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逸轻声安慰道:/p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p

岳灵珊在宁逸怀里哭了一会儿,回过神来不由大羞。/p

虽然已经是残身,但是这样在还不怎么熟悉的陌生男人怀里哭泣,还是令她很难为情。/p

岳灵珊后退了一步,看了下自己身上不由松了一口气,那公子已经将她的下摆放下,顿时对他一阵感激。/p

但她随即注意到,因为只着了公子衫的缘故,这衣物在天光的映照下,竟然微微显得有些透明,根本无法遮挡自己身体的轮廓。/p

岳灵珊心中一慌,不由有些发抖,只希望那公子没注意到。/p

她如今这副模样就仿佛青楼女子一般,岳灵珊从没想到自己会以这幅面貌出现,难堪之余也不由大感委屈。/p

似乎是看到了她的不妥,宁逸强硬地将岳灵珊往怀里一拉,在她有些惊慌的目光中向山洞里走去,同时开口道:/p

“姑娘勿慌,姑娘姿容出众,在下忍不住便会向姑娘身上看去,未避免有唐突之举,请姑娘在山洞中稍等片刻,在下这就前往衡阳城中雇辆马车,方便姑娘行事。”/p

岳灵珊此时气血还未通畅,本来一靠近男子心中升起之前的恐惧,但听了他的话,又不由安定下来,但又有一丝无地自容。/p

原来……原来他都看到了,而且还赞自己姿色出众,欣喜之余岳灵珊又感到一阵悲苦,姿色出众又如何,如今她已经不是清白之身了。/p

宁逸把岳灵珊带到山洞后,岳灵珊一见那破碎衣衫上的殷红,连忙挣扎起来。/p

宁逸安慰道:/p

“姑娘莫慌,在下这就离去。”/p

随后他使出排云掌清理出一片干净的地面,感受到宁逸体贴的行为,岳灵珊渐渐的也不再挣扎。/p

随后宁逸放下岳灵珊,转身大步离去。/p

看到宁逸的身影在洞口消失,岳灵珊有些失神,这真是一个谜一样的男子。/p

而宁逸在出了洞口后微微一笑,他发现自己和本体状态还是有区别的。/p

他在见岳灵珊的时候已经切换到了道种,就发现有一种特别令人信服的,或者说令人安心的魅力。/p

即便一个男子再俊美,岳灵珊又如何肯让一面之下让自己被人搂搂抱抱,可道种就可以。/p

随后宁逸想到岳灵珊的性格。/p

在原剧情中,岳灵珊嫁林平之后,即便林平之修炼辟邪剑法不能人道,她也独守闺房,并无怨言。/p

即便林平之对她百般冷淡,甚至最后林平之一剑杀了她,岳灵珊依然无怨无悔,可见她爱上一个人,或者有了名分后就是从一而终的性子。/p

但如今,破了她身子的那名恶贼在岳灵珊的印象中已经死了,而靠近她的只有自己,这就很有趣。/p

山洞离衡阳城并不远,以宁逸的脚程很快便到了衡阳城。/p

到了衡阳城后,宁逸并没有立即去购置马车,而是先去了刘府逛了一圈。/p

很快他就听到刘二爷金盆洗手是安排在明日,如今不过是先行设宴款待。/p

而在刘府中他也看到了林平之的身影,不由一喜,这么看来除了田伯光的剧情外,其他的事情偏离不大,非常好!/p

随后宁逸购置了一辆宽大的马车,在购买衣物时,宁逸只是买了一件大麾,又雇佣了个驾车的车夫,然后就向山洞行去。/p

在刚过密林没多久,宁逸突然向外望去,惊讶地发现了正垂头丧气的令狐冲,心中不由微微一动。/p

随后他放下马车的轿帘,故作自语的叹了一口气道:/p

“唉,没想到在这荒野之地竟然也碰见了一位姑娘,就不知道那位姑娘对这马车满不满意。”/p

宁逸的声音不算大,但以令狐冲的内力却恰好能够听到。/p

令狐冲猛然一惊,他看向前面的马车,难道是小师妹?/p

令狐冲心中一阵激动,但他没有并没有惊动这马车,而只是暗暗缀在后面,要一看究竟。/p

很快在宁逸的指路下,这辆马车来到了山洞口,随后宁逸就拿了那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