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改天换地/p

离开南武镇,无尘施展轻功,一口气飞奔出三十多里。/p

在一处大湖边,他收功落地。/p

此时银蟾吐辉,月色正好,与这一片湖光夜景相映,美不胜收。/p

诡异的是;湖边坐了一个男人,手持鱼竿,似乎正在钓鱼。在他身边,还有一壶酒,一对玉杯。/p

深更半夜。/p

湖边钓鱼。/p

这是什么闲情逸致?/p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p

那钓鱼男人也不回头,忽然说道:“无尘小师傅不妨安坐片刻,老夫请你吃——烤鳜鱼。”/p

见对方直接报出自己名号。/p

无尘不禁皱眉,问道,“你认识小僧?”/p

钓鱼男子点头:“无量城一战之后,天下谁人不识君?”/p

黄金火巨灵在无量城与魏无忌一战过后。世人皆知,金火令落于一个小僧之手。/p

而那小僧,名叫无尘。/p

“那你又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p

无尘神色变的冰冷。他也知道钓鱼男子指的是金火令。真气瞬间充盈僧袍,向前迈出两步。/p

二十步内。/p

是必杀范围。/p

钓鱼男子冷静依然,慢条斯理的道:“老夫李文成,干别的不太行,于观星卜算一道,却还算有些造诣。老夫掐指一算,你会来这里,所以,老夫也就来了。”/p

观星卜算?/p

无尘一怔。/p

起初他有些不相信。/p

可仔细想想,他来到湖边,凭心而动,事先连自己都不知道!别人若是依情报追踪,又怎么可能知道?/p

除非,这真是卜算。/p

“手段神奇啊。”/p

无尘自语道,他又向前走了几步,“不过,阁下似乎没回答小僧的问题。李文成,只是你的名字,小僧问的,是你是谁。”/p

那钓鱼男子似乎愣了片刻,才笑答道:“不愧是禅宗大德的弟子。回无尘小师傅的话,我是大离王朝的草民,天理教的军师。”/p

“原来是魔教么....”无尘了然,双眉微挑。/p

天理教,是魔教的分支之一。/p

比不上天外天,但也不容小觑。/p

数年前其教主林清登基,自称天皇法祖,吞并诸多门派势力,已然成为江湖上的一方诸侯。/p

他的军师出现在这里,显然不是为了单纯请自己吃鱼。无尘四顾,发现这里并没有第三者。/p

鱼线忽然颤动。/p

李文成扬起鱼竿,一头肥鳜鱼破水而出。/p

他抬手一拍,那鱼便被掌力震死。/p

李文成又掏出一杆铁叉,插在鳜鱼身上。拂手点燃早已堆好的柴火,手执铁叉,不紧不慢的烤起鳜鱼。/p

那娴熟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大厨的模范。/p

火光照面,无尘才发现,李文成是一个眉目英朗的中年男子;并不苍老,可他却一直自称老夫,实在奇怪。/p

“无尘小师傅请坐。”/p

李文成望向无尘,目光温煦沉静。/p

“多谢。”/p

无尘虽知道对方是魔教军师,可也坦然不惧,径直坐到他的对面。/p

李文成一只手斟酒,嘴角带笑说:“此酒名为桃花,是北山酒仙朱蛟送我的。鳜鱼号称天上龙肉。两者可配,不算糟蹋。”/p

他端起一杯,自己喝一口,才向无尘示意:“请。”/p

无尘嗅嗅,除了酒香,没闻到毒味,才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p

醇正香甜的美酒入腹,一股暖流顷刻间就散到四肢百骸,驱散了这些天来所有疲惫。甚至于连丹田真气也略有增进。/p

无尘赞道:“不愧为酒仙之酒。”/p

李文成也很赞同:“此中滋味,追忆无穷。可惜朱蛟就赠了老夫这一壶,喝光就没了,否则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