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是令狐冲上山的第十一天,一则消息突然在华山传开。/p

就在离华山不远的长安,一个自称田伯光师傅,叫做玉门公子阴天下的人在长安城作案七起,消息传到华山,岳不群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p

长安离华山不远,那阴天下在长安如此作为,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故意削华山的脸面,岳不群身为华山掌门,自然不能视若无睹。/p

只不过一想到阴天下曾经的战绩,他又不由踟蹰。/p

宁中则望着岳不群疑惑地道:/p

“师兄,你有什么犹豫的?”/p

岳不群道:/p

“那阴天下当时在刘府只出一招就擒下了定逸师太,其武功肯定不俗。”/p

宁中则黛眉微皱:/p

“可是后来定逸师太不是又击败了他吗,这说明定逸当时只是不熟悉他的武功套路,所以才一时失手,实际上他们武功应该并没有差太多。”/p

岳不群沉吟了下,缓缓点头道:/p

“应该是如此,不管如何,这阴天下在我们华山附近作案,我们绝不能视若无睹,否则传扬出去,只怕江湖各派都认为我华山怕了他,人人都瞧不起我华山。”/p

宁中则也顿时点头,就在这时,一身柔美明艳少妇装束的岳灵珊跑了进来,先是向岳不群行了一礼,然后跑到宁中则身边撒娇道:/p

“娘,女儿来看你了。”/p

宁中则扫了岳灵珊一眼,想到这才几天,岳灵珊脸上都娇嫩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似的。/p

一想到她每次想趁机找女儿谈谈,但无一例外,只要走到后院就听见那声音,竟然是不分早晚,不分白天黑夜,都在男欢女爱。/p

宁中则羞愤宁逸精力旺盛之余,也不由为女儿的不知羞感到羞耻。/p

当即狠狠瞪了岳灵珊一眼,把岳灵珊瞪的莫名其妙。/p

岳灵珊乖巧地陪着宁中则说了一会儿话,在岳灵珊离开后,岳不群沉思道:/p

“如果我们两人下山的话,那在华山之中辈分最高的就是宁逸了,似乎有些不妥。”/p

总的来说,宁逸虽然有着华山荣誉长老的身份,但毕竟不是自小在华山长大的人,对有一个武功如此高强的人在华山,岳不群还是有些顾虑的。/p

宁中则笑了笑道:/p

“师兄不用担心,我去找灵珊,让她转告下,想必宁逸也会理解的。”/p

岳不群点点头,随后宁中则赶紧趁岳灵珊衣着整齐前去找她,这种事情不好直接跟宁逸说,由岳灵珊转告还是比较妥当的。/p

宁中则告诉岳灵珊后,听岳灵珊忐忑不安地一说,宁逸笑着道:/p

“东道主不在,我们做客人的留在这里自然也是不妥。”/p

随后第二天宁逸就以在华山周边游玩为由,带着王夫人和岳灵珊下山了。/p

而紧跟着,岳不群和宁中则也下山前往长安去找那阴天下。/p

这一天晚上两人夜宿白马庙,正在练气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一阵声音,岳不群猛然睁开眼睛,持剑而立,宁中则也惊醒过来,同样严阵以待。/p

外面那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岳不群和宁中则对视一眼,都知道这绝不是夜晚来投宿白马庙的人,而是来者不善。/p

随后就听到一道微风飘过,紧接着一道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p

“哦?原来是岳掌门和岳夫人,真是失敬!”/p

两人顿时一惊,连忙转身向身后看去,身后不知何时,竟站在一个面目虽然英俊,但是浑身充满邪气的青年公子。/p

岳不群想到弟子们向他描述的阴天下的气质相貌,心中一震,他道:/p

“可是玉门公子阴天子当面?”/p

宁逸一身阴天下的招牌黑色玄衫,手中折扇轻轻一摇,微微一笑道:/p

“岳掌门眼力过人,正是阴某。”/p

岳不群和宁中则对视一眼,他们夫妇二人刚下山,准备找阴天下,阴天下就出现在这里,刹那间岳不群就想到,阴天下在长安所做的事情,难道就是诱他们夫妇出山?/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