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就宁逸站在一旁继续看热闹。/p

那个女童十三四岁年纪,穿着一身翠绿衣衫,皮肤雪白,一张脸蛋清秀可爱,宁逸知道这应该就是魔教长老曲阳的孙女曲非烟。/p

接着就见曲飞烟哭闹不停,把余沧海弄得下不来台。/p

曲非烟如今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少女,而余沧海已经是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了,将一个少女弄哭,自然是有失宗师气度,而且还是当着群雄的面,免不了就有人被曲非烟的外表迷惑,对余沧海怒目而视。/p

而曲非烟仗着自己年纪小,众人不明她的底细,就更肆无忌惮。/p

她的手腕也的确被余沧海抓出四道青紫印子,惹来了定逸的同情。/p

只是尽管这样,曲非烟依然不依不饶,三番两次以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嘲笑余沧海,顿时也令群雄起疑。/p

如果只这是一个平常的小女孩,也不会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这很明显是背后有大人指使,而指使者很可能就是华山派。/p

毕竟发明这一式的可是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p

这时,曲非烟和余沧海依然在僵持,只不过曲非烟现在躲到了定逸的怀里,让余沧海一时也没有办法。/p

宁逸看了定逸和曲非烟一眼,突然想到,原剧情中令狐冲受重伤之后,把罗人杰杀死的一幕是发生在酒楼上,当时酒楼上除了令狐冲和仪琳之外,应该还有另外两帮人。/p

一个是不戒和尚,另外一个应该就是曲洋和他的孙女,曲非烟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幕,不愤罗人杰趁人之危,所以才在这里打抱不平。/p

这时定逸见继续纠缠下去不是事儿,就命仪琳带曲非烟下去寻找她的家人。/p

宁逸笑了笑,定逸却不知这样一来,仪琳就被曲非烟引到令狐冲受伤的地方,继而用恒山派的密药来给他疗伤。/p

而令狐冲躲藏的那个地方却是一处妓院,叫做群玉院。/p

不过……宁逸微微皱眉,曲非烟和仪琳前往群玉院后,这中间却缺失了田伯光的剧情。/p

如果田伯光还活着,定逸就会因仪琳跟曲非烟走后迟迟不回而去寻找仪琳,然后就碰见了田伯光的踪迹。/p

她就追着田伯光来到了群玉院,而余沧海也因为田伯光杀了他的一个弟子也来到群玉院。/p

余沧海来了,林平之因为家人在青城派手里,也偷偷跟来了。/p

最后又陆续引来木高峰以及岳不群,而正是在群玉院,林平之身份暴露了,余沧海和木高峰为了从林平之那里得到辟邪剑谱而开始争夺林平之。/p

林平之最后落在木高峰手里,就在木高峰强逼他拜师时,岳不群出现了。/p

岳不群凭借紫霞神功轻而易举地震慑住了木高峰,林平之也因此大为敬仰,当场拜师岳不群。/p

想到这儿,宁逸想了片刻微微一笑,知道刘府在第一阶段里目前没什么需要关注的了。/p

只是需要补上田伯光的剧情,一切都万事大吉!/p

然后宁逸就给王夫人传音道:/p

“宝贝儿,你的儿子挺机灵嘛,知道现在溜走。”/p

王夫人的注意力之前被曲飞烟吸引,经宁逸提醒连忙看向林平之,却见林平之正趁着余沧海和曲非烟的对峙,已经快要溜出外院。/p

王夫人心中不由感到一阵欣慰,随后宁逸就带着王夫人离开。/p

因为有之前一掌拍飞木高峰的一幕在,刘府中人都没有人敢拦宁逸,宁逸带着王夫人很顺利地出了刘府。/p

然后他让王夫人在临边的一间客栈等着他。/p

而从客栈出来后,宁逸却又用上了易容术,容颜气质都换了,整个人看上去既俊美又邪气,妥妥一个令人魂不守舍的公子哥。/p

宁逸之所以做出这番改变,是要再去刘府,弥补田伯光缺失的剧情。/p

而怎么弥补?/p

那就是要把定逸引到群玉院,现在没有了田伯光,定逸和余沧海都不会去群玉院。/p

余沧海不去的话,林平之自然也不会跟去,那后续的就没法展开了,很可能直接脱离他的掌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