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逸见到宁中则也是眼睛里一亮,只觉得宁中则三十如许,秀发挽梳,瑶鼻凤眼,肤白欺霜赛雪,眸亮如星似月,一身鹅黄色曲裾深衣把身子包的严密,只是丰腴修长的大腿在纨裤里绷紧,加上胸前鼓胀,看上去似乎就能感觉到有惊人弹性。/p

岳灵珊和宁中则长得有些像,只不过相比岳灵珊的灵动调皮,宁中则显得大气端庄。/p

而且岳灵珊和她相比,一些地方也略显稚嫩。/p

而此时宁中则正笑容满面地听岳不群介绍,但目光不经意地瞥过岳灵珊看到她头上的发髻时,脸色顿时大变。/p

本来笑意盈盈的目光顿时变得严厉,岳不群见状,连忙传音说了什么,宁中则心中顿时一震。/p

因为岳不群只说了两点。/p

一,女儿被恶贼侮辱,失了清白之身,如今跟着宁公子。/p

二,宁公子击败了东方不败。/p

听到第二点时,宁中则只觉得仿佛晴天霹雳一般,被震的目瞪口呆。/p

这公子才多大,竟然能击败东方不败,这是开玩笑的吗?!/p

尽管知道师兄从不开玩笑,但还是有些不相信,不过也没显露出来,她深吸一口气,向宁逸笑道:/p

“宁公子,欢迎你来到华山。”/p

随后就站在岳不群身后不说话了,示意岳不群主导,一边心惊刚才得到的消息,一边在想着女儿的事情,想等上山后再细细盘问。/p

随后,宁逸就跟着上山了。/p

华山山势险峻,树木清幽,鸟鸣嘤嘤,流水淙淙,四五座粉墙大屋依着山坡或高或低的构筑,宁逸就临时被安排在和岳不群宁中则一座的粉墙大院内。/p

只不过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前方,他的在后方,中间有横墙窄道隔开,但风景更为雅致。/p

随后受宁中则和岳不群邀请,宁逸让王夫人先行歇息,自己带着岳灵珊前往有所不为轩。/p

在有所不为轩,在盛情接待宁逸后,宁中则就听着弟子们讲述下山发生的事情,随后听到令狐冲说跟田伯光争斗的经历,宁中则来了兴趣,就询问令狐冲田伯光的武艺如何。/p

听到令狐冲不敌田伯光,宁中则偷偷向宁逸瞥了一眼,有心丈量他的武学。/p

宁逸击败东方不败这个事情,她还是很难相信,毕竟东方不败大名鼎鼎,武林中人畏之如虎,这人年纪之轻,实在令她难以置信。/p

就借机对令狐冲道:/p

“冲儿,你描述一下当时和田伯光对战的情景,你就模拟田伯光,师娘来当你,看看对战结果如何。”/p

令狐冲当即兴奋地道:/p

“田伯光那厮的快刀,冲儿抵挡不了,正要请师娘指点。”/p

而在回华山的一路上,令狐冲数次向岳不群请教破解田伯光快刀的法门,岳不群始终不说,要他回华山向宁中则讨教。/p

现在宁中则听了令狐冲的话,微微一喜,然后向宁逸微笑道:/p

“宁公子,不知你可有兴趣指点指点?”/p

除了要掂量宁逸武功外,宁中则见她女儿来了华山后,除最开始的欢欣鼓舞外就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宁逸身后,完全不像以往的性子。/p

宁中则虽然知道岳灵珊跟了这公子,但是如此一副被吃的死死的姿态还是令她为女儿感到担忧,有心显示武学提高岳灵珊在家中的地位。/p

所以才有此番问话。/p

宁逸当即含笑点头,他虽然猜出了宁中则的用意,但也不以为意。/p

田伯光的快刀的确有些意思,宁中则的武学造诣虽然高过田伯光,但也不是等闲的华山剑法可以破的,正好看一下她的自创绝学,也为他来到华山的目的开一个口子。/p

宁逸向宁中则笑道:/p

“不敢说指点,岳掌门,岳夫人,请!”/p

“请!”/p

听到这年轻男子不仅被师父礼敬为上宾,而且如此重视,华山弟子们早就好奇不已了。/p

他们虽然并不知道宁逸击败了东方不败,但听到这俊美非凡的男子也要在旁边观看,不由都兴奋起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