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Methods with the same name as their class will not be constructors in a future version of PHP; XMLNode has a deprecated constructor in D:\wwwroot\gecms\www.juyuanshu.com\www\17mb\class\xml.php on line 34
[百合]保镖难撩_小姐,买东西记得砍价_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 都市言情 > [百合]保镖难撩 > 小姐,买东西记得砍价

小姐,买东西记得砍价

    “回家?”

    夏璇拿着孙姨熬的汤放在桌上就听到阮母说的话。

    “是啊,阿姨都住了快一个星期的医院了,你叔叔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还有那么羊,还有地里的活都没人干。”

    “可你现在这样回去也干不成活呀。”

    阮母笑了笑说道:“傻丫头,不是有轮椅嘛。”

    “可是……”夏璇还是不放心,毕竟白老头说过了让再观察观察,毕竟年纪大了,还一脚擦在钉耙上。

    “这有什么好可是的,你想我们家那边环境好,最适合养病了,说不定我这一会去,这腿就好了,再说了,阿姨不适应这里,一天到晚的都是车来车往的晚上睡个觉都不能安宁。”

    夏璇一想也是,阮青家乡那里山清水秀的,最适合养老和养病了,便点了点头道:“那我一会去问问,如果可以咱们明天就办理出院,然后我送你回家。”

    “哎,好。”

    看到阮母脸上的笑容,夏璇笑着说道:“那赶紧喝汤。”

    因为阮青的母亲要出院,夏璇回到家里跟家里说了一声,收拾了一点穿的衣服。宋韵听孙姨说夏璇要出门,便上了楼去房间里找夏璇,一进门就看到整在整理箱子的人。

    “听孙姨说你要出门,去哪?”

    夏璇看了看,将衣服装进箱子里:“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你不是最讨厌去什么山里水里的么。”

    “那是以前,我现在喜欢了。”夏璇盖好行李,走过去伸手抱着宋韵撒娇道:“小妈,能不能别告诉老夏。”

    “你也怕你爸生气呀。”

    夏璇噘嘴露出可怜的表情点头:“当然怕了,他一生气动不动就不是不许出门,关我禁闭。”

    “不说也行,那你可得把话跟我说清楚了,不然我怎么跟你爸编谎。”

    “嗯……”夏璇哼哼唧唧小声道:“现在还不能说,等我回来我一定全都告诉你。”

    宋韵看着夏璇说道:“要是人家真不喜欢咱们就别往上贴,咱们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非他不行,弄的感觉咱们高攀了似的。”

    “嗯嗯嗯,知道知道。”夏璇点头应付。

    “不过你要是真喜欢,我有个办法。”

    夏璇一听挑眉问道:“什么办法?”

    “霸王硬上钩,把他先睡了再说,不管怎样咱不能吃亏,既然不喜欢,那就先得到,然后爱咋在地去,但记得保护好自己,做好安全措施。”

    她就知道是这样。夏璇摇摇头,腿推着宋韵出了房间门:“小妈我要睡觉了,你没事去做做美容,要么约着你那些小姐妹去逛逛街,还有你最爱的那个牌子出新款的包包了,你赶紧去看看,别又让别人买了没有。”

    “真的?那我赶紧去。”宋韵听到夏璇的话来了精神,立马朝自己房间走去,边走还边说道:“没不够跟我说,我给你转。”

    夏璇点点头:“知道了。”

    送走宋韵后,夏璇回到房间关上房门,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将自己扔到床上,发了一会呆,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点开阮青的微信头像看了看,按着语音道:“小姐姐,阿姨今天要出院了,我明天就要她回去了。”说完关掉手机放在一旁充电。

    最近她没事就会给阮青发信息或者发语音,告诉她最近自己在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分享一些好笑的事情,她觉的没这样要是阮青忙完了,拿出手机就能看到。

    .

    第二天一早,夏璇早早的就去医院给阮青的母亲办理的出院手续,并且跟司机串通一气,说司机是顺路,刚好可以送回去,并且只是帮忙一分钱不要,阮青母亲一听,很是开心,并且一路上都在司机道谢,可这让司机很为难,一路上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是认真开车。

    吃过午饭出发了,开车走高速两个半小时就能到,赶在下午三点左右到了地方,司机帮忙把人送屋里之后,夏璇跟着司机来到车前,小声问道:“东叔,有没有现金?”

    “有。”司机从车上拿了一个钱包出来里面有一叠钱:“这是五千。”

    夏璇看了看,伸手道:“先给我拿3000,回去了让小妈给你。”

    “3000?小姐够吗?”

    “你先给我,不够再说。”

    司机直接将钱都放到夏璇手里小声道:“小姐,买东西记得砍价。”

    “……”夏璇翻了白眼,拿着钱装进包里。

    回到阮青家里夏璇就没有走,而是住了下来,说是自己学的画画需要采风,要待一段时间,阮青父母一听也没多想,还十分欢迎,并且让她就睡在阮青的房间里。

    傍晚在吃过饭晚饭,在院子里乘凉,阮母坐在竹椅上,腿搭在一张矮凳上看着夏璇说道:“回来就是好,在医院里哪里的去不了。”

    夏璇拿着药,笑道:“阿姨你就是闲不住。”