.....下了山。/p

无尘才发现,钱有多重要。/p

自己兜里那几个铜板,只能买几个粗面馒头!/p

饮露喝风撑了两天,无尘决定化缘。/p

他本身容貌就清秀俊美。/p

一身白色僧袍,俨然有几分得道之相。/p

前提是掩盖住那一抹邪气。/p

因此化缘对于无尘来说没有什么难度。/p

山里的猎户,村落里的农家,县城里酒楼茶肆的掌柜,都乐意给无尘一顿斋饭。有些甚至赠送给无尘一些碎银子。/p

就这样,无尘或化缘,或花钱,凑合了一路。/p

“老是化缘,也不是个办法,还是得,想想别的办法....”/p

走出一座小县城。/p

无尘打了个饱嗝,思忖着自己该怎么挣点钱。/p

他刚刚吃了一碗素面。/p

倘若不是掌柜施斋,那么他就需要付两文钱。/p

可怜的是他现在一文钱都付不出来!/p

不过这也不必愁。/p

自己一身本领,还不至变成饿殍。/p

无尘不再去想这些,脚下变的轻盈起来,打算用飞天踏浪轻功赶路。他听县城里的人说,这个山里有一伙土匪强盗,杀人抢劫,无恶不作,并不太平..../p

“前面的人!”/p

“站住了!”/p

恰在此时,狂风呼啸,密林震颤。/p

一支二三十人的队伍从山道里飞驰出来,为首的乃是一个虎背熊腰的虬髯壮汉,手持狼牙棒,胯下一匹颇英武的枣红大马。带着一群喽啰把无尘给团团包围住了。/p

大王,是个小秃驴!/p

一个小强盗抬头对虬髯大汉谄媚叫道。/p

“闭嘴!老子看的见!”/p

这虬髯首领恶狠狠的打量着无尘,说道:“小秃驴,把身上的盘缠给缴了,本大王放你平安过去。不然,哼哼!你该知道后果!”/p

“....”/p

无尘见到这一幕,不禁怔了怔,低头看看自己寒酸模样,哭笑不得:“这位大王,你看小僧像是有钱的人吗??”/p

自己一贫如洗。/p

吃饭都靠化缘。/p

这群强盗真是会挑人抢啊~/p

那虬髯首领不屑,啐了一口:“你他妈哪来这么多废话!再不把盘缠拿出来!你就不必走了!人我们也抢!”/p

那二十来个眼神凶悍的小弟都跃跃欲试的样子。/p

还有几个,眼神和狼见了羊一样垂涎欲滴。/p

“.....”/p

无尘的笑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