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万人迷病弱美人拿到炮灰人设[快穿]_27、校园(27)_聚缘书屋

27、校园(27)

    段瑾重新翻了遍世界资料,程渊和谢逸在一起后,每次吵架了都是程渊做一大桌菜给谢逸吃。

    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先抓住他的胃。

    段瑾决定先帮谢逸把把关,看看程渊做的菜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

    “去做饭,这两天我都要吃你做的。”段瑾命令道。

    “好。”

    程渊看着小少爷故作骄矜的脸,心里有些发痒,虽然他会主动求着给小少爷做饭吃,但更喜欢小少爷对他提要求的时候。

    特别是小少爷现在唇瓣还红红肿肿的。

    段瑾手机响了一声,是外卖小哥发的短信,他从附近生鲜超市订的食材已经送到了,放在了别墅门口。

    因为女生们在一楼做饭,段瑾和程渊去了二楼。

    二楼是开放式厨房,厨房和餐厅在一个房间,段瑾到的时候,几个男生正围坐在餐桌旁边聊边吃。

    之前钳住程伟博肩膀的男生也在,他的外套挂在椅背上,短袖里露出两条肌肉结实的手臂,看见段瑾从楼下往他们这边走,眼睛瞬间亮了。

    他朝段瑾招了招手,一脸爽朗笑容:“段少爷吃了吗,要不要来点?”

    段瑾也对他笑了笑:“还没呢,买了菜,打算自己做。”然后顺着男生们的招呼坐在了李浩旁边。

    这些男生都是学校里的体育生,个个人高马大,身材结实,因为常年在户外运动,皮肤都被晒成了蜜色。

    段瑾偷偷对比了下自己的肤色和胳膊粗细,不禁有些羡慕。

    他从程渊提的袋子里拿出两盒水果放在桌上,说:“你们吃点水果。”然后让程渊去做饭。

    程渊看了他们一眼,脸色不太好,但没说什么,顺从地提着食材去厨房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一个头发很短的男生插了片橙子,问段瑾,“之前看程伟博对你红脸来着,咋回事?”

    段瑾接过李浩盛的汤,简单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艹,那傻/逼东西,平时在班上就看他不顺眼了,哥几个等会找个机会去教训教训他。”

    李浩把不辣的小食都拿到段瑾面前,后悔的说:“早知道刚刚在楼下就把他教训一顿,没想到这东西嘴那么脏。”

    “不用,他应该不敢再来招惹我和李雅雯了。”段瑾笑着拒绝道。

    寸头男生看见李浩正切着披萨外圈脆脆的边,然后放在了段瑾盘里,打趣道:“哟李浩,照顾媳妇也没你这么细致的。”

    李浩耳朵微微发红,皱眉呵斥道:“杨念臻,吃你的,长个嘴不是让你说话。”

    杨念臻乐了:“还不让说?段少爷,你说李浩照顾你细不细心?”

    段瑾:……这人在说什么东西?

    正当段瑾尴尬着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程渊提着鲫鱼走了过来。

    “小少爷,鱼吃清蒸还是红烧?”

    段瑾舒了一口气,他刚刚尴尬得脚趾都蜷缩起来了:“清蒸吧。”

    杨念臻突然骂了句脏话,从地上拿起自己的包,语气嫌恶:“艹,问就问,拿鱼过来干什么,滴我包上了都。”

    鲫鱼本来装在冷鲜袋里,上面冻了层冰,程渊把它拿出来一会儿后冰已经化了,正往下滴着血水。

    杨念臻白灰色的双肩包上印着一大坨血水印子,他拿湿纸巾擦了几下,印子却越擦越大,烦闷地把包丢在了脚边。

    “不好意思,没看见。”程渊面无表情地说,“多少钱?我赔你。”

    杨念臻心里不爽,但也会拿年级里有名的穷人的钱,不耐烦的说:“行了,下次注意点,你自己拿捏着做就行了,段少口味还不知道吗?”

    段瑾有些奇怪,他又没和程渊一起吃过饭,程渊怎么会知道他的口味。

    他突然发现桌上的小食也是根据他口味拜访远近的,连他吃披萨只喜欢吃边不喜欢吃馅都被照顾到了。

    5654突然开口:【你每天在学校吃的东西都被发在了贴吧上,帖子名字是“小少爷饮食记录楼——来一起投喂小少爷吧~”】

    段瑾:……

    段瑾站起身,不想再留在着是非之地。杨念臻说话真是奇奇怪怪,怎么会有人把男生喊成别人老婆的!

    “我去厨房看他做菜,你们先吃。”

    听到这话,程渊脸色好了一些。

    段瑾第一次知道看人做菜是一种享受。

    程渊刀工很好,他担心鱼鳞没处理干净,又把鱼身剐了一遍,笨重的菜刀在他手上灵巧至极,而后又三四刀就把鱼骨剃了出来,菜板上留下四片刀口整齐漂亮的鱼肉。

    “鲫鱼小刺多,得切成四片才能把所有刺剃掉。”程渊突然解释道,“像鲈鱼这种没什么刺的鱼,我可以取完骨后让鱼看起来还是完整的。”

    段瑾赞叹地点点头,完全蛰伏于程渊眼花缭乱的刀工,完全没想到鲈鱼不用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