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荒的这竟是她行走江湖以来说的第一句谎话。/p

听到玉门公子真败在定逸手下,众人顿时吃惊不已。/p

旋即就想到那玉门公子毕竟不过20来岁,之前定逸大概因为不明对方的武功路数出其不意才被擒住,但一回生二回熟,如今见识过后,击败那玉门公子也在情理之中。/p

没有一个人想到以定逸的身份会说谎,只有仪琳不明白师傅是怎么击败那人的。/p

只不过余沧海坐在旁边郁郁寡欢,想如今知道辟邪剑法下路的林平之拜入华山,而自家的摧心掌却旁落在外./p

那玉门公子既然败在定逸的手下,在交战时玉门公子不可能不用摧心掌,但看定逸,除了嘴角微微红肿外,一点都没受伤。/p

这也就等于说,青城派武学败给了恒山派的武学,这让余沧海颜面大失,总之当前遇到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没有一样是顺他心意的。/p

刘正风看向余沧海,他知道余沧海不快在哪里,不过也不好多说,他身为东道主,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多了,如今见天色已晚,就开始安排众人歇息,以准备明日的金盆洗手大会。/p

而此时,衡阳城内,华山派并没有在刘正风府邸落脚,还是住在之前的客栈里。/p

岳不群心情愉快之余,也不由有些担心令狐冲的下落,不仅余沧海在追查,他也在追查,只不过现在都没有消息。/p

林平之拜入他门下自然是一桩大喜事,但是灵珊却失踪了。/p

想到灵珊一介女儿之身,万一有个好歹,只怕华山就要蒙羞,岳不群就有些焦躁,那掳走女儿的人到底是谁?/p

自从那人一剑击杀田伯光后,却再也没有了消息,让岳不群想追查下落都无从入手。/p

这却是阴差阳错了,岳灵珊的下落,令狐冲虽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岳灵珊是被一个俊美青年公子带走了。/p

只不过之后他在酒楼借酒消愁,也没跟师兄弟碰面,再然后就是和罗人杰动手,重伤昏迷,在群玉院醒来时又被余沧海追赶,到如今也没见到岳不群和师兄弟,自然也没有机会告诉他们岳灵珊的消息。/p

而此时岳灵珊正依偎在宁逸怀里。/p

听到自己父亲现在也在衡阳城,岳灵珊心中惴惴不安。/p

她如今和宁逸定下了名分,是宁逸的小妾,可是她又是华山派掌门的爱女,这样不明不白地待在外面只怕也不是个事。/p

看到岳灵珊幸福的容颜泛起忧虑,宁逸笑着道:/p

“珊儿你不会担心,等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之后,岳掌门就会返回华山,到时候我就带着你上山,在你父母面前完成礼仪。”/p

听宁逸这么说,岳灵珊心中又感动又幸福,她开心地道:/p

“老爷真好,珊儿谢过老爷体贴!”/p

宁逸笑了笑,捏了捏她的琼鼻继续道:/p

“令狐冲重伤不知下落,你担心不担心?”/p

岳灵珊哼唧了下道:/p

“大师兄待我如哥哥一般,我自然是担心的……”/p

说完岳灵珊偷偷瞧了一眼宁逸的脸色,立即补充道:/p

“只不过珊儿如今是老爷的小妾,一切自然以老爷为尊。珊儿的身心都属于老爷的!”/p

宁逸明白岳灵珊立即表态是担心他会产生误会。/p

其实他并不担心岳灵珊,岳灵珊性格是从一而终,刻在骨子里的,恐怕他现在如何虐待岳灵珊,她都不会走的。/p

他现在提起令狐冲自然有他的用意。/p

见岳灵珊讨好地把他的手放在她娇嫩的大腿上,宁逸摩挲了下,笑着道:/p

“令狐冲如今虽然不知下落,但是吉人自有天相,而且岳掌门修炼的是紫霞神功,据我所知紫霞神功在疗伤方面具有极大的优势,岳掌门找到令狐冲后,即便他伤重,也是会安然无恙。你放心。”/p

岳灵珊有些惊讶地道:/p

“紫霞功还可以疗伤吗?”/p

宁逸点点头,他明白岳灵珊为什么不了解紫霞神功。/p

她自小就生活在华山,岳不群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