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念念你别介意,这是我朋友,周晓微,我早和她说过最近爱吃你家的菜品,今日实在嘴馋,过来看看。”李乐敏看了一眼翠玉,翠玉把带来的糕点放到了沈铎手上。

沈铎高兴得叫了一声,就跑到一边去拆那糕点了。

“看你这样子,是准备出门了?”李乐敏见沈念的腰间挂了一个小袋子,好像是出门的准备。

沈念点点头,又摇摇头。

“没事儿,一会儿再去也不迟,正好今天做了一些小酥肉,我端出来给你们尝尝味道!”

沈念让她们先去屋里坐着,自己噌得一下钻进了厨房,墨行言看她一个人端三个盘子太过费劲,干脆接过来两个调味的盘子。

二人一道进屋后,周晓微的表情突然就变了。

“这个看上去好好吃!”

周晓微一反常态,忽然夸起了沈念的心灵手巧。

沈念寻思这人还没吃进嘴中,怎么就先夸为敬了,便感觉到周晓微的眼神不太对劲,好像不是在看菜,而是在看…

人?

沈念回过头,自己身边也没人啊。

墨行言自说与一些小姐接触多对其名声不好,再加上女生间难免聊些体己的话题。

故李乐敏来得几次,他基本都能避则避,不太愿打扰沈念与其的对话,这次也不例外,他放下东西就去后院找了沈铎。

李乐敏与周晓宇将沈念的小酥肉扫荡一空,连个肉渣都不曾剩下。

沈念看李乐敏实在喜欢得紧,干脆把食谱也与李乐敏说了。

做饭这东西千人千味,沈念不太担心会因此失去一位常客。

“念念,什么时候准备再开摊子?”

“嗯,这几天我就准备去盘个铺子,约莫到了月底,就能开张,最近几日应当不会再支摊了。”

李乐敏脸上有些遗憾的神色,沈念看着好笑,安慰道,“没关系,乐敏姐想要吃什么,让翠玉姐过来支会一声,我给你开小灶送过去!”

“谢谢念念,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了。”李乐敏进退有度,贸然打扰本就不好,久留更是耽误正事儿。

周晓微倒是轻声细语地与沈念说,“待月底开业时,我会去支持你们的生意的。”

沈念不明白这人的态度为什么转变得如此之快,点点头将她们送了出去。

待二人走了一段距离,周晓微才悄悄地问李乐敏,“那个小丫头的兄长,是来给她帮忙的吗?”

“兄长?”李乐敏想想,感觉周晓微说得约莫是墨行言。

她对墨行言了解甚少,不过看沈念的称呼,应该不是兄妹关系。

“大抵不是,好像只是念念的朋友。”

“那他是哪家公子?”

“这我不知。”李乐敏笑道,“不过我先前看他眼中只有念念一人,应是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吧。”

周晓微应了一声别过头去。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个乡下野丫头怎么配得上那样品行相貌样样上乘的公子。

真是野鸡飞上枝头想要当凤凰。

沈念莫名在路上打了一个喷嚏,她抽了抽鼻子,墨行言有些担忧问道,“不会染风寒了吧?”

“不至于,应该只是落叶掉在了鼻子上。”

他们刚刚与房东商量好了价钱,以十八两银子一个月的价钱租下了铺子,只不过这一租就是三个月,还是让沈念稍稍心疼了一把。

至于房东口中的,这条街另外的一家酒楼…

沈念与墨行言走到时进去看了一眼,随便点了几个小菜观摩一二,顺便想想菜单的定价要如何。

结果菜到跟前,他们发觉这里的小菜分量确实比沈念做出的大上不少,价钱也不太高,只是卖相与味道都不算太好。

看来走得是不同的路子,沈念忽然放下了些心。

见过了酒楼所售卖的菜品价格后,沈念决定回去再折腾几样新菜出来。

毕竟开店与摆摊不同,开店总要再算上一堆成本出来,菜价难免涨高,若是涨幅太大,有人会消费不起,若是太小,又难免卖多亏多。

沈念干脆又研究出一堆模样新奇味道不错的素菜出来,价钱不高,任谁都享受得起。

如此,有价钱高的菜,也有价钱低的菜,他们的铺子才能广纳客源。

“可是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