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在林镇南的强行安抚下压抑的气氛总算缓解了一下,接着,林镇南就吩咐大家轮班守卫。/p

宁逸轮到前半夜,而和他身份差不多的史镖头,则值守后半夜。/p

林平之因为刚才义愤填膺地要和外面的歹人同归于尽,令林镇南和王夫人担心不已。/p

林镇南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好强,就以让他保护自己夫妻二人为由,让林平之住在自己夫妇二人房间外侧,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方便及时应对。/p

就这样,福威镖局暂时陷入了静谧,但是风雨欲来,下半夜一声惊呼惊醒了整个镖局。/p

等众人赶去声音的地点时发现这是一处菜园,有两个人一动不动地挺在地上。/p

经过辨认,却是福威镖局里一名多年的大厨和史镖头。/p

这两人气息全无,分明是死了。/p

众人见到连做菜的大厨都被杀死,所有人脸上都露出恐惧之色。/p

江湖规矩,即便是仇杀,但不涉及厨子侍女之类的下人,但现在竟然连福威镖局使用多年的厨子都被人杀了,毫无疑问,这是冲着灭门来的。/p

林镇南气得浑身发抖,同时心中难掩惊惧,史镖头跟随他多年,身手过人,他也要五十招开外才能击败史镖头,但若想杀死他,却要拼尽全力,而且自己难免受伤,在百招左右才有可能。/p

但现在史镖头竟然无声无息地被人杀死在菜园,而他一无所觉,这杀死史镖头的人身手该是何等的高强。/p

林镇南很难相信自己能打过对方,而这人这番作为分明是存了猫系老鼠的心思,要玩死他们福威镖局。/p

火光照耀之下,人人面色惊惧,林镇南深吸一口气,挥了挥手道:/p

“继续值守,我福威镖局绝不会坐以待毙!”/p

尽管此时人心几乎溃散,但对方冲着灭门来的,反而激起了同仇敌忾之心,所有人都咬着牙去各处值守了。/p

这些镖师中,若论武艺,现在在林镇南之下的,明面上也就郑镖头了。/p

林镇南向宁逸使了个眼色,随后小声说了什么,宁逸点点头。/p

等众人离开后,宁逸和林镇南一人一个,将两具尸体带到林镇南指定的房间。/p

对于史镖头的死,宁逸心中毫无波动,他怎么死的宁逸全程目睹,只不过宁逸作壁上观,并没有出手。/p

镖局面临的压力越大,这对于林平之这个未来的反派来说,才更有意义。/p

等林镇南一死,在血海深仇的加持下,反派的意义就会达到最大化,到时候自己出场,何愁不能收徒成功。/p

父母被杀的血海深仇,再加上辟邪剑法的阴狠诡谲,林平之为了复仇毫不犹豫的选择自宫,宁逸很欣赏他这一点。/p

如今事情离他的期盼越来越近了,宁逸将史镖头的尸体放下后,心情愉悦。/p

随后,林镇南望着宁逸沉痛地说道:/p

“老郑,我福威镖局如今遭逢大难,却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如今也只有得罪史镖头了,我要验伤!”/p

林镇南说话时面沉如铁,宁逸配合的点点头,他当然知道林镇南要干什么。/p

他要剖开这两人的胸膛,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致。/p

宁逸退后一步,示意林镇南可以自行行动,在林镇南身后,宁逸微微摇头。/p

是谁杀的,林镇南心中早有答案,却不愿承认,非要亲自撞撞南墙才罢休。/p

随后,一阵血腥气息弥漫开来。/p

史镖头和那位大厨都被抛开了胸膛,只见里面的一颗心却糜烂成一团。而且颜色发黑,正是青城派的摧心掌!/p

看到这一幕,林镇南身形摇晃,再也无法自我欺骗,他厉声道:/p

“好一个余沧海,明面上和我林家交好,暗地里却要灭我满门!这就是堂堂名门正派的作为吗?真以为我福威镖局好欺负不成?”/p

林镇南口中虽说着硬话,但面上却难掩恐惧。/p

这时候,宁逸笑了下,在后面轻轻开口道:/p

“我想起来了,我在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