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大势已成

其实陈飞这件事情是早在两天前就已经发生了,原本以陈家的背景,完全是可以将这件事情掩盖下去的。

而办这件事情的人便是他钟百川。

由于事关重大,执行这件事情的人都是十分的可靠,是以不会走漏风声的。

谁知道这原本十分隐秘的事情走漏了风声,闹的全国震动。

而这方敏就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

陈泽远在江城,怎么可能知道方敏这个名字。

那只有一个可能,这件事情是有预谋的,而这一切都是陈泽在背后操纵。

可是转念一想,这根本就不可能,陈泽早就被陈家舍弃,现在只不过是江城一个小家族的赘婿,怎么可能操控陈家的事务。

“你,你是如何办到的?”钟百川想要问个明白。

陈泽淡然一笑:“你以为我当初一个人能从燕京逃出来吗,你以为我在楚家的这三年什么都没做吗?

陈家,发展至今天的规模,早就不是他陈洛东一个人能够左右的了,只要陈家有一丝风吹草动就能牵扯到很多人的利益。

我那便宜弟弟什么德行你最清楚不过了,要是陈家交到他手里,不出几年就要被他败光了,那些靠着陈家过活的人会让这件事发生吗?

剩下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钟百川连连后退,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陈泽,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大少爷吗?

陈泽转身离开,钟百川颤抖的声音传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陈泽不置可否:“在我母亲死之后,我就没有把自己当成陈家人了。”

“还有,你大可不必亲自过来接我,因为我迟早也会回去的,以楚家赘婿身份。”

“钟伯,现在大势已成,你是个聪明人,该如何取舍,自不用我多说了吧。”

陈泽说完便进了单元楼。

陈泽说的,钟百川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按照陈泽的意思,这陈飞是不可能出得来了,即便家里的那位夫人如何折腾也无济于事。

因为现在的陈泽,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无所事事的陈泽了。

再说现在陈家因为陈飞的事情,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唯一能够稳住局势的也只有陈泽了,是以他做了一个时下十分正确的决定。

钟百川仰头望天,看着残月叹息道:“老叟无能,没能帮您稳住陈家,我能做的只有不让陈家没落。”

他好似对什么人说话似的。

随即钟百川拨打了个电话:“明天我要让华联成为陈家旗下的产业。”

挂断了电话之后,看着陈泽所在的单元楼:“我身为陈家的管家,让陈家延续下去是我的使命,大少爷,让我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吧。”

陈泽回到家里,等待他的却是楚峰和方云的滔天怒火。

楚依然已经回来很久了,回来的时候还是一瘸一拐的,十分狼狈。

加上陈泽早早就去倒垃圾,很久都没回来,再结合楚依然刚刚的情况,大致就知道是陈泽欺负了楚依然。

“好你个白眼狼,进我们楚家三年,从来没有挣过一分钱,现在长本事了,竟然欺负起我们依然来了。”方云率先发起攻势。

“像你这种废物,真是活久见,欺负了我女儿,你还有脸回来,还不快给我滚出去。”楚峰愤懑的道。

这时候洗漱完了的楚依然走了出来,此时的她换了一身蓝色睡袍,裙摆到膝盖上一点,加上她那绝美的脸庞,让人看的血脉喷张。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跟他离婚了。”楚依然淡淡的道。

方云和楚峰先是一愣,随即脸露大喜之色。

自从陈泽进了楚家以来,她们一家没少受到族人的冷眼和排挤。

是以她们之前屡次劝说楚依然和陈泽离婚,楚依然都不肯。

现在亲耳听到这个好消息,她们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女儿啊,你终于做了这辈子最英明的决定。”

“是啊,依然,你们离婚之后,妈立马给你找个青年才俊。”

两人完全没有顾忌陈泽还在这里,竟然就开始为楚依然谋夫婿。

可是楚依然却十分淡然。

她之所以过了三年才提出离婚,全都是因为爷爷临死前嘱咐她千万不要看不起陈泽,也千万不要跟他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