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万人迷病弱美人拿到炮灰人设[快穿]_第29章 校园(29)_聚缘书屋

第29章 校园(29)

    他们去的这家密室逃脱店在游乐场后方,需要他们自己走过去。

    路旁种着高大的常青树,密密麻麻的树叶把本就因为阴天而稀薄的阳光挡住,光线阴暗。路上只有他们一行人,非常安静,远处游乐场的喧闹声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

    段瑾越往前走越觉得四周阴森森的,气温都低了不少,空气又湿又冷。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突然想起上辈子看的那几部恐怖片,比如主角一行人被老师罚抄作业,打算回家时发现被保安不小心锁在教学楼里了,教学楼过了十点就熄灯,黑暗中主角们却听见了晨读声,被鬼追的东躲西藏,最后一个一个被杀掉……

    他当时只被突然冒出的鬼脸吓到,但他那时候已经不去学校了,不会有场景联想。所以看完也没什么反应,既没失眠也没做噩梦,然后过了段时间也就逐渐忘记了那部恐怖片。

    但他现在却想起了好几个片段,比如被鬼追的躲到柜子里,刚松下一口气,脖子就被冰冷青白的手掐住了;或者被追到卫生间里,打开隔间门,正对着他的是没有双眼的鬼学生,鬼学生空洞的眼眶往下淌着血,嘴角列到眼角,问主角:你也是来上厕所的吗。

    段瑾被这些片段吓得小脸发白,勉强安慰自己,恐怖片都是假的,是人拍出来的,他要去的地方也只是工作人员布置的场景而已。而且还没进去呢,说不定里面的场景没他想的那么恐怖……

    额头突然被摸了一下,如果不是摸他的手是温热的,他绝对要吓的腿软跪坐在地上。

    段瑾吐出一口气,对程渊说:“你干嘛?”

    小脸发白,眼神恹恹的没有精神,说话也有气无力还带着点嗔怪。程渊看着段瑾,喉结往下压了压,搂住段瑾肩膀,低声问他:“不舒服吗?”

    段瑾摇摇头:“没有。”

    “那是觉得冷吗?”程渊摸了一下他鼻尖,有些发凉。

    段瑾其实不觉得冷,就是有点怕。现在程渊在他旁边,男生体型高大,眉眼英俊而锋利,一看就是鬼都不敢惹的狠角色,一下子就打消掉了他的恐惧感。

    呜呜,要是能一直待在程渊旁边就好了。

    他看着走在前面的谢逸,谢逸刚刚还在车上问他怕不怕,他信誓旦旦的说不可能会怕,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

    这还没到密室逃脱馆呢!

    段瑾往程渊身边靠近了点,答非所问道:“嗯……那个,你怕吗?”

    “不……”程渊发现自己被段瑾瞪了一眼,福至心灵道:“有点怕,主人等会可以一直牵着我吗?”

    段瑾满意地点点头:“嗯嗯,可以啊。”

    到时候他前面是谢逸,后面是程渊,他和李雅雯并排走中间,完美!

    《阴森学校》这个副本好评率高的原因之一是,副本的场景原来是一栋废弃教学楼。这栋教学楼有,上面满是铁锈。外墙斑斑驳驳掉漆的厉害,墙上用红漆刷了几个字,随着风雨侵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貌,看着就像恐怖片里门一关上就没地方出去的鬼校。

    而教学楼里就更破旧了,店家在保证房体安全后,并没有重新装修室内。四周墙壁不仅发黄,墙角还掉了一块漆,露出满是污垢的水管,偶尔水流经过,发出哗哗的声音。

    段瑾看到这个景象,腿有些发软。

    越、越看和那部恐怖片里的学校越像……

    段瑾敲5654的时候声音甚至有些发抖:【5654,既然都能穿越了,不会真的有鬼吧……】

    声音又小又软,让人忍不住想欺负。

    5654本来也想吓吓他,但想到现在把段瑾吓的越厉害,等下就越便宜那两个切片,于是安慰道。

    【这个世界没有鬼,放心。】

    段瑾抓住了重点:【那以后会去有鬼的世界吗……】

    5654刚想安慰他,就听见少年继续说道。

    【我、我可以扮演鬼那个角色吗?我应该挺有吓人天赋的。】

    5654:……

    《阴森学校》副本在一整栋教学楼里,探索面积很大,至少要六个人才会开一场,而且至少要有一个女生。他们等了五六分钟,陆续等到了两个男生过来,满足了开场条件。

    买完票后工作人员把他们带到换衣间,一人分了一套校服,解释说:“等会进副本的时候会要戴上眼罩,进入学校内部后才能摘下眼罩,注意绑好鞋带,等会别摔着了。”

    和段瑾想象中不一样的是,配备的校服并不是丑兮兮的老款蓝白运动衫。校服上身是白色衬衫和灰色针织背心,下身是灰色五分裤,版型十分好看。

    就是是均码的,对段瑾而言大了一些,衬衫扣子扣到第一颗还露出一小片白生生的皮肤,裤子腰又大了直往下掉。

    段瑾从隔间里探出一个脑袋,说:“有皮带吗?裤子会往下掉。”

    谢逸第一个换好衣服,正站在外面等,面色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