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众人顾不得刘府中一片狼藉,纷纷上前,向宁逸各种恭维。/p

这些人中既有青城派的余沧海,也有华山派的岳不群。/p

岳不群心中震惊之余,更是一种发了疯般的羡慕嫉妒。/p

和这人刚刚施展的武学相比,无论是他的华山剑法还是紫霞神功都不值一提,简直难以想象江湖上竟然有这种绝世武学。/p

而这人能击败东方不败,岳不群下了个结论,只能交好而不能为敌,否则华山派只怕倾覆在即!/p

岳不群当即笑问道:“敢问这位公子尊姓大名?”/p

语气中隐隐带了一丝谦卑。/p

宁逸看了岳不群一眼,笑道:/p

“在下宁逸。”/p

而就在众人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宁逸时,刘正风的金盆洗手,以及他挟持费彬威胁嵩山派的事情,完全被打乱了。/p

见众人都围着宁逸,之前被东方不败一掌击伤的丁勉和陆柏猛然提起口气,一剑向刘正风袭去,刘正风也正愣神间,躲之不及顿时被一击重伤,他拼了一口气连忙舍了费彬向刘府外逃去。/p

费彬此时心中惊怒不已。/p

不仅是因为刘正风的偷袭,还因为东方不败的出现,又紧接着那个年轻公子竟然能击败东方不败,这简直看瞎了他的狗眼!/p

费彬当即向丁勉和陆柏传音道:/p

“你们速回嵩山,将此事禀报给左师兄,我去追那刘正风!”/p

丁勉和陆柏面色凝重地望了宁逸一眼,立即应声点头。/p

随即三道身影向刘府外遁去,嵩山派的黄衫弟子们也很快撤了个干干净净。/p

群雄有的人看到了这一幕,但经过刚才东方不败事情后,谁还关心嵩山派去干什么?/p

就是岳不群注意到了,也没放在心上。/p

宁逸心中微微一动,想到了剧情。/p

刘正风这一逃只怕会遇见本来就准备赶来相救的曲阳,两人在树林里琴瑟相合,随后费彬也赶到树林,正在搜寻刘正风的踪迹时,却被潇湘夜雨莫大先生杀了。/p

而令狐冲接下来也会撞进来,刘正风和曲阳琴箫合奏一首笑傲江湖后,刘正风将曲谱交给令狐冲,随后两人就自绝经脉而死。/p

再接下来令狐冲就会和岳不群相遇,和林平之一起返回华山,他的伤势也会在这一路上痊愈,刘正风的金盆洗手算是彻底告一段落。/p

宁逸心中思考着,脸上却假装被东方不败击出了内伤,隐约露出痛苦之色。/p

定逸脸色微微一变,因为她刚刚听到了宁逸传音,威胁她让自己带着前去疗伤。/p

疗什么伤?/p

这囫囵的模样儿哪像受伤的样子。/p

只不过其他人见了并不起疑,那毕竟是东方不败,和东方不败交手受伤不是天经地义吗?/p

众人顿时纷纷要献出独门的疗伤秘药,宁逸先是感谢了一番,随即笑着道:/p

“有劳诸位,只是在下听闻恒山的白云熊胆丸效验甚佳,可否烦劳师太带在下前去疗伤?”/p

定逸明知宁逸心中有鬼,但惧他威胁,只好道:/p

“岳掌门,余掌门,宁公子是为了救我而受伤,定逸眼下就要带宁公子前去疗伤,泰山派的事情还请岳掌门多劳,代为善后。”/p

泰山派掌门天门道长竟然死在这里,对泰山派来说简直是天大祸事,令人唏嘘,岳不群立即朗声道:/p

“师太哪里话,五岳剑派同气连枝,不群自然义不容辞,宁公子伤势要紧,有劳师太了!”/p

定逸点头道:/p

“那诸位,贫尼这就告辞了。”/p

众人连忙点头微笑,恒山派定逸在江湖中一向有话直说,虽然看她如今有些寒着脸,但也没多想,以为她性格就这样。/p

随后众人就张目望着恒山派拥着宁逸离去,有了这疗伤之谊,恒山轻而易举地就结交上了宁公子这样的武林新星,简直令他们无比羡慕。/p

而此时刘府这里,刘正风自己都跑了,而刘家又几乎死绝,群雄感叹了一番风云变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