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theme_url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Notice: Trying to get property 'value' of non-object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cache\templates\9acf6147ae40a6beb6cb468f9c20d38ccd7df0e5_0.file.tpl_reader.html.php on line 69

“什么事?”看两人着急的表情,应该是他们解决不了的事,不然,两大护卫,怎么会来这里找她。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残才开口,“王妃,事情是这样的,风那个笨蛋不知道怎么着惹王爷,王爷让他倒夜壶两个月,可风却跟王爷说,七大护卫同心协力,要跟着风一起倒夜壶两个月。”

慕无心有点震惊,七大护卫一起倒夜壶?脑中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简直不要太美好。

她已经想到了,风为什么会惹的龙炎幽下这样的命令,因为他昨天给凤天阳洗了冷水澡引起的。

“王爷是当着你们的面下达的命令吗?”不会是风一个人传的吧!

“是,王妃,一人做事一人当,风得罪了王爷,受什么样的惩罚,他得虚心接受才是,不能把我们一起连累了进去啊!虽说是好兄弟,但是,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的。”残的表情尽量委屈一点。

“行,王爷呢!”确实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能因为一个人,连累的所有人。

“可能在客厅。”他们也不知道王爷去了哪里。

“好,一起去找他说一下。”

“谢王妃。”残的唇角都裂到耳根,王妃果然是最好的。

云心里却想:只要王妃开口的事,王爷基本不会拒绝,以后要抱紧王妃大腿,才不会受罚。

客厅里,龙炎幽并不在,只是,看着那还剩下半碗粥的碗,对方应该已经吃过,并且走了。

云和残问了伺候客厅吃饭的人才知道,王爷出了门。

他们看向一声不吭,坐在桌子上的王妃,有点心疼,结婚第四天,王爷就让王妃一个人吃饭。

残安慰了一下,“王妃,不要多想,王爷可能是有事出去的,估计很快就回来。”

“嗯,你们还没吃吧!坐下一起吃,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她知道对方为什么出门,不就是想躲一下吗?

“不用,我们回去再吃……”云的话还没有说完,残就坐了下去,“谢谢王妃。”

“你也坐吧!”她抬头看向欲言又止的云,邀请他也坐下。

云还是拒绝了,跟女主子同坐一个桌,王爷回来,估计会撕了他。

残看着对方离去,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夹了自己面前的菜:嗯,不愧是王妃吃的菜,比他们那大锅煮的好吃了几倍。

两人闷不吭声的吃着菜,门口却进来了一个人,“这才几天,竟然就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了,这龙炎幽说的话,真的不能完全相信。”

是凤天阳,他看着一个护卫竟然坐在桌子上吃东西,再看着精致的女孩细嚼慢噎,心里不太舒服,这才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

残刚想呵斥对方,却被慕无心拦住了,“给凤公子拿一副碗筷。”

凤天阳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不紧不慢的吃东西,“他去哪了?”怎么没有带上你。

“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有重要的事去处理了吧!”躲她的重要事。

“我吃过了,不用给我摆,你吃好了吗?”来之前吃过了,解毒第二天,吃饱才有力气吐。

“嗯,好了,残,你多吃点。”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勺子,抓着凤天阳的衣袖,一个转灵术,离开了王府。

残看着他们离去,快速的扒拉了一下饭菜,往大门奔去,到了大门,问守卫,“知不知道王爷去哪?”

“不知。”

残心如急焚的往街上跑去,希望能够尽快找到王爷,不然,王妃就要被人拐跑了。

慕无心那边,她带着凤天阳出现在了山脉中,神识搜索了附近,确定没有妖兽或者人类以后,她才拿出丹药。

凤天阳二话不说的把丹药放进了嘴里,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吃下去之后,他自己打坐引导。

慕无心远离了他的位置,并且注意着对方的情况,发现对方的经脉依旧像上次一样繁乱,只是这次有本体控制着,没有像上次一样吓人,就是脸色有点难受。

凤天阳确实难受,此刻他体内正在翻江倒海,就跟有一头兽兽在体内将他的五脏六腑搅碎一般。

他极力的忍耐着体内的疼痛,噗的一声,嘴里喷出了一大口黑色的血液,这次,因为有了准备,并没有像上次一样黑色的血液一直从嘴里流出来。

他都是忍着疼痛,一口喷出来,不然,又把衣服弄脏了,还去还得被人用冷水虐待。

吐了五口黑血,他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