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凶人恶煞_第211章 猫咪军团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凶人恶煞 > 第211章 猫咪军团

第211章 猫咪军团

    高梦羽打扮还是老样子,  马尾扎得随意。不过她比之前稍微圆润了点儿,眼里有光。林蓓干练得一如既往,见李念和符行川到了会客厅,  她主动站起来握手。

    “我们本来想要联系殷刃,  但他那边一直没有回音。”

    她主动解释。

    “当初你们说过,‘七七’相关的事情要一概保密。哪怕是识安内部,  也要专人沟通。”林蓓坐回位置,  优雅地翘起腿,  “我们俩不太清楚识安内部的级别,只能打搅二位了。”

    “七七”,高梦羽曾经饲养的怪物猫咪。当时被归为现象丙-c19,被称为间隙“猫”。

    它具有较强的认知污染能力,能够诱发不完整的间隙现象。现在看来,  它极有可能是某种元物,  所谓诱发不完整的间隙,  和猫拼命挠门差不多——不过是想要回归彼岸,又不得其法。

    那只元物,  应该早就回去了。而高梦羽的认知污染也已经治愈,  到现在也有数月之久。

    有点意思,符行川心想。

    “没什么打搅不打搅的。”

    符部长笑容可掬。

    “找我们正好,  是高女士遇到什么难处了吗?”

    比起做自媒体工作的林蓓,  高梦羽有点羞赧。她调整了会儿情绪,双手紧握矿泉水瓶。

    “是这样,  最近我总做同一个梦。梦里,七七——嗯,  不是我现在养的猫,  是之前那只大一点的生物——一直在撞门,  还在门外喵呜喵呜叫,把触手从门缝往里挤。梦里我想开门,让它进来。它却紧紧扒住门锁,不许我开。”

    她始终不愿叫它“怪物”。

    “它在门口叫,又不让你开门?”符行川皱眉。

    “是的。”

    高梦羽有点紧张地说道。

    “开始,我以为我只是想念它。可是最近这些天,每天晚上,我都会梦到这个梦。之后我就跟蓓蓓说了,蓓蓓坚持让我联系识安。”

    林蓓跟着点点头:“梦羽可能没啥,我作为旁观者,总觉得瘆人。”

    “明智的决定,极有可能是‘七七’在联系高女士。”符行川抹了把脸。

    “听上去,它像是不建议高女士外出。”李念沉思,“之前遇到危险,它的反应是把高女士藏进间隙。但现在,它只能这样警告高女士。”

    高梦羽轻轻“啊”了一声,露出个浅淡的微笑:“谢谢二位,那我今后需要少出门么?”

    “嗯,最近世道不太平,谨慎点是好事。”符行川指尖轻点桌面,“除了不停重复的梦,您的生活中还有没有出现其他异常?”

    高梦羽脸上有一瞬的欲言又止。她抬眼看向林蓓,林蓓冲她轻轻点了点头。符行川能看出她的犹豫,但他保持了安静,只等高梦羽自己开口。

    果然,踌躇半分钟后,高梦羽轻叹一声。

    “对不起,其实当初我骗了识安。”

    她低下头。

    “当时各位帮忙治疗我的认知污染,我……我没有等完全治好,就谎称治好了。当时我只是想留个念想,让自己不要忘记七七。”

    “然后呢?”李念答得云淡风轻。

    高梦羽有点心虚地移开视线:“那件事之后,我看所有的猫,都还是十四只眼睛。除了这点,别的没异常。可是自从我前些天梦见七七,我就看见……看见……”

    她像是在挑选合适的措辞,半天才继续。

    “看见有些人身上,连了很恶心的东西。”

    说罢,她掏出手机,给两位部长展示自己的绘画照片。

    那像是一根……脐带似的物事。它由无数血管状管道纠结而成,自空中虚无处垂下,软软搭在人的肩膀之上。

    “我画不出那种感觉。”高梦羽有些为难,“这也是七七让我看见的吗?身上有这东西的,男女老少都有,我看不出什么特别。”

    “接下来我说吧。”

    林蓓接过话头。

    “梦羽画了不止这一张,看起来像脐带对吧?可是她刚起稿的时候,光看轮廓,那更像一条手臂。”

    符行川猛地抬头。

    林蓓将一缕不听话的头发撩到而后,面目严肃:“最近风很大的‘天使臂膀’,你们肯定听说过。最近我们工作室签了相关单子,昨天刚采访一个能看到臂膀的人,梦羽在他身上也瞧见了这玩意儿。”

    “……现在我可以确定,是你的猫让你看到这些了。”

    符行川喃喃道。

    识安的仪器与术法都无法检测,那多半是彼岸的东西。

    “高女士,如果您不介意,愿意搬到识安小住一段时间么?”李教授开门见山地发出邀请,“我们需要您的能力,而且这样一来,您的‘七七’也会安心点。您这期间的生活开销与住房支出,识安会全部负责。”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