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逸没理她,把救了岳灵珊的事情跟她说了一下,然后不容置疑地道:/p

“我要纳你和岳灵珊为小妾,你有没有意见?”/p

王夫人没有说话,她迟疑了半晌,看了看宁逸的脸色,小声道:/p

“可是我的身份……”/p

宁逸笑了下道:/p

“你很快没身份了。”/p

至于怎么没身份,宁逸没有透露剧情给她,而是拍着她的脸蛋儿淡淡地道:/p

“你收拾一翻,明天和灵珊一起跟我去刘府,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在那你可以见到你儿子。”/p

想到能见到林平之,王夫人心中顿时一喜,无论这些日子她再怎么乐不思蜀,也无法割断母子连心。/p

至于林镇南,她眼前更多的影子却是现在的男人,她乖顺地道:/p

“是,一切都听老爷的吩咐。”/p

宁逸微微一笑,手指勾起王夫人的下巴,王夫人乖巧地抬起头。/p

入夜,宁逸就将岳灵珊接到了院子里,两人见面不由一阵尴尬。/p

岳灵珊是知道这是林总镖头的夫人,如今林总镖头虽然生死不知,但这个名分上也极为不妥,但既然宁逸乐意,她自然也不会说什么。/p

王夫人的院子和岳灵珊的院子是挨着的,这一晚上宁逸就住在岳灵珊的院子里。/p

还没到歇息的时间岳灵珊就一阵紧张,她如今一身浅红嫁衣坐在床头等着宁逸的到来。/p

即便岳灵珊前不久是闺中少女,她也知道大红是正妻才能用的颜色,宁公子纳她为妾,却用上了红色,可见心里也是对她看重的,想到这里岳灵珊心中不由松了口气。/p

很快脚步声响起,宁逸走了进来,他挑落岳灵珊的盖头,看着面如娇花,娇不胜羞的岳灵珊,微微一笑道:/p

“还未请教姑娘芳名?”/p

岳灵珊顿时感到一阵羞臊,哪有在这种时候才问她名字的,她早就等着宁逸问她的名字了,可是在客栈中宁逸交代了一番就离去了,根本没问。/p

如今这个时候问不由感到一阵羞辱,有些难堪。/p

但她随后就被宁逸握住了手,岳灵珊抬头看了一眼宁逸,见他眼中有一些歉疚,刚才的小心思也不由散了,她低头喃喃道:/p

“妾身……妾身岳灵珊……”/p

说完自己的名字,岳灵珊不由霞飞双颊,感到一阵忐忑。/p

宁公子有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字?/p

随即就听宁逸笑道:/p

“原来是华山君子剑的爱女,真是失敬失敬。”/p

岳灵珊大羞,宁逸口中说着失敬,手上却不老实,竟然深入到了她的衣衫里。/p

然后就听宁逸柔声道:/p

“灵珊,我先纳你为妾,以后再向岳掌门补上礼仪,不知你见怪不见怪。”/p

岳灵珊垂下头,小声道:“宁公子,不碍事。”/p

说实话她心里也极为害怕,自作主张地就当了别人的小妾,岳灵珊是断然不敢就直接回华山的。/p

无论是失身还是现如今的情况,她都无法交代,现在唯一能依靠的也就是宁公子了。/p

听到岳灵珊的回答,宁逸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岳灵珊道:/p

“灵珊,现在还不改口吗?”/p

岳灵珊羞怯地望了宁逸一眼,学着王夫人的称呼,乖巧地道:/p

“老爷。”/p

宁逸哈哈一笑,然后就听宁逸道:/p

“王夫人已经有了身子,珊儿,你也要加油啊!”/p

岳灵珊脸上腾一下红了,害羞地埋下头去,想了想,又害怕不回话惹得宁逸生气,当即快速地抬起头瞟了宁逸一眼道:/p

“好的老爷!”/p

这一夜宁逸非常满意,翌日,岳灵珊实在不良于行,宁逸就吩咐她在院子里休养,自己带着王夫人前往刘府。/p

王夫人如今这一身的装扮极为美艳,身高腿长气态丰盈,只不过应宁逸的要求,她戴了一个遮住面纱的斗篷,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