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刘正风本人,在接受了一个参将之职后,他的弟子就端出一张茶几,上面铺了锦缎。/p

随后双手捧着一只金光灿烂的黄金盆子放在茶几之上,盆中盛满了清水。/p

只要刘正风手在清水中过,就代表着从此之后他和武林再没有了丝毫干系,武林中人也从此不能再找他麻烦。/p

宁逸看着那盆清水,暗自摇头,笑傲江湖的世界里,一般来说武林人还是挺守规矩的,但如果是他,管他金盆洗不洗手呢,想找麻烦就算退隐几十年也直接找上门去。/p

这时刘正风在那金盆面前站定,向周围团团一礼,朗声道:/p

“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p

“兄弟今日金盆洗手,从此不过问江湖上的事,各位想必已知其中原因。兄弟已受朝廷恩典,做一个小小官儿。常言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江湖上行事讲究义气;国家公事,却须奉公守法,以报君恩。这两者如有冲突,叫刘正风不免为难。”/p

“从今以后,刘正风退出武林,我门下弟子如果愿意改投别门别派,各任自便。刘某邀请各位到此,乃是请众位好朋友作个见证。以后各位来到衡阳城,自然仍是刘某人的好朋友,不过武林中的种种恩怨是非,刘某却恕不过问了。”/p

这一番话说的两面讨好,宁逸冷笑。/p

他已听到刘府后院传来嘶喊之声,只怕现在刘正风的家人已经被嵩山派的人控制了。/p

就在刘正风的手将要伸入盆的一瞬间,大门外有人厉声喝道:/p

“住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