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万人迷病弱美人拿到炮灰人设[快穿]_第53章 古代(22)_聚缘书屋

第53章 古代(22)

    “?”段瑾没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皱起眉,问道:“这是哪?”

    这院子如现在的白藏一般,处处冷硬,半点也没皇宫的华美,各处门口都守着人,这些人个个身材壮实,面容肃穆,一身肃杀之气,一看就不是普通守卫。

    他们看见白藏一路抱着段瑾往里走,面容无半丝变化,看都没往他们身上看一眼。

    白藏没回段瑾的话,冷着脸,走进内宅正房,一脚踢上了门,把段瑾放在榻子上,蹲下身,暗红眸子一眨不眨看着段瑾,直到把段瑾看得毛骨悚然,才开口道:“我向父皇要了你。”

    段瑾被他这句话说的脑袋发蒙,漂亮的桃花眼睁大,呆滞的看着白藏。

    向皇帝……要了他?什么意思?

    直觉告诉他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段瑾白着脸,细白手腕撑着榻子边缘,往后退了退。

    白藏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视线移到段瑾手腕上。

    段瑾感觉白藏盯着的地方仿佛有烈火灼烧,扯了扯袖子,遮住露在外面的手腕,说道:“你这是何意?两年前你在国公府时,我并未亏待过你,那时也不知你是皇子。”

    “不知道我是皇子?”白藏暗红双眸转变成漆黑,暗沉沉地,透不出一丝光。

    段瑾见此,脸色变了变,他当年再三嘱咐白藏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变化眸色。

    白藏继续说道:“知而不报,若是父皇知道了,你说他会拿你如何?”

    段瑾抿了抿唇,说道:“此事太过离奇,我有所怀疑但不确定,陛下顶多斥责我两句,并不会治我的罪。”

    “那他怎么会允我带走你。”白藏漆黑双眸仿佛闪过一丝嘲讽笑意。

    段瑾一愣,别过脸,不说话了。

    “我劝你继续和我说话。”白藏大手抚上段瑾脸颊,粗糙触感让段瑾直皱眉,“不然就不只是说话了。”

    “不知道说什么。”段瑾皱着眉躲白藏的手。白藏手比两年前还粗糙,没用力也摸得他皮肤生疼。

    白藏却发了狠般,一把捏住段瑾的脸。

    白藏语气森冷:“和段琛能夜夜秉烛夜谈,和康平世子也有说不尽的话,连林钟你现在都会回他几句,和我就没话说?”

    段瑾这时才发现白藏双眸不知何时又变回暗红色,眼底暗流涌动,满是段瑾看不懂的情绪,却依旧让他心惊。

    白藏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怎么知道这些?他监视他?

    两年前就和白藏没什么话可说,更何况两年后身份地位巨大逆转,白藏性格也变了很多。他能有什么话可说?

    “松手。”段瑾冷冷道,“疼。”

    白藏眼神一变,不知为何,眼里快要倾斜而出的暗沉情绪消散了大半,依言松开了手。

    二人都不再说话,空气寂静下来。

    “解释。”白藏突然说道。

    段瑾疑惑看他:“什么解释?”

    白藏定定看着段瑾:“两年前为什么要把我送走。”

    哪怕说是担心大夏打不过鞑子。

    只要小少爷有半点不想他离开……

    “当时不是说了吗,你不听话,我不想要了。”

    语气敷衍,全然不在意被人听出是随便找的借口。

    实际上的理由恐怕只是“不想要了”。

    白藏心脏停了一瞬。

    尖锐刺痛狠狠扎穿他的心脏,化成漫长而无边的痛楚。

    这一瞬间白藏几乎蹲不稳,强烈眩晕感席卷而来,一只无形大手捏住他的心脏,阴沉地问他:“你活着有什么意义?”

    是啊,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小少爷已经厌弃了他,他为什么还要活着?

    白藏艰难地呼吸着,慢慢抬眼,段瑾正皱眉看着他,白藏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恨也比厌弃好。

    “唔!”

    白藏强硬地按着段瑾后脑,吻了上去。

    舌尖不由分说打开段瑾唇缝,迅速挤了进去,重重舔过每一寸。

    小少爷唇舌又香又软,比他梦里还甜得多。白藏喘着粗气,渴极了般汲取段瑾口里津液。

    感觉到段瑾剧烈挣扎,白藏抱的更紧,吻得更重,舌头被咬破了也像感觉不到痛一般,仍强硬而疯狂地□□着段瑾嘴里每一寸。

    满嘴血腥味。

    “啪!”

    白藏被打得偏过头。

    段瑾红唇又肿又艳,覆着层水光,像是被吻透了,极为诱人,黑白分明的桃花眼满是愤怒。

    他用力擦了擦唇,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发什么疯!”

    白藏低着头,缓缓跪在地上,抱住段瑾双腿,低声道:“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

    段瑾觉得他情绪不对,冷声道:“抬头。”

    白藏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