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定逸点头,宁逸顿时一笑随手解开了她的穴道。/p

感觉到体内内力恢复运行,定逸惊异地望了宁逸一眼,但她也没有动手。/p

因为她知道即便动手也是自取其辱,反而很可能给恒山惹来大祸。/p

接着就听宁逸道:/p

“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你照常参加,我的第二点要求,你在参加完大会后就跟我一起执行,至于仪琳,会后你就让她回恒山,明白了吗?”/p

定逸默不作声,她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但也不想回应他。/p

紧接着她的眼睛就不由瞪大了,因为感觉到宁逸的手就在她后面,定逸又惊又羞地低喝道:/p

“你干什么?”/p

宁逸盯着定逸的眼睛,懒洋洋地道:/p

“大宝贝,我问你话你要答,知道吗?”/p

定逸咬着牙,避开宁逸的视线,拳头握得紧紧的,最终她低下头,屈服道:/p

“知道了。”/p

宁逸这才满意地拍了拍,大笑道:/p

“这才乖嘛,这才是我的大宝贝。”/p

谁是你的大宝贝!/p

定逸气的几乎要破口大骂,但她硬生生地忍住了。/p

宁逸笑了笑,又看了定逸一会儿,从侧面看,如今正在生气的定逸的确是美人模子,简直是波澜壮阔。/p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p

宁逸的声音还在定逸耳边环绕,人却已经不见了。/p

定逸向四周看了一眼,不确定宁逸是往哪个方向去的,她深吸一口气,平复波动的情绪,又整理了下被宁逸弄乱的衣衫,向仪琳被制住的方向赶去。/p

解开仪琳的穴道后,仪琳望着面如寒冰的师傅不敢言语,她很好奇那个恶人跑哪去了,难道是被师傅打跑了吗?/p

可是她不敢问。/p

仪琳不知道那个人之前把师傅带到房间里做什么,不过应该不是好事吧,反正她看出来师傅应该挺生气的,连脸蛋儿都气红了。/p

随后定逸就带着仪琳跃向高处,登高望远看了一眼,顿时发现了群龙无首的恒山派女弟子,就向那里赶去。/p

汇聚恒山女弟子后,定逸本来想带着所有人直接回恒山,毕竟宁逸在她心里留下的阴影太重了。/p

只不过想到他的吩咐,如果不照着做的话,恒山可能有大麻烦,定逸只好忍气吞声地道:/p

“都跟上,回刘府。”/p

回去的路上定逸听到弟子们的禀报才知道,原来那个年轻的驼子竟然是福威镖局的少爷林平之,而如今他已经拜入华山岳不群的门下。/p

想到余沧海灭了福威镖局满门,可如今却被岳不群捡了便宜,定逸心中不由冷笑。/p

又听弟子们说令狐冲也在仪琳躲避的屋里,只不过他后来突然苏醒了,在被余沧海抓捕时竟然跑掉了。/p

听到这个,定逸顿时看着仪琳道:/p

“仪琳,你竟然跟一个男子在一起?”/p

仪琳吓了一跳,她连忙摇手解释道:/p

“不是的师傅,我……我……我是和曲非烟妹妹在一起,然后曲妹妹说有一个人重伤了,我就用我们门派的丹药救治,可是并不知道他就是令狐冲啊。”/p

定逸被宁逸欺辱,本来就心有怒气,现在即便听了仪琳的解释,依然是气不打一处来,她呵斥道:/p

“即便这样那人重伤死了就死了,干我们恒山什么事?那群玉院是什么地方?传扬出去,我们恒山派女弟子竟然孤身一人在来那种地方,恒山的名声还要不要了?”/p

仪琳吓的不敢搭话,定逸深吸一口气,此刻她突然觉得那个混蛋说的对。/p

她这个徒弟心思太过单纯,只怕被人骗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如今看来,让仪琳回山也的确很有必要。/p

定逸当即冷声道:/p

“参加完你刘师叔的金盆洗手大会,你就回山吧,好好闭门思过!”/p

仪琳不敢分辩,低头乖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