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一道提示音突然响起:/p

“叮,触发支线剧情:击杀田伯光,掉落神秘奖励。”/p

对田伯光的突如其来,宁逸本来就心中不耐,眼下莫大正要演练第二套剑法却被他中路打断,再加上系统提示的这个任务,宁逸心中涌起一股戾气,他随手按在岳灵珊的佩剑上,大拇指微微一弹,宝剑出鞘寸许。/p

随后白光乍现,剑刃掠过眼前,显示出了上面刻着的五个小字:华山岳灵珊。/p

紧接着剑已归鞘,就仿佛从未出鞘一般。/p

但下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田伯光咽喉见一点红色,紧接着血溅三尺,而他的身体也依然顺着奔行的方向前奔十来米,才轰然倒地。/p

正在后面追着令狐冲呆住了,而莫大先生浑身颤抖起来,死死地盯着宁逸的手,面色突然变得苍白,这一刻他才意识到刚才的演练代表着什么,一股莫大的恐惧涌上心头。/p

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恐怖的人,看一遍剑法就会,而且那一剑正是回风落雁剑的第十七招“一剑落九雁”!/p

一式九剑,一式九剑……他练了半辈子也才一式七剑而已,可这人直接达到了回风落雁的最高境界,这还是人吗?/p

而这时,两道提示音在宁逸脑海里响起:/p

“叮,恭喜宿主击杀田伯光,系统变相奖励其轻功万里独行,直接习练至大成。”/p

“叮,该轻功已收录进系统空间,恭喜宿主获得世界气运+10!”/p

“叮,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神秘奖励:道心种魔(伪)!”/p

宁逸微微一愣,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获得道心种魔感觉好像不是一个次元啊。/p

随后,他携着岳灵珊慢条斯理地走到田伯光的尸体前,将他翻了个身,在身上摸了摸,摸出几千两的银票来。/p

而这时那仪琳小姑娘被摔的不轻,又被田伯光的突然死亡吓得向后跑去。/p

宁逸没有理会她,见田伯光身上没有什么油水,一脚将他的尸体踢开,看向莫大先生道:/p

“莫大先生,真不好意思,还请你继续演练剑法吧。”/p

此时莫大已经脸色铁青,饶是他心胸广阔,一想到衡山剑法竟然以这种形式被这贼人窃取了去,就不由心中惊怒。/p

这件事情传到江湖中衡山派绝对抬不起头,他当即冷冷地道:/p

“衡山派,莫大,请指教!”/p

宁逸皱了皱眉,他向远处看去,衡山城里又奔出许多人,为首的看衣着应该是仪琳的师门。/p

除此之外,还有其他门派的人,看样子都是得了田伯光的消息而来。/p

宁逸叹了口气,知道再让莫大演练云雾十三式已经不切实际了,此时他已有些后悔。/p

既后悔冲动拔剑让莫大认出了剑法,没了继续让他心甘情愿练云雾十三式的可能,又后悔杀了田伯光。/p

因为田伯光牵扯的剧情太多,他以后还会和余沧海大战,会和不戒和尚两次出手,会在华山思过崖和令狐冲两次大战,这都少不了他的身影,可如今却被自己一剑杀了。/p

说实话,如果想让剧情继续按照他熟悉的进行推进,宁逸的确有些苦恼。/p

但人死不能复生,宁逸只有暗暗安慰自己,也许,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p

随后,宁逸撇开愁绪,向莫大先生笑道:/p

“既然莫大先生不肯演练另外一套剑法,那在下就带着灵珊妹妹告辞了。”/p

说着,宁逸身形一展向一个方向遁去,莫大哪容他就这样走了,他这一走,只怕衡山剑法就此外传,以后事情传扬出去,无论是他衡山派还是他莫大,都将沦为江湖的笑柄,而且派中弟子行走江湖也抬不起头来。/p

当即莫大一声怒吼,拼尽全身修为就向宁逸刺出一剑。/p

只是他身形刚动就立即停止,眉心却出现一道红线,紧接着血液渗出。/p

莫大脸色铁青,心中悲愤不已,又是回风落雁剑,同时心中不由一寒,这人到底是谁?!/p

他出剑速度之快,竟然连自己也躲不过,为何江湖上从来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