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李卿河见他没说话又继续道,:“我看过您开的处方,用药医理都恰到好处,只是控制疫情不仅要治病,还要找到源头。”

“你说的这些难道老夫不懂?只是这长安城这么大,说找源头谈和容易?”

“我能否问一句,是否吃了这药,不见成效不说,反而有的人变得更严重?”

赵景德叹气,“这也是老夫最一筹莫展之事。”

李卿河了然,“我觉得我应该知道源头在哪里了。”

“小娃娃可莫要吹嘘,若是你找到了源头,老夫跪下来叫你师傅。”

“那可不敢当,我只是尽分内之事而已,”

李卿河找人要来西城的地图,把有水井的地方。全都标注了下来,“将军,你看。”

“你是说,源头在水里?”

“嗯,赵太医的方子我看过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病人吃了却一点成效都没有,那么问题就只有出在水上了。”

顾廷凤觉得李卿河说的很有道理,“胡硕,马上派人把城中的水源都控制住,另外让城外送些干净的水。”

“是,”胡硕一出门就把刚要进去的小松拉走了,美其名曰,过来帮忙。

小松,:“……”真的是日了狗了。

“将军,现在做的这些还远远不够,我们要把病人分区,把没染病的分为一个区,重症,和轻症的也要分开。”

李卿河见顾廷凤在那发呆也不理自己,就推了推他,“将军可听到我刚刚讲的事情了?”

“听到了啊,卿河继续说,”顾廷凤笑眯眯的看着李卿河,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李卿河竟然懂这么多呢。

李卿河以为顾廷凤在想穆然,无奈叹了口气,“将军放心,穆公子在府上不会出事的。”

顾廷凤没想到李卿河竟然会这么想,“我没有,卿河,我……”

“不好了将军,外边打起来了。”顾廷凤还为开口,就被打断了。

“出什么事了?”

“回将军,小的奉命去焚烧尸体,却遭到了阻拦,他们说,人要入土为安,不让焚烧。”

“胡闹,都这个节骨眼了,怎么还抓着那点迂腐的想法不放,传经,若是在有人阻挠,一律按国法处置。”

李卿河觉得不妥,“不行,这个时候人心紊乱,不能用暴力解决。”

“卿河何意?”

“还是以安抚为主吧,”

等他与顾廷凤赶到的时候,那些感染者正拿着锄头于官兵对抗,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咒骂着。

李卿河找了一个制高点,又拿来一个铜锣用力的敲打了两声,才让起哄的人群安静了下来,

“大家听我说,焚烧尸体不是对死者的不尊重。现在瘟疫蔓延的如此之快,如果在不及时处理这些尸体,别说是西城,恐怕不出半个月,整个长安城都不能幸免于难。”

“哼,你们就说的好听,要是你们这些当官的真管事儿,我们的家人怎么会死?早干嘛去了?”

“就是,我爹都病了半个多月了,吃你们开的药一直都不见好,现在还不让我们出城,这不就是想让我们在这自生自灭吗?”

众人听了这话更坐不住了,一个个的都要往城外冲,有的人,甚至用石头开始砸围守的士兵。

李卿河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士兵们肯定抵挡不住,“不会的,只要我们齐心协力,一定会挺过去的。我已经确定了瘟疫的源头,大家相信我。”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他是我将军府的夫人,”这时顾廷凤也站了上去,他字字铿锵,“我用将军府担保,一定会让你们平安的度过这个难关,所以也希望各位能配合我们,大家想想西城外的那些百姓,还有身下这些哭泣的孩童,若是瘟疫真的扩散了出去,西城外的那些人怎么办?这些孩子怎么办?”

顾廷凤的话让那些人举起的锄头又放了下去,这时候有人大声喊到,:“我认识他,他就是击退过倭寇的顾将军,顾将军说我们能没事,就一定会没事。”

这时候百姓们的情绪也安稳了下来,一点一点的也都散了,李卿河望着顾廷凤,果然,这个男人就是会有一种能让人安心的魔力。

最后那些腐败的尸体还是被焚烧了,大部分百姓也都被安稳了下来。

李卿河知道这也只是个开始,若是想彻底根治瘟疫,还是要把瘟疫的源头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