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宁逸之所以不亲自去华山,主要是因为风清扬的存在。/p

风清扬和东方不败作为笑傲世界唯二的顶尖战力,他独孤九剑的破气式需要极大的内力支撑,这也意味着,风清扬很可能也是练过紫霞神功的。/p

宁逸并不怕风清扬,但是明明可以轻易得到,为什么要冒险呢?/p

想到这儿,宁逸轻轻一搂岳灵珊,岳灵珊顿时依偎在他怀里,随后宁逸轻抚着她充满弹性的柔顺秀发柔声道:/p

“灵珊,如果有一天我重伤在身,需要紫霞神功疗伤,你会不会为我取来?”/p

岳灵珊呆了一下,随后她仰起可爱的俏脸理所当然地向宁逸道:/p

“一部秘籍而已,怎么比得上老爷重要?如果灵珊知道秘籍的下落,一定会为老爷取来的!”/p

宁逸笑了笑又道:/p

“可是紫霞神功是华山派的历代不传之秘,只传掌门的。”/p

听到这话,岳灵珊沉默了片刻后,她幽幽地道:/p

“老爷曾经说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老爷纳了珊儿为妾,在珊儿心里,老爷就是天,不管老爷说什么,珊儿只管遵命就是。”/p

听到岳灵珊的话,宁逸心情愉悦的哈哈大笑,随后轻轻在她耳边道:/p

“那珊儿,你的身子好些了吗?”/p

岳灵珊顿时娇羞满面,脸蛋儿埋在宁逸怀里,低不可闻地嗯了一声。/p

紧接着就在岳灵珊的惊呼声中,宁逸抱着她回到房间。/p

第二天中午,宁逸让岳灵珊和王夫人待在院子里,彼此交流感情,他孤身一人前往刘正风府邸。/p

这一天因为是刘正风正式的金盆洗手,又有五六百位远客流水般涌到。/p

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郑州六合门夏老拳师率领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这些人有的互相熟识,有的只是慕名而从未见过面,一时大厅上招呼引见,喧声大作。/p

虽然群雄来的更多,但刘府上下安排伺候的都是机灵人,他们都见过宁逸当时一掌拍飞木高峰的情景,所以和上次相比,这次宁逸直接被安排到了内厅。/p

此时内厅里的最上面贵宾台上摆了五张座椅,最中间的是东道主刘正风的位置,也代表着衡山派。/p

他的右边是一张空的座椅,是给嵩山派来人坐的,而左边坐的则是岳不群,再接下来就分别是恒山派的定逸,泰山派的天门道长。/p

这五张椅子就代表了五岳剑派,在五岳剑派之下另有两排相对而列的座椅。/p

青城派的余沧海和江湖上一些有名的高手就坐在这里,宁逸如今也被安排在这里落座。/p

宁逸落座后,老神在在地看了定逸一眼,把定逸看得莫名其妙。/p

宁逸笑了笑,现在坐的高又如何,昨天还不是跪在他脚下。/p

而除了高台上五岳剑派以及他们这些高手的座位外,各派的弟子们都分散在各处。/p

宁逸在打量众人的时候,岳不群也在打量宁逸。/p

就是在昨天,这个年轻高手一掌打飞了木高峰,岳不群之后在群玉院为了救林平之,也跟木高峰短暂交手过。/p

他知道即便自己的修为胜过木高峰,想要胜他最起码也要在十招开外。/p

想到于人豪和那掳走自己女儿的不知名高手,以及玉门公子阴天下,还有这俊美公子,岳不群心中越来越疑惑,这些人就仿佛突然冒出来的一样,来路不清的让人吃惊。/p

而此时,天门道长心中有些不满,今天来的客人中,有的虽然在江湖中有些名声地位,但也有不三不四之辈,他觉得刘正风是衡山派的高手,如此滥交就有损五岳剑派的名头。/p

但岳不群则不一样,岳不群虽然叫做“不群”,但十分喜爱交朋友,来的人中虽然有些是极其无名或者名声不怎么清白的人,但只要过来跟他说话,岳不群一样和他们有说有笑,丝毫不摆华山派掌门高人的架子。/p

随后,刘府的弟子们就指挥仆役在里外摆了200来席,刘正风的亲戚、门客、账房和刘门弟子恭请众人入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